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2020年03月13日 真光折射 ⁄ 共 3339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0 views+

谢选骏: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沙特宣布停止国内小朝觐》(2020年03月04日 澎湃新闻)报道:

3月4日,沙特宣布停止其国内的小朝觐活动,国内信众也不能参加。2月26日,沙特阿拉伯外交部曾宣布暂时禁止外国穆斯林入沙进行小朝觐,同时禁止疫情高发国家游客来沙旅游。

据土耳其安纳多卢通讯社3月4日报道,沙特政府宣布停止其国内的小朝觐活动,国内信众也不能参加。

日前,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一篇通讯文章,提醒持续不断的沙特阿拉伯小朝觐可能会引发超级传播事件。该文章通讯作者为沙特卫生部前副部长Ziad A Memish,Memish现为沙特卫生部沙特国王医疗城研究创新中心、费萨尔大学医学院教授,美国埃默里大学罗林斯公共卫生学院兼职教授。

文章提到,其中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是,来自180多个国家的穆斯林朝圣者会持续到沙特小朝觐。2019年有750万名小朝觐签证持有者来到沙特。朝觐是伊斯兰教为信徒所规定的必须遵守的基本制度之一,每一位有经济和有体力的成年穆斯林都负有朝拜麦加的宗教义务。朝覲又分为小朝觐和朝觐,小朝觐可以在朝觐月之外的任何时间单独去进行,而朝觐只能在伊斯兰教历十二月中旬进行。

2月26日,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宣布暂时禁止外国穆斯林入沙进行小朝觐,同时禁止疫情高发国家游客来沙旅游。

谢选骏指出:武汉肺炎就这样攻克了麦加,这可能是无神论者无意之间促进了上帝的事业。

《肺炎疫情致宗教仪式改变,世界各地人们如何守候信仰》(BBC 2020年3月12日)报道:

麦加大清真寺的游客人数急剧下降——新冠病毒在全球传播,各地人们担忧陡升,一些原有的做事方式正在改变。有人减少了旅行计划,避免空间拥挤。也有人避免握手、拥抱问候彼此,改用碰撞胳膊肘或脚底打招呼。教堂、清真寺、寺庙和犹太教堂也在改变开展宗教活动的方式,力图控制病毒传播。而当礼拜方式改变,怎样保持精神上的沟通呢?

为了消毒,麦加大清真寺暂时关闭,朝拜者在清真寺前祈祷——麦加的大清真寺通常挤满了成千上万的穆斯林朝圣者,但前往伊斯兰圣地的游客人数却急剧下降。

大清真寺在消毒后重新开放,但现在,清真寺中心神圣的建筑克尔白周围设有一道屏障,阻止人们触摸。禁止外国朝圣者前往麦加和麦地那的禁令依然有效。

世界各地的信徒通常会在这时进行副朝觐(Umrah),这个程序不同于朝觐。朝觐可以任何时候进行。每年大约有800万穆斯林参加副朝觐之旅。

韩努(Hadiza Tanimu Danu)在尼日利亚经营一家专门负责麦加之旅的旅行社,他说,人们对外国游客的禁令反应不同。她说,“大家都很伤心。这是副朝觐啊,每个人来这都是为了朝拜。”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副朝觐。韩努说,“有些人担心,说道‘好吧,如果隔离延伸到麦加朝圣,会发生什么呢?’”不过,沙特当局表示,这些措施是暂时的,没有迹象表明可能扰乱麦加朝圣。

一些可能传播病毒的宗教活动仍在继续。最近,伊朗人后舔舐什叶派(Shia)圣地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引发恐慌。一张照片中显示,一名男子在库姆省(Qom)的玛素米(Masumeh)神殿前说:“我不害怕冠状病毒。” 他随后舔舐和亲吻了大门。有人相信神龛有神圣的力量,可以帮助治疗疾病。

两名男子因类似举动面临牢狱之灾。一些伊朗人表示,宗教场所应该完全关闭。但是对许多穆斯林来说,日常行为中的小变化才是关注焦点。例如,当南非努力应对第一例确诊病例时,宗教领袖们把礼拜五的祈祷会当做教育机会,建议人们采取预防措施。

BBC驻非洲记者穆罕默德·艾利(Mohammed Allie)说,他所在的清真寺建议,做完礼拜要避免握手或拥抱。他说:“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大家礼拜完后还在握手,不是因为忽视了信息,而是一种条件反射。”不过,他说,有些人已经开始用碰脚问候对方,而不是握手。他也开始用拳头问候。他说:“人们正在慢慢做出调整,尽管速度慢一点。” 清真寺还建议来礼拜的人下周五祈祷时带上自己的祈祷垫。

由于担心病毒传播,教皇方济各周日直播了祈祷!意大利尚在封锁,但有些人被要求离开,去拜访他人。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敦促神父们要有“走出去看望病人的勇气”,“还要陪伴医务人员和志愿者工作”。不过要采取预防措施,比如与他人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并避免身体接触。教宗选择直播周日的传统讲话,以减少梵蒂冈的人潮。

不管在加纳,还是美国和欧洲,天主教教堂已经改变了弥撒方式,力图阻止病毒感染。牧师不再把圣饼放在信徒的舌头上,而是放在手中,也不再使用公用圣餐杯盛酒。在表达和平的仪式中,会众也不再握手,而改成为坐在旁边的人祈祷。人们明白为何要采取这些措施,但仍有人感到失落。亚历山大·西尔(Alexander Seale)是一名居住在伦敦的法国记者。他说:“不再有以前那样的喜悦了。不做和平手势,不口领圣餐,就像移走了耶稣的一部分。”

唯一没有改变圣餐方式的教会是希腊东正教。该教继续用同一个汤匙为礼拜者举行圣礼。教会的管理机构圣会(Holy Synod)在一份声明中说:“对教会成员来说,参加圣体圣餐显然不会传播疾病。”该机构呼吁信徒通过祈祷来防止病毒传播。

为了应对冠状病毒,世界各地的教堂都做出了改变——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一名乔治城基督教堂的牧师被确诊为该地区首例新冠病毒患者。之后,数百名参加该教堂的人要进行自我隔离。牧师蒂莫西?科尔(Timothy Cole)在3月7日病毒检测呈阳性,目前他和家人正在隔离中。据报道,有约550人参加了他在3月1日主持的仪式,他还主持了圣餐仪式。

在韩国,正是由于拒绝对宗教信仰做出调整,才导致病毒大范围传播。该国一半以上的确诊病例都与一个名叫”新天地教会”的边缘基督教组织有关。该教要求成员在礼拜时彼此靠近,这被认为是病毒快速传播的原因。染病的成员随后在全国各地旅行,并感染了其他人。教会领袖被指控隐瞒成员的姓名,阻碍当局识别受感染的人并控制病毒的传播。

在印度北方邦举行的胡里节庆祝活动中,印度的印度教徒对新冠病毒采取了预防措施——对印度教徒来说,现在正是胡里节(Holi),俗称“颜色节”。这是为了纪念正义战胜邪恶的胜利,以及春天、爱情和新生命的来临。庆祝时,人们向空中抛撒彩粉,还在彼此脸上涂抹颜色。

印度总理莫迪表示,他不会参加公开庆祝活动,还建议人们避免大型活动。但还是有很多人周末参加了庆祝,不过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比如戴口罩。不过,有些人不想承担患病的风险。尼基?辛格(Nicky Singh)住在印度旁遮普邦的阿姆利则(Amritsar)。他在庆祝时宅在家里,改用电话祝福对方。他说,只有“勇敢者或有勇无谋者”才会沉迷于(庆祝活动),但胡里节所代表的能量却不见了。他说:“一个无害的喷嚏就能在这里敲响警钟,大家普遍这样认为。我很高兴自己选择了安全,而不是出去庆祝。”

按照传统,许多犹太人在进入建筑物或房间时会触摸或亲吻门柱——要怎样告诉人们不要在葬礼上拥抱悲伤的寡妇?这是伦敦西中央自由派犹太教堂的拉比杰基?塔比克(Jackie Tabick)正在解决的问题。塔比克说:“真的很难。我觉得要这样说:‘我知道大家想用肢体对寡妇表达爱,但是现在,表达爱的最佳方式就是,跟她说话、对她点头、但不要身体接触。’相信她会理解的。”塔比克还在尝试在网上授课和提供服务。许多改革派和自由派的犹太教堂已经这么做了。

上周,以色列首席拉比大卫?劳(David Lau)发表声明,建议人们不要触摸或亲吻门柱(mezuzah)。这是带有宗教经文的卷轴,放置在房屋的门柱上,通常人们在进入房间时触摸或亲吻这些卷轴。

欧洲拉比会议也建议人们不要亲吻《妥拉》(Torah)卷轴之类的物品。塔比克说,在犹太人的生活中,不亲吻门柱并不是什么大事,“但问题是,某些事情只是例行公事。”重新审视一下日常生活习惯有好处,也许有助于我们重新思考如何取代劣习。“当然,最重要的是彼此相互支持。或许应该强调,这是与上帝连接的一种方式。”

谢选骏指出:亲吻门柱,是在崇拜门神,而不是崇拜上帝;至于说到人际交往就是与上帝连接,那更是胡说八道,因为绝大多数错误的信仰都是主张人际交往的。耶稣基督就是在畜群的喧闹之中被判处死刑的。武汉肺炎不仅攻克了麦加,而且攻克了敌基督的犹大。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