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郑南榕與刘晓波有雲泥之別
2020年03月07日 读者投书 ⁄ 共 156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1 views+

郑南榕與刘晓波有雲泥之別
鉴于在大陆专著《文坛剽客》榜上有名的余杰居然声称刘晓波是「中国的郑南榕」,我不得不提醒读者不要崇洋媚外,不能因为刘晓波中诺奖而无视其违背诚信。

郑南榕(1947-1989)身為出生在臺灣的外省第二代,投身臺獨。1989年4月7日,拒絕因刊登《台灣新憲法草案》遭判亂罪起訴被捕,於雜志社自囚71天后,自焚身亡。郑南榕对爱情与妻子的执着堪称一绝。而劉曉波搞婚外情,離婚後本是其青梅竹马的前妻及独儿都与他断绝了关系。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郑南榕都与刘晓波(1955-2017)有云泥之别。在此用刘晓波自己的话加以证明:「我为什么要演讲,一是自我感觉好,二为了挣钱,不给够一小时多小钱,我就不去钱是一种自我评价,有了一定数量的钱,你的生命也就随着开放到一定的广度」。除此之外,他在这个采访中明确表示:「我有自身无法摆脱的局限:语言问题我没法用英语那样好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将来有可能用英语表达我的意思,但语言的味道会一点儿也没啦所以,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而郑南榕为了追求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台湾勇于自焚。

刘晓波还在其自传《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供认不讳:「我蔑视人群,视社会为乌合之众,崇尚天才个人的创造力,终生的目标就是想看看究竟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孤独天才强大,还是芸芸众生强大。」因此,刘晓波为了名利不择手段。

1989年,在邓小平命令野战军开进北京屠杀民众后,无数参与者被中共投入监狱,唯独刘晓波主动上电视为中共提供没有屠杀的伪证并因此重大立功表现」和「确有悔罪表现」于1991年1月被中共「免于刑事处分」。

当别的民主斗士还被囚禁时,刘晓波就在台湾发表上述自传并坦承:「不管别人如何议论,我都坚信,‘八九抗议运动’之机太值得投了,能够投上此机,确乎上帝有眼,赐福于我,即使被指责为政治投机者,也心地坦然,无怨无悔」。他就八九民运的公开言论遭到强烈反驳。在此我只摘录两位因反对六四屠杀被迫流亡美国并已去世的昔日中共右派王若望(1918-2001)与刘宾雁(1925-2005)的相关评论,以示纪念并警示后人。

王若望在刘晓波发表《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后撰写《关于八九民运的反思 - 与刘晓波先生的「对话」》,指出刘晓波颠倒黑白,成了延长中共寿命的「特技气功师」 。

刘宾雁则在「六四」五周年之际发表系列文章《走出幻想》,其中也认同:刘晓波「对天安门运动的全盘否定和诋毁,令人发指」刘宾雁还因刘晓波的无耻发出惊叹:「一个人的堕落,真的是没有止境吗?」

刘宾雁特别提醒读者,刘晓波「代表了一种现象,一个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的信号:毛泽东耕耘过的这块土地,是野心家和叛徒的温床。」

研读多方资料后,我认同刘晓波堪称打着异议旗号的共产文痞,他不仅违背诚信,还匪气十足,比如他在给作家徐星的赠书中题词:「和这个世界耍流氓很有意思」!

余杰承认《零八宪章》对「当权者,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们亦留出了充足的「地步」,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可惜刘晓波没想到在参与连署不反共的《零八宪章》后,他被中共因言治罪,而他却反过来写作《我没有敌人 - 我的最后陈述》,夸奖践踏人权的中共,甚至美化惨无人道的中共监狱。

对着暴政宣称「我没有敌人」的刘晓波在入狱前与无数反共志士比如高智晟为敌。简言之,刘晓波是保共改良派的旗帜。他不反共只反道德,曾因发表「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第二次被捕并在狱中与情人之一成婚。刘晓波虽然与中共合作甚至为中共作伪证,依然免不了被迫害致死。

刘晓波的最后谎言被诺和奖颁奖仪式在国际舞台上宣读,让不知情的世人感动不已。其实刘晓波与习近平都是中共的受害者,只不过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说习近平想当毛泽东的话,那么刘晓波的下场很像刘少奇,都被害死在狱中,都与最后一任妻子投缘,骨灰都被撒进大海。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