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新冠状病毒:惊天的四个启示
2020年02月23日 思想评论 ⁄ 共 288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2 views+

到今天为止,新冠冠状病毒在中国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了,对世界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法广RFI 小山) 随着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病例(COVID-19)持续大幅增加,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多名感染疾病科学家警告,全球预估将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遭感染”(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16日 转载)。如此重大的灾难对我们中国、中国人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从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了。我以为如下四点可以令人深思:

1、所谓的中国模式,其实是“党制国”的模式,是由“血汗广场”而来的新型“血汗国家”模式。这个模式是把人民当作牛马和奴隶,通过国家的强迫劳动手段,要榨干每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血汗,哪里来的人民健康呢?人民只有付出“健康”的代价,才得以活命。

国民的体质已经非常孱弱,不是今日的事情,由来已久。我手头有官方网站数年前公布的一份资料。《搜狐》2005年10月11日披露:“中国患病人次由1993年的43亿人次上升到2003年的50亿人次。2003年全国未就诊23·5亿人次,相对患者的47%;未治疗6·3亿人次,占患者总人数比重的12·6%”。《新华网》2006年3月9日披露中国“每年250万人吃错药”。2007年6月3日《博讯》转文:“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近3亿中国人心理有问题”。《搜狐》2010年6月4日披露:“中国每年28·7万人死于自杀。中国自杀率是国际平均水平的2·3倍。”这里没有提到环境污染给国民健康造成的危害,毒奶粉、毒馒头等黑心食品对人民健康的伤害(它伤害不了高官)。一句话:我们的人民已经病了。“没有病”是“装”的。在“中国模式”的治国纲领中,你看到了人民健康吗?所谓的“基建狂魔”、“挽起袖子大干”等等口号的刺激下,不病的人也会染病的啊!

所谓的“中国模式”不是人民有钱了,而是官员们有钱了。他们成亿地贪污,连验钞机都数不过来,而我们的人民却贫到骨子里了。刚刚去世的43斤的女大学生——谁不知道呢?她是我们人民贫穷的一个缩影啊!

21世纪,人类文明高度发达,医疗技术也很发达,而我们中国在迈入21世纪时,给世界“输出”了2次瘟疫——不就是事实吗?2003年的萨斯,这一次的新冠状病毒,仅仅只隔了17年啊!这个模式如果不结束,可能再过几年,我们很有可能再一次给世界“输出”病毒。

质言之,习近平的“一路带一路”走的是什么路,值得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思考,到底要走还是止步。

2、《求实》杂志明白说道,“习近平1月7日即知情”。果真这样的话,那么他为什么没有就此召开专门研究疫情的常委会?为什么没有立即成立防疫小组?为什么自己没有“亲自”任组长?为什么不去湖北省去“亲自”考察?为什么不给13亿中国人民敲响警钟?为什么直到20号才发表所谓“指示”呢?

既然,1月7日就以“贵族”的眼光看出了危险,若“亲自”“挽起袖子”防疫,谁个敢不听呢?谁敢阻拦你?官僚主义组织不听你的话,你可以越过他们,直接把疫情直接告诉人民啊!

你“亲自”错过了防疫的最佳时机,以至于使瘟疫由武汉传到湖北,由湖北传到全国,现在已经波及五大洲了,你该负全责!我生活在韩国,一位韩国牧师说,韩国如果发生了这事,文在寅早就被人民打得爬下了,人民会攻占青瓦台的。

危机中可以让人民看到“最高领袖”是真面目,“习近平思想”、“习近平治国理论”这些“宝贵”的东西在这次疫情中都用到哪里去了呢?我在《独立评论》上,把冠状病毒叫“官状病毒”,并且指出它不是出于我们中国人血液的病毒,而是出于中共的“红色基因”难道不是事实吗?

今天,我们才明白中共口中所讲的“初心”是什么?如同朝鲜的金正日搞“封建主义”、开历史的倒车那一套!人民的生命在你们“初心者们”的眼里连蚂蚁都不如啊!

3、官僚主义祸国殃民。今天中国的官僚制度是个“双头鸟”的机制,出了事,两个头互鵮,谁都不认账。就拿“武汉肺炎”来说吧?它是武汉党委该负责?还是武汉市长负责?是湖北省委负责?还是湖北省政府负责?谁分得清呢?是中共中央负责?还是国务院负责?也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啊!

国家有卫生健康委员会,有疾病控制中心,这两套机关都是从上到下一竿子插到底,说少了也够10多级啊!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哪一个机构为人民的生命发声了呢?你们吃的是人民的俸禄,你们只为共产党高官办事,你们良心何在?到我写作这篇文章时为止,你们还是在层层包庇,没有一级机构出来担罪,难道不是事实吗?过去我们中国人常说:“官僚主义害死人”,现在应了,大批的人接连死去啊!你们公布的死亡数字根本就是骗人的,到今天不认罪罢了,还是在说谎,继续说谎?在国家公布的“新增病例”中,只有2于12日的数字可能是真的(当天新增病例14840),其它的数字都是假的。

对这些官僚机构,人民炮打之、火烧之都不过分!在过去的封建时代也不乏为民请命的清官,每朝每代都有,可是在21世纪的封建社会中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一个也没有!

4、关于自由言论。过去我们普通人认为自由言论是一个政治问题,可是这一次,新冠状病毒却以它独特的方式提了出来,原来它竟然是一个人命关天的生死问题,关乎着我们民族的生命存亡,关乎着世界“三分之二”的人的生命安危。

新冠状病毒在我们中国泛滥,造成如此大的灾祸,原因之一在于我们没有防病于源头,在疾病可防可控的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工作,所以失控。但是,可喜的是我们的人民中产生了“吹哨人”。李文亮是8个“吹哨人”的代表。他与2019年12月30日,吹了疾病要来的口哨,可是,他的嘴被塞进了“训诫”的图章,就开不了口,眼睁睁地看着人民的死亡和他个人的死亡。这可以说是天大的悲剧啊!是“21世纪的窦娥冤”。

我们假设2019年年底,吹哨人没有被禁哨,即使共产党不作为,官僚制度无动于衷,人民自救,像“封城”后一样的行为,武汉人会摆“万人宴”吗?武汉的领导会办“团拜”吗?两代会能开吗?500万人会带着病毒离开武汉吗?发生于中国境内的疫情会扩散到五大洲吗?答案是“不会的!”

在这一次的大灾难中,“吹哨人”这个称谓已经家喻户晓了,可是说起吹哨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那时产生了我们民族最早的吹哨人。他们利用“民主墙”吹响中国“要自由、要民主”的口哨。可是,他们没有受到国家的奖励,反而吃了“牢饭”,出狱后,又“流亡于海外”,直到今天。他们的代表人物是魏京生和徐文立。又假如,他们的口哨提醒了当时的国人,中国有了言论自由,那么李文亮就不会被“训诫”,他也可能不会死亡,疫情不会发展到不可控制的目前境地。专制封建的社会、专权独裁的国家是不允许人民中间产生吹哨人的。因此,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不民主、不自由”的问题,我们民族才会有明天,否则,在21世纪的太阳当头的时候,我们民族也还是生活在黑暗之中啊!

没有人民的自由,就没有国家的强大。古人云:“石田百里,不可以谓富;像人百万,不可以谓强”。我们国家要强大,人民得自由。有自由的人民,而后才有强大的国家——这是最简单不过的常识!所以,我们要打碎所谓的“中国模式”,取缔血汗国家!结束共产党一党专政!打倒官僚主义的体制和机构!还自由、民主、健康于人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