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疫情谣言满天飞是中国大陆当局的失职
2020年02月22日 思想评论 ⁄ 共 158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4 views+

中国大陆疫情爆发,各种消息纷至沓来,有真实的必然会有虚假的。中共最近连连辟谣,忙的不亦乐乎,而究其根本谣言的传播是中共当局信息公开不彻底的结果。

焦虑与恐惧,是谣言的源动力;需求,是谣言的推动力。人类自产生之后就无法摆脱情感的束缚,焦虑和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情感,人类必须为这两种情感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

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造成了我们习惯于把不好结果的原因归结于外,也就是说假定他人有不当行为,造成了自己不幸的结果,从而避免对自己的负面评价。比如,日本某一网民会写文说中国生化部队针对日本研究病毒并因管理不善而扩散,而中国切切实实的有人撰文说这次疫情是美国对中国的生物战争,是他们投放的专门针对华人的病毒,引起无数人的传播。而这两条消息也真实的在网络上被大肆传播。

谣言传播的强度与两个基本条件相关:信息必须对传谣者和受众群体具备相关性;模糊性信息中必须掺杂事实:谣言的强度=重要性×模糊性。谣言的传播力度与重要性和模糊性成正相关。如果两者之中,有一个为零,也就没有了谣言。简单说,一般民众不会去制造企鹅数量变化的谣言。同时,假如你中午没吃午饭也不会形成谣言,因为真相相对固定不存在模糊性。而武汉肺炎疫情重要性不言而喻,这就具备谣言快速传播的条件之一。 我们先来看几条中共所谓的谣言:

1.网上流传着一则“钟南山院士查房的视频”,配文称,“视频是钟南山院士看望林教授。临走时林教授哀求地说:救救我。”

中共说:这是钟院士以前的查房视频,与本次疫情无关。视频中的患者也不是林正斌教授。该视频源自2016年10月原中央电视台人物专栏《大家:呼吸病学专家 钟南山》。节选的内容为,2016年5月,钟院士和同事们在病房对一位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进行观察询问。

2.网上说:湖北武汉市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向医院提起新冠病毒可“人传人”的事实,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她只得要求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N95口罩,还曾被训诫。她一直默默地工作在一线,而后染病去世。

中共说:艾芬2月20日中午向澎湃新闻称,她身体很好,也未感染新冠肺炎,目前仍在抗疫一线工作。

3. 网上说:有关“温州490例里有40%是全新变异的病毒,大家最近别和温州的人近距离接触,温州出现新的病毒,而这新病毒和武汉病毒不一样,疾控中心现在要排查3万多人从温州回广东的这批人”。

中共说,最新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未发生明显的变异。2020年2月18日,中华预防医学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专家组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最新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的最新认识》,论文明确指出:目前为止,病毒样本之间的全长基因组序列几乎完全相同,提示病毒未发生明显的变异。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密切监测也表明,不论是环境中分离的病毒,还是前期在人体中分离的病毒,再到近日分离的病毒,均未发现明显的变异。

看完了上面的消息,这里我们要重点要说的是第二点,如此重要的事件要消除谣言必须依凭于消除事件的模糊性。也就是让事件更透明以终止谣言。所以说,政府要求民众“不信谣、不传谣”的时候,要明白谁才是谣言的决定者。

而中国政府在这次疫情开始之初,是犯了巨大错误的,也因为错误的决策导致对事件公开做的模模糊糊。从中国大陆政府后面举措来看,中共内部还是有传播学的明白人,中共开始做策略上的转型,将信息做到他们认为的最大的公开,但是这里面肯定还是有民众无法了解的内幕。中共的做法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控制了言论方向。

而中共也“不负众望”搬出来一贯说法:“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开始宣扬大纪元网、新唐人网具有邪教背景意图“抹黑”中共当局。作为民众,无论是居于海外还是身在大陆都无法了解真实的情况,中共如果真的想避免别人的“抹黑”,首先要做好信息的公开。24小时时时报道是个好办法,公开医院摄像头访问路径也是个好办法,中共如果真觉得自己没问题,就应该把信息公开做大最大化。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