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习近平的不归路 无能无畏的狂奔 2020-02-12 19:09:14
2020年02月13日 思想评论 ⁄ 共 442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3 views+

习近平的不归路 无能无畏的狂奔 2020-02-12 19:09:14

云峰侠客

2020年2月12日

如果没有成为一国至尊,作为普通人的习近平,应该是个平易近人、为人敦厚,为官勤奋的人。

回看习近平的从政之路,从县城到省会,虽然有些四平八稳,没有多少闪亮的政绩,但老习在各地都还是用心做事的。

7年前,习近平接任党国一把手,当时的老习可谓意气风发,脸上洋溢着憨厚的笑容和质朴的神采。再看最近半年央视的画面,展现在人们面前的老习,是憔悴的面容和阴沉的斜视。

只短短几年,老习已经被日渐严酷的内忧外患消耗得心力憔悴、焦头烂额。经济下滑、资金外逃、股市垂死、百业萧条、百官怠工、民怨四起、中美交恶、香港暴乱、台湾失手、国际孤立、瘟疫爆发……,一系列的国计民生乱象,让老习疲于奔命还不得要领。

习近平的路为什么会越走越艰难?以至于现如今,几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这主要是归因于习近平个人的无能、无力和无畏。

缺乏雄才大略,一再误判误决,德不配位,勉为其难

雄才大略的词典释义是:非常杰出的才智和谋略。从中国历史上的秦始皇、汉武帝等枭雄到当代巨人毛泽东,都是雄才大略的典范。剧烈的时代磨练和先天的超群智慧,造就了他们与众不同的出类拔萃。

而习近平的人生阅历则较为单薄和顺遂,虽然早年下乡吃过一些苦,但随后大半辈子的人生却顺风顺水。不是在竞争和搏杀中崛起,也没有扎实的学识基础和丰富的实战考验,仅靠莫名其妙的钦点,就成了中国的一把手。

习上任7年来,几乎所有的重大决策和举措,都存在着严重的战略误判,缺乏深远的运筹帷幄,甚至任性蛮干、急躁冒进、不计后果。从不惜打破党内政治平衡,疯狂剿灭竞争对手,到急于挑战国际社会,过早暴露中国战略意图;从应对中美关系的束手无策,到维系中朝友谊的反复无常;从破坏既定规则强硬推进修宪改制,到盲目推行一带一路深陷进退两难;从处理香港事务的狼狈不堪,到打烂台湾的一手好牌;从治理经济的荒腔走板,到面对武汉瘟疫的严重失职,都一再验证了习近平缺乏雄才大略。他的个人学识和能力,无法承载如此大国的领导职责。

赶上架的鸭子永远成不了天鹅,用市委书记的能力统领14亿人口的大国,力不从心是必然的。

仰仗奸臣庸官,重用无能亲信

环顾习近平左右,可信可用之人寥寥无几,数得着的重臣大吏只有岐山、沪宁、刘鹤等。稳固权力主要靠老王,政策谋划完全靠沪宁,经济对策基本靠老刘。这其中,老王曾经是老习的重要依靠,但老王又始终让习近平寝食难安。

习近平上位之初,由于根基不稳加上胸无点墨,不得不仰仗知青同道王岐山。但老王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成了全国老百姓心目中的“包青天”,风头之健足以比肩一尊,海内外更以习王体制描绘中国当时的政局。选择性反腐的骂名老习担着,反贪英雄的美名老王承载,这一切都让老习极度不爽。老王在反腐滥权中显露出的心狠手辣,以及他迅速积聚的权势和人气,极有尾大不掉的危险,这都让老习对老王产生了很大的戒心。反复权衡和无可奈何之下,老习不得不将老王打入冷宫。

再看王沪宁和刘鹤,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教师爷出身,没有多少真本事,照本宣科、纸上谈兵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在政治操守上,王沪宁可以说是一个毫无原则,缺乏信念的人。他的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不仅为领袖量体裁衣、生创硬造,还将中共引向了歧途,粉饰社会不公,更为权贵集团保驾护航。在个人品行上,王沪宁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变色龙和应声虫。他沉默寡言、观颜察色,为了获取个人功名,不惜牺牲读书人应有的品格,甘愿做一个令人不齿的政治化妆师和领袖吹鼓手。作为习近平的首席智囊,他设计的所谓“中国梦”成了不伦不类的拍来品,如今中美关系的败局以及中国的一系列国际政治困境,也都与缺乏真才实学的王沪宁脱不了干系。

再看习近平声称对他最为重要的经济智囊刘鹤,更是百无一用的书生。无论是国内经济改革举措,还是中美贸易谈判对决,刘教授都没有真正的建树。刘鹤曾经提出的一系列经济改革理论和方案,过于理想化和书生气,成为了空中楼阁和昙花一现。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刘鹤缺乏应有的气势和担当,甚至在代表国家与他国进行外交的正式场合,为了取悦对方而使用蹩脚的英语,不仅洋相百出,更缺乏应有的民族气节,有悖基本的外交惯例,成为国际笑话,更遭国人鄙视。刘鹤原本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教书匠,但作为国家最高经济智囊和实际操盘手,只能是小才大用。

至于中央和省部层级,受到习近平重用的亲信中,狂妄无能之辈更是比比皆是。从驱赶低端人口的蔡奇,到毁坟烧棺材的刘奇;从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李鸿忠,到疫情紧急不忘看戏庆祝的蒋超良,这些人占据地方大位,却频频祸害一方,不仅不得人心,遭当地民众唾骂,还帮了主子的倒忙,丢了领袖的脸面,。

通常只有高人才能凝聚高手。毛泽东时代,一群盖世奇才臣服于毛泽东,令中共几乎所向披靡。如今的习近平,周围可用之才屈指可数,只得武大郎开店,仰仗如上这等庸官奸臣,步履艰难可想而知。

以集权装填自信,靠操控维系党心民心

中共党内山头林立,争权夺利,甚至政令难出中南海,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为免胡锦涛式的窝囊无力,习近平适当集权是必要的。但踢开现有的全部组织架构,成立十几个领导小组,亲自担任所有的组长,开创了全方位的组长领导制,这是中共自建党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奇观。

头衔和职务,不会自然创造出领导者,也不能自动产生领导力。毛泽东没有一堆组长头衔,照样可以一言九鼎,靠的是久经考验的个人魅力。用一堆组长将自己武装起来,貌似大权在握,实则缺乏自信,靠组织给自己壮胆。到头来不仅眉毛胡子一把抓,天天疲于奔命,而一众官员们却乐得逍遥。最要命的是,如今各个领域都出了问题,所有的领导责任,都将由这位伟大的组长亲自承担。

与毛泽东时代相比,如今的党心军心民心早已涣散不堪。除了CCTV的自娱自乐,社会民众对党对政府对官员充满了不信任。9千万中共党员中,还有多少人能坚守信念理想,大家都心知肚明。当危机出现的时候,中共还会是一支充满牺牲精神的坚强力量吗?答案你懂的。

面对如今的这种不堪局面,习近平上任以来,似乎一直没有找到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法。曾经偷师当年薄熙来在重庆的一些做法,但流于照猫画虎,基本不得要领,仍然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一边走着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一边要求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最终消灭私有制,这种精分的政治闹剧,怎么可能真正凝聚党心?

而普通的社会民众,仍然享受不到国家经济发展的红利,住房、医疗、教育这三座大山,始终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靠官媒一面倒地唱赞歌、喊强大,凝聚不了真正的民心民意。靠狂热挑动民族情绪、盲目宣扬爱国主义,只能造就一大批脑残愤青。而往往这群愤青才是最靠不住的,一旦国家有难,影响到了他们的个人利益,这群没有真正信仰的乌合之众,很有可能最先变成党国的敌人。

靠着个人的集权和组织的淫威,习近平带着一帮没有真正政治信仰的党员,领着一群缺乏爱心、浮躁自私的脑残民众,怎么可能走上真正的阳关大道?

借过时方法治理现代社会,用现代科技压制舆情民议

与江胡相比,习近平的思想言行更为传统,更为“原教旨”。他曾经拥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很想为党为民做出一番贡献。上任之初,他甚至打破规矩,效仿皇上微服私访,只身一人乘坐出租车,为与民亲密接触,不顾安保风险,引起党内外舆论哗然,以致中办最后不得不出面,找一个替身顶包了事。到庆丰包子铺吃包子,是老习的又一次亲民壮举,并从此赢得“包子”美名。从这一系列的事例可以看出,老习似乎很在意营造亲民爱民的口碑,但使用的方法过于老套粗糙,甚至弄巧成拙。

这些年来,在发展国家经济、治理官僚体系方面,习近平始终找不到切实有效的方法。理论上忽左忽右,行动上不是急躁冒进,就是保守倒退,就像一只大象闯进了瓷器店,闯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祸,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曾经豪情万丈的习近平,终于明白,对于他来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就是一个梦想。于是乎,照搬前人的既有方法,成为了习近平无奈之下的安全选择。但时代在发展,国情在变化,老旧过时的方法,必然遭遇新时代的挑战和抵制,墨守成规甚至复辟倒退,会引发更大的挫败。

现代科技的发展,为国家管理体系带来了更多的便利,也使得政府对民情和舆情的控制变得更为容易。习近平上任以来,不仅没有利用好现代科技手段,与时俱进地为社会民众创造一个心情舒畅的民主生活空间,反而运用高科技方法,严厉控制社会。在只有报纸、广播、电视的年代,媒体主要由党国控制,可以统一口径,令行禁止。而在当今网络自媒体时代,依然采用原始的强制手段封杀封口,不仅简单粗暴,更易积累怨气甚至怒气,是非常过时和危险的社会治理手法,与现代社会民智和科技发展背道而驰。

“要守规矩”“不得妄议”两大规条的提出,不仅措辞本身充满陈腐霸道的家长口吻,而且极易让人联想起“莫谈国事”的恐怖年代。朋友之间三五知己聊大天,对社会现象抒发一些不满,就算妄议?长征途中,毛泽东与张闻天、王稼祥三人私下讨论红军领导权,算不算妄议?“六四”期间,邓小平多次在家中邀人谈话,算不算不守规矩而且妄议?

靠过时落后的打压、限制、封口来维持社会统治,最终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用与时俱进的方法改进工作作风,必然令社会治理变得更为艰难。

迷恋个人崇拜,急于追求历史定位

习近平担当党国大任7年来,尽管从理论到实践,至今没有什么可歌可泣之处,但党内外对习近平的歌功颂德几近登峰造极。从定于一尊,到人民领袖;从习近平思想,到比肩马克思毛泽东;从满大街挂满领袖像,到当面对习山呼万岁,举国上下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之风甚嚣尘上。

面对这种捧杀和高级黑,无功受禄的习近平不仅来者不拒,自己似乎还很享受这种虚幻的“拥戴”。早已被历史所淘汰的个人崇拜和无耻称颂,又死灰复燃地像迷幻药一样让习近平陶醉痴迷,并慢慢地自我膨胀成“神”,开始变得刚愎自用和独断专行。

人是需要有雄心壮志的,但如果志大才疏,梦想超越历史伟人,急于完成宏大伟业,搞不好会适得其反。上任不满一届,党心民心尚未真正心服口服,习近平就急于将自己树为核心、领袖、统帅,模仿毛泽东思想,提出了所谓习近平思想。没有毛泽东的才气,却毫无自知之明地要照毛泽东的葫芦画瓢,结果不是走样就是出丑。毛泽东从不到灾区视察,习近平就不仅自己不去,也不让别人前往。毛泽东领袖终身,习近平就强权修改宪法,也想终身连任。当然,习近平也不是完全都学毛泽东。毛泽东一生博览群书,习近平就十分酷爱阅兵。

在青少年成长时期,如果长期受到周遭的排挤和轻视,人的性格往往会由自卑变得过于自尊。习近平大权在握后,这种由自卑产生的自尊便迅速膨胀,在国际国内,处处显露出好大喜功的个性特质。在国内,他热衷于摆排场办大会,享受着八方来朝的得意。到国外,他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四处抛洒,用国家百姓的汗水,换取慷慨施舍的自豪。而当举国遭遇前所未有的瘟疫时,人民领袖习近平,却端坐在中南海里,向世界大声宣布,这一切都是我亲自指挥的。如此的才智和担当,要想名垂青史,只能是“习之梦”!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