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2020告海内同胞书
2020年02月11日 读者投书 ⁄ 共 221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6 views+

2020告海内同胞书

 

伍汉民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 杜牧 《阿房宫赋

 

同胞们,吾中国之社会转型,乃几代国人接力之巨大历史工程。自1840年以降,经三个甲子之沧桑巨变,2020岁在庚子,历史之拐点注定再次来临。中国历史之发展道路,再次亟待那些“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做出勇敢而正确之抉择!

1840庚子岁,清英两大帝国爆发鸦片之役,从此打破东方天朝帝国几千载之封闭与平静。满清之社会转型被迫开启,中国近代史由此开端;1900庚子岁,八国联军侵入满清帝都,驻扎天子之龙庭。经六百年风云变幻之紫禁城,破矣。此举横扫满清王朝之顽固晦气,昔日帝国之荣耀尊严,已荡然无存。

1960庚子岁,中共党国爆发亘古未有之大饥荒,共产乌托邦之梦幻破灭。至此,绝大多数共产党人之激情已消耗殆尽,革命理想也随之破灭。由此,1960-1976年之中国当代史,乃与马恩原教旨之共产主义毫无瓜葛矣。究其本质,乃是毛泽东之独裁史,亦是毛争霸国际共运领袖之荒唐史也。

2020庚子岁,中原腹地之武汉三镇,爆发冠状病毒,旋即席卷全国,进而蔓延全球。此瘟疫之灾劫,已打破中共党国模式独特优越之神话。犹如林彪事件宣告毛之继续革命失败一样, 如今党国再次陷入内外交困之局面,执政当局所谓全球命运共同体之梦幻,又何以图哉?

细究中国近代史,1838、1898、1958、2018四个戊戌,均乃肇事惹祸之年,而1940、1900、1960、2020四个庚子,乃灾祸降临,遭受惩罚之岁矣。历史怪圈,如此之诡异,如此之悲催,难道不值得国人深思且探寻其原由哉?究竟为何,近代戊戌之年多妄动,而庚子之年多国难?是天命乎?是人祸耶?

迟至今日,三个甲子岁月已逝矣。究竟为何,天朝帝国之梦迟迟未醒,黄土文明之优势犹在耶?亦或当权者之帝王情节犹存耶?再或专制之土壤和民众之奴性尚未除耶?有诗曰:近代庚子社稷难,鸦片狼烟京畿传。八国联军闯津门,慈禧惊魂弃金銮。浮夸跃进乌托邦,芙蓉国中遍饥荒。荼毒肆虐江南岸,为何神州再彷徨?

悲呼哉,吾故土同胞,当如何警醒?如何反思?该如何避免?又如何抗争?民族患难之时,人不分海内外,地不分东西方,爱国同胞均须叩问而思考之。不然,同胞之痛苦还会继续,民族之灾难还将降临,国家之困境依旧僵持。此告同胞之书,乃笔者痛苦之悲呼,清醒之告诫,真诚之呐喊也!

当下,社会维稳早已成执政当局之最大政治目标。纵然中国大陆实行铁桶般囚禁,实现铁幕式防堵,天罗地网之监控,但于农历己亥岁末,执政者念叨之灰犀牛与黑天鹅,不期而至矣。2020元旦伊始,灾从毒来,祸从天降。灾祸预警人,危情吹哨人,武汉八名医者,遭衙役抓捕训诫,此乃讳疾忌医之蠢举。由于执政当局极力压制言论与掩盖真相,意欲瞒天过海,岂料欲盖弥彰。既误导民众,也贻误时机,导致武汉瘟疫瞬间失控。此冠状病毒,时下民众戏称为“官状病毒”,其祸根乃极权主义之政治病毒也。最终造成“八人封口,九州闭户”之窘境。毋庸置疑,吹哨人李文亮之病逝,乃是党国体制之又一牺牲品也。

紧随而来,经数十载累积,中共党国压制言论自由之苦果,当政者们终于再次自食其果矣。世界“人权观察”组织执行主任Kenneth Roth亦指出,此种掩盖信息之做法,虽然可能有助于政治自保,但对抗击病毒而言,乃是灾难性的。从官方新闻报道之分析,此次武汉瘟疫,不是天灾,亦非物过,乃是人祸也!

回顾历史,1957年反右禁言运动,导致后来大跃进之荒唐,大饥荒之悲惨,文化大革命之荒谬。此等巨大社会灾难,已从民族记忆中抹去耶?从解密档案之数据,反右运动有55万民族精英遭迫害,大饥荒有3755万农民被饿死,文革有2000万人遭迫害,几亿民众被迫卷入其中。同胞们,此绝非单纯之数字, 乃是鲜活之生命也!呜呼哉,吾国人,岂可漠视乎?又岂可遗忘乎?

2020年武汉病毒肆虐,导致从封口、封号、封群到封城,再到锁关封省之现状。大江南北,交通封闭,数千万民众被隔离,瘟疫已夺取无辜同胞之生命。中华大地再次陷于荼毒肆虐,民怨沸腾,内外交困之局面。此乃执政者们背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全体国人所遭受之灾劫,惨状不敢目睹,死亡人数亦不堪细查矣。病毒传播无贵贱,瘟疫肆虐无特权,官吏、军警、医护人员亦多被感染。京都皇城根下,红墙内外,亦已不保矣。武汉封城前夕,惊恐灾民亡命四方,但惨遭异地国人围追堵截,甚至追打羞辱。本是无辜落难人,何以落井再下石?公民之尊严,国人之情感,尚存乎?

武汉肺炎之感染者及受害者们,在亡命天涯之际,在哭天喊地之时,执政当局却罔顾亿万民众之生死存亡,竟然宣称要置“政治安全于首位”。国人皆失望不已,愤怒至极!此红头文件之本质,乃只顾少数权贵阶层之安危,而漠视普通民众之生命尊严,属极端自私之恶举也!试问,此仍是人民政府乎?执政当局置民众于何境地耶?

至此, 一切该结束了!

历史之怪圈,政治之因果,仍旧不能激励十四亿同胞奋起抗争么?仍旧不能迫使执政当局落实宪法第35条,给自己一条退路,还民众一份自由么?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共党国过去七十年,一切社会灾难之根源,归根结底缘于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人权保障!

同胞们!自由,永远不可能免费获取;自由,永远不可能当政者主动赐与!从历史教训中站起来,从现实灾祸中走出来!为了民族与国家之兴亡,为了悲剧不再重演,勇敢地与众多爱国者同行,共同发出最后之吼声:

不自由,毋宁死!争取自由,还我人权!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