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订阅《纽约时报》中文简报。]
中国寿光——在通往东部小城寿光的公路上,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拦下汽车,给乘客测量体温。
在办公室也必须进行发烧检查。许多小区整体封闭,不让外人进入。所有的酒店关门。
寿光市距离这次冠状病毒暴发的中心有800公里。但是,这里严格的预防措施反映了这座城市对中国的重要性:它是这个国家的蔬菜基地。

订阅“简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这场病毒危机正在考验中国向14亿人口提供食物的能力,这是中共最引以为傲的成就之一。由于被关在家里,加上担心疫情可能持续数周甚至数月,中国各地的家庭都在囤积粮食,这让商店和超市在新鲜食品的供应上面临挑战。许多地方已经关闭了道路,不让车辆通过,降低了卡车运输的速度,导致货运成本增加。
中国官员誓言确保武汉的食品供应,这座人口1100万的内陆城市是这次疫情的中心。寿光是中国最大的蔬菜种植、交易和运输中心之一,向这个被封锁的城市捐赠了一车车的蔬菜。
官员们对全国其他地方出现的供应紧张迹象保持着警惕。在许多地方,新鲜食品的零售价格已经上涨。寿光蔬菜价格指数是一个广受关注的每日指数,上周它飙升至多年来的高点。家禽养殖户警告,由于运输不畅,鸡饲料可能出现供应短缺,数百万只鸡可能会饿死
已经面临一种危险疾病的中国祸不单行,中央政府在上周末报告,湖南省的一家养鸡场暴发“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约有4500只鸡死亡,另外还扑杀了1.7万只。
中国寿光,人们正在将蔬菜装车。
中国寿光,人们正在将蔬菜装车。 Raymond Zhong/The New York Times
近几个月来,随着猪瘟疫情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减少,中国的食品价格已经在节节攀升。1989年,物价上涨曾是抗议活动的起因之一,最终抗议活动以天安门广场屠杀收场,自那以后,政府一直对通货膨胀保持警惕。
因此,随着中国经济因为这次冠状病毒的暴发而部分停滞,中国政府为保证食品供应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农业部命令农业部门“千方百计”增加产量,同时保持价格“基本稳定”。据官方媒体报道,一家超市因为一颗白菜卖到63.9元人民币,而被罚款50万元。
两家国有食品巨头已经接到命令,增加对武汉和湖北省的大米、面粉、食用油和肉类的供应。天津最近宣布,方便面巨头康师傅已将日产量提高到400万包
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官员表示,他们在湖北省周边六个省份协调蔬菜资源,现有蔬菜库存近6万吨。他们还表示,在上海港附近安排了1万吨的冻猪肉储备,随时准备向武汉市场投放。
尽管如此,中国在冠状病毒感染期间保持食品供应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对病毒传播的控制程度。并且需要好运。
寿光市一家主要批发市场的经理王志刚表示,只要病毒不再传播,并且城市货运保持运作,中国的蔬菜供应应是充足的。
王志刚透过他的防护口罩说:“如果寿光被封锁,那就无能为力了。”
乍一看,寿光这个人口不足110万的毫无特色的城市,看上去并不像中国经济中必不可少的节点。但是,街道两旁的巨大温室每年可生产450万吨蔬菜。每年还有更多的蔬菜通过该市的批发市场流向中国各个角落。
农产品贸易在寿光创造了如此巨大的财富,以至于国有报纸《农民日报》去年将其誉为“蔬菜产业硅谷”。
批发市场经理王志刚说,近来,人们对病毒的担忧带动了全国对蔬菜的需求,寿光的农民已经在动用储备。这里的一些种植者会储备数月量的土豆、萝卜、洋葱、卷心菜和其他可以冷藏的蔬菜。
在批发市场的大门前,工作人员为将农产品运进和运出的卡车司机测量体温。所有车辆都喷了消毒剂。外人禁止入内。
在武汉检查站,一名司机正在被量体温。
在武汉检查站,一名司机正在被量体温。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寿光所在的沿海省份山东省迄今报告了275例新型病毒病例,比一些人口少于山东的省份还少。
上周,以警车开路的卡车车队将350吨寿光蔬菜运到武汉。
卡车的满载多亏了李友华这样的人,他现年51岁,在城市附近的一个村庄种植辣椒。
上周的一个深夜,村委会在微信上呼吁,请求当地农民提供更多蔬菜以运往武汉。李友华马上行动了起来。
他和妻子及两个女儿拿着手电筒通宵工作。他们收获了半吨辣椒,是正常日产量的两倍。
李友华说,他贡献的蔬菜能卖多少钱或何时打款,他尚未从当局那里得到消息。他说,如果最终被当作无偿赠与,他也不计较。近年来,寿光遭受特大洪灾,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向他和其他农民提供过援助。
李友华说:“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
周六,第二辆来自寿光的卡车载着西兰花、花椰菜、土豆和其他许多蔬菜前往武汉。
那天早上,当卡车司机等待离开市区时,他们在琢磨自己的处境。他们不知道做这份工作能拿到多少钱。但是他们知道,工作结束后,他们将被隔离在家两个星期,这意味着失去数千美元的收入。
尽管如此,当微信上的呼吁发出时,现年34岁的马成龙(音)立刻自愿参加了。
马成龙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马成龙是准备从寿光运送新鲜蔬菜到武汉的司机之一。“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他说。
马成龙是准备从寿光运送新鲜蔬菜到武汉的司机之一。“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他说。 Raymond Zhong/The New York Times
他用几段电线来加固挂在卡车侧面的红色横幅。横幅上写着“驰援武汉5000吨蔬菜”。
司机的自豪里也掺杂着不安。一位司机只说自己姓宋,因为他担心如果被人知道他去了武汉,家人会背上骂名。他只向妻子透露了这趟行程。
他还签署了充分了解健康和财务风险的协议。
“我们必须听政府的,”宋说。“政府要怎么做就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