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奉上帝讨习檄文
2020年01月31日 读者投书 ⁄ 共 216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2 views+

     习近平者,仲勋之逆子,毛贼之徒孙,党国之窃贼也。因其冥顽拙劣,人称习二。

      习二,于1953癸巳年,投胎西安之北,延安之南,秦之腹地,乃秦人也。太祖毛贼,于1893癸巳年,降生衡岳之北,洞庭之南,乃楚人也。此二独夫民贼,相距六十甲子,皆生肖属蛇矣。蛇之恶毒,古今定论,众皆知也。

      毛贼,虽为楚人,却崛起于秦地,实乃苏俄之匪徒,马列之玄孙也。习二,虽为秦人,但承衣钵于毛贼,虽为仲勋之竖子,实乃毛贼之徒孙也。

      习二之父仲勋,弱冠之年成陕甘宁割据政权之娃娃主席,实为少年出英雄矣。不料,文革落难,蒙冤入狱。改开以后,反思悲剧,探寻根源,励精图治,有开明之识,提民主法治,倡言论自由,实乃老当益壮,党国之幸,获赞有加也。可惜,习二不肖,冥顽奸猾,悖乃父之志,违前辈之托,逆潮流而动,篡改朝纲,集权独裁,实为仲勋之逆子,党国之窃贼也。

      习二少时,受虐于文革浩劫。小学毕业,初中肄业,工农兵之资历,红卫兵之素质。其年稍长,避难于洪荒村野梁家河,经七年炼狱,冥顽之性成矣。待文革破产,习二回城,倚父荫庇,跻身官场,工于心计,玩弄权术。古之,学而优则仕,今之,仕而贵则学。习二,不学无术,戏弄簧门,伪造学历,假博士也,贻笑天下,却不以为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官场新贵,皆效仿之。如今,假博士,真蠢才,泛滥成灾。

      古有张好古,连升三级;今有习近平,妄尊领袖。缘其善于伪装,大佬昏聩,以为阿斗,众贪窃喜,吹之捧之,抬入金銮,登临大位。岂料,纨绔子弟,心无点墨,却弄权有术。大权在握,凶狠毕露,朝野震惊,众贪皆悔之莫及,自掘坟墓矣。公务致辞,虽照本宣科,却语无伦次,竟错字连篇。呜呼哉,竖子窃居社稷尊位,国之祸,民之灾也。

   2012年始,习二肃整吏治,本顺乎民意,亦合乎党旨。但其借反腐之名,痴迷权斗,排除异己,扶植亲信,包庇红二代,清洗草根官吏,鞭挞庶民百姓。举国上下,官不聊政,民不聊生。2013年,闹出南周事件,引发宪政之争;2014年,造神运动蠢蠢登场,拔十字架,拆教堂,毁庙宇,灭神像;2015年,反贪打虎进入高潮,昔日权贵沦阶下囚;2016年,一路一带的撒币战略出炉。2017年冬,习二亲信,京畿蔡奇,冷酷无情,残暴粗野。冬令三九之际,天寒地冻之时,限期驱赶民工,强行拆除民房,竟蔑称低端人口。2018年始,习二效法高丽金三,妄图终身独裁。此愚劣之举,惊诧世界,各国政要,皆嗤之以鼻,均鄙视以待。2019年始,南国烽烟,猪瘟蔓延,经济困顿。东方明珠陨落,港台民意离心,一国两制破产,国际社会孤立。

      习二轻狂,不守规矩,无法无天,纠集小擢当权派,急不可耐,篡改宪法,删除任期。此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袁世凯之梦,人神共愤。更有荒谬之举,习像挂神殿,诱逼徒众膜拜,习语当真理,强迫民众遵奉。篡改圣经,毁坏戒命,抓捕牧师,亵渎上帝。悖逆之举,必遭天谴!不出数月,中美爆发争端;不出一年,香港政局动荡;不出二年,武汉病毒肆虐。

     2020年始,刘鹤再度赴美,受鸿章之辱,签城下之盟,署无信之约。承诺巨额订单,清国庚子赔款,再度轮回现前。紧随之,九省通衢,武汉三镇,病毒蔓延。初期,有八名医者披露灾情,却惨遭抓捕,污之散布谣言。奈何,官员怠政,民众无知,春运之际,人流密集,交叉感染,病毒肆虐,旋即失控。武汉民众,惨遭毒害,遗祸全国,波及全球。此非天灾,更非物过,实属人祸矣。党国钳制言论,封锁消息,漠视生命,贻误防控时机,此乃因果报应也。

      鄂省官僚亦无法面对舆情问责,借新闻采访之机大吐苦水,称疫情需上报审批才能发布。数日,习二接见世卫总干事,为炫耀其仍大权在握,竟称“疫情防控,一直亲自指挥部署”。此言虽愚不可及,但再次向世人证明,武汉病毒之灾祸,习二当仁不让,该负全责矣。如此弥天罪责,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全党共讨之,全民共诛之!

       鉴于上述,习二,愚顽自恃,刚愎自用,却禁止他人劝谏,并污蔑为妄议;擅权跋扈,大包大揽,效仿古之帝王,竟逼迫常委同僚向其述职;口无遮拦,吹嘘卖弄,扛二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此非人之能力,而乃驴之体力也;草率轻浮,口出妄言,贸易争端初起,叫嚣以牙还牙。如今牙被打掉,举国蒙羞,百姓遭殃;用人唯亲,庸才当道,刘鹤乃习二同窗,才疏学浅,怯懦无能。虽为党国要员,却精神萎靡,一脸愁苦,何堪大任。

       自2012年至2020年,纵观习二窃居大位伊始,无一事可陈,无一德以赞,无一功待表。反之,任性滥权,再三误判,一错再错,不知反悔。至此,党外失力,党内失和,外部孤立,内部困顿。邓等前辈之政治遗产,被其折腾数载,终毁之殆尽。最终,反腐无正义,治党无公义,理政无道义,为民无仁义!

       纵观古今中外,如此蠢贼,乃世所罕见,必载耻辱史册。独夫不驱,国之不宁,蠢贼不退,民之不幸。

      当下,华夏宇内无男儿乎,神州内外无能者乎,非也。国之大难,必有勇者出,时势造英雄。吾海内外同胞,当为天下苍生之福祉,群起讨伐之!罚无道习二,逼其弃权,促其退位,让与贤能,以谢天下,以告上帝!

檄文将毕,愤怒不息。社稷不匡,讨逆不止。

二十八画生,作于中华民国109年春节

基督徒 长江侠 于公元2020年1月31日补充

 

注:此檄文原载《民主中国》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