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伟大先知解龙将军《瘟疫之乡》
2020年01月26日 读者投书 ⁄ 共 451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40 views+

………在那心惊胆战的一天,生命界的一切成员,都将感染并相互传染!玄秘的复仇机理,将把鸡瘟也传给人类,就象鼠疫曾使大量的 “无辜者”死去?即将消失的天花之类,也将通过一只青蛙获得复兴,再度昌盛,把大多数白的人脸,变成麻树皮!不仅人类彼此,而且是哺乳类、爬行类、两栖类、无脊椎类,连植物、浮游物、真菌类,都在互相传染?生命共同体,将成为一个同归于尽的瘟病大家庭!它还悍然侵入其它存在物,木质、石质、气体、金属,它以万物公敌自居,并自豪。

史无前例的剧毒,是它的资本,不可思议的魔性,是它的精神。中国应有尽有的一切--旱涝相间的土地、疏疏落落的森林、浑浊的河流、颓废的山岳、昏暗的城市、凋敝的农村、破产的工厂甚至连街道、房屋、家具、日用品--都将成为恶魔的战利品、恭顺的奴仆。它操纵中国,全面错乱、全面革新……

……中国瘟疫是世界瘟疫的一部分。

正如“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

中国瘟疫的病原是外来的、进口的。但是,中国的瘟疫又将加重世界的病,并使那该死的瘟疫制造商命归黄泉!

他们的天堂就是他们的地狱,而他们的地狱就是他们的天堂!这就是毛人的辩证逻辑!是的。中国的瘟疫将超过中国的疆域,将无情黑手,伸入始作桶者的黑心肠,断其子孙?那时侯,每一个朝不保夕的恶棍都会念念有词,“凡是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瘟疫为其形影不离的伴侣……”中国从世界革命的中心变为世界瘟疫的策源地!

选自《岩浆第五章瘟疫之乡》

一,白种牲口,东亚病夫

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这毫不奇怪。

不是中国人天生有病,而是国势的衰落使汉子沦为病夫。正如西方人并不生而自由,而是这些新的扩张国家,通过奴役古老的有色人种而获得了自由!所以十八世纪以前,当奥斯曼土耳其人强盛的时候,西欧那些金发碧眼的牲口,经常以狗一样的乞怜的眼光,仰望那一举摧毁了拜占庭帝国的奥斯曼回回……但后来,土耳其势衰,难怪浑身长毛的白人见利忘义,象狐狸精对壮汉敲骨吸髓,把回回的强盛帝国,弄得百病缠身,弄到亡国的边缘……这就是西方的文明功德圆满?结果,西方荡妇反过来骑在土耳其壮汉身上,蔑称它以前崇拜的公牛为病夫。

当欧洲毛人驾船来到东亚的时候,也重施故技,张开邪恶的魅力,用口淫的办法拼命吸食中国的精髓,他们把这种吸食的口淫叫做“自由贸易”!毛人也要把中国弄得衰弱,然后趾高气扬,把中国人打入东亚病夫的十八层地狱。他们办大学,在里面淫乱,他们利用大学来吸食中国的精髓,仿佛一群披着羊度的狼。他们强奸诱奸中国妇女,把半人半兽的杂种,打扮成高等华人。他们在中国散布瘟疫,要在中国的尸体上建立西方的极乐园……共产主义,就是这样的瘟疫,毛泽东党徒,就是这样的高等华人!

难怪只有“毛”泽东才能“救”中国,只有毛人(如马客死、摁哥死这些毛忽忽的怪物)的干儿子毛泽东(毛,毛人;泽,奸淫;东,远东的中国人;毛----泽----东,用毛人来奸淫东方人),才能在中国建立稳固的汉奸统治!因为“毛泽东”一词,乃是恶魔对中国的特别咒语。

 

二,瘟疫的深化

 

我已听到一种声息。

我已看到一种蠢动。

我已经察觉到一种气候正在逼近。

一场比共产主义更大的瘟疫将袭击中国!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这瘟疫的脑袋是黑色的。这瘟疫的身段尾巴却是惨白惨白。

黑色的头,无情的死亡。惨白的身体尾巴,除不掉的孝装。

它吞噬时间。也使空间变得虚无。

它淹没悲伤、埋葬啼哭,并使各种临终的假话、弥留的丑态,成为蛇足。

数亿数亿的人,将会死去。相比之下,一九六零年代饿死六千万的共产饥荒,不过是动物农场的故事。让我们预先祷告吧!因为那时将没有时间。而西方阴谋家,正在为这场邪恶的大屠杀准备“技术手段”!这些散布瘟疫的高手,是鼠疫、天花、梅毒、霍乱、结核、爱滋病的原始宿主,他们到了哪里,哪里的古老民族就会成群结队地灭绝。

科学的进步,使西方人传播病毒的能力大大提高,他们的聪明才智不是用在对付而是用在传播爱滋病的事业上,他们那种畜类特有的淫乱生活,快速扩散精心制造的科学梅毒。他们嫖妓,热衷搜寻东方人里未成年的少女甚至少男!他们用这样的人体美学和科学方法,来传播爱滋病毒,来传播美国式的文明!于是,爱滋病也随着毛人的身体,进入中国,茶毒神州。怪不得连共产党领袖也要姓毛!陕北老农的大救星也要姓毛!!中国已经开始成为西方病魔的淫乐对象。而那些喜爱美国生活方式的支那男女们,正是为毛人的病魔服务的巫。他她通过死神的掌声,和毛人拥抱接吻,乱中华、害中华,售其奸。中国,恢复最古老的宫刑,对这群坏东西实施净身!

中国要彻底铲除“毛----泽----东----”的汉奸余毒!

 

三,恶魔的微笑

 

恶魔先生正露出他特有的一绽微笑,步步逼近中国!

由于“毛泽东”一类崇洋媚外狗男女的仲介淫媒,中国即将拥有一亿爱滋病人!似乎,不是恶魔在捕捉中国,反倒象是中国自己淫奔上去,兴高采烈地接受那些畜生的亲吻与拥抱!

“毛泽东”等瘟疫先生的微笑终于展开为哈哈大笑?随着他的笑声,中国颓然倒在他的脚下,胡言乱语,昏厥并僵直……中国再度沦为畜生的妓院和赛马场,这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

难怪邓小平虽然恨恶毛泽东其人,却死死不肯批判“毛泽东思想”,因为他也是崇洋媚外的仲介淫媒,干着“毛泽东”一样的勾当!

一切征兆无不显示,中国正被“毛泽东”推向万劫不复的悬崖。再持续的动机,也不足以使这场没有基础的“长征”延续下去。再强大的动力,也不足以使没有翅膀的动物凭空飞跃。再敏锐的眼睛,也无法为悬崖上的行者找到道路--除非,他学会向后转的智慧!

中国从悬崖栽落,落入取死的龙潭,甚至撞在尖利的岩石,残肢断体将会飞溅谷底,不见天日。中国共产党,象一个老巫婆骑在施了魔法的勇士身上,骑在施了咒语的中国身上,强令中国朝背反的方向前迸,不得休息。她用咒语强迫勇士,管她叫“妈妈”,她的咒语,就是毛人炮制的马列主义。“毛泽东”不惜用刀插在勇士背上,鲜血直流,映照她的笑容。 “毛泽东”的刀,是用坦克做的。这个奴隶集团,满脸皱纹,牙齿脱落,但却梦想永远扼制华夏勇士。这个妖婆对中国来说,代表外来的、异己的力量,她是西方的梅毒,在中国身上长出的毒瘤!她对中国越是蛮横无理、凭恃暴力,中国就会在社会瘟疫的道路上冲得越远。

恶魔“毛泽东”的微笑说,是的。这瘟疫本身就是最好的解决!

医治瘟疫,从来没有成功过。因为瘟疫是在实现生态平衡。它淘汰劣者,犒劳优者。任何个人、集团,都不能阻其声势。恶魔的微笑说,是的,可以预防的瘟疫并不是真的!可以延缓的瘟疫并不是真的!真的瘟疫,无从预知其病原体,只有在死伤狼藉之后,人们才对它有所认识,因为知道了它的厉害!

“毛----泽---东”万----碎!万----万----碎!

 

四, 中国瘟疫的泛宇宙性

 

中国瘟疫是世界瘟疫的一部分。

正如“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

中国瘟疫的病原是外来的、进口的。但是,中国的瘟疫又将加重世界的病,并使那该死的瘟疫制造商命归黄泉!

他们的天堂就是他们的地狱,而他们的地狱就是他们的天堂!这就是毛人的辩证逻辑!是的。中国的瘟疫将超过中国的疆域,将无情黑手,伸入始作桶者的黑心肠,断其子孙?那时侯,每一个朝不保夕的恶棍都会念念有词,“凡是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瘟疫为其形影不离的伴侣……”中国从世界革命的中心变为世界瘟疫的策源地!

在那美妙的一天,生命界的一切成员,都将感染并相互传染!玄秘的复仇机理,将把鸡瘟也传给人类,就象鼠疫曾使大量的 “无辜者”死去?即将消失的天花之类,也将通过一只青蛙获得复兴,再度昌盛,把大多数白的人脸,变成麻树皮!不仅人类彼此,而且是哺乳类、爬行类、两栖类、无脊椎类,连植物、浮游物、真菌类,都在互相传染?生命共同体,将成为一个同归于尽的瘟病大家庭!它还悍然侵入其它存在物,木质、石质、气体、金属,它以万物公敌自居,并自豪。

史无前例的剧毒,是它的资本,不可思议的魔性,是它的精神。中国应有尽有的一切--旱涝相间的土地、疏疏落落的森林、浑浊的河流、颓废的山岳、昏暗的城市、凋敝的农村、破产的工厂甚至连街道、房屋、家具、日用品--都将成为恶魔的战利品、恭顺的奴仆。它操纵中国,全面错乱、全面革新……

未来中国,将是这样一个“自动化国家”!貌似坚固的房子,自动倒下压死里面的居民。锤子自动逆转,敲碎使用者的脑袋。汽车莫名其妙失去控制,自动跃入河流;高压电线自动断裂。道路自动开裂,颠覆行驶中的车辆。桥梁跳荡,锅炉飞腾,武器库自动开启,枪炮齐鸣。荒诞成为原则,灾难成为正常,万事万物都中邪,跳出物性束缚。瘟疫之国正在发出它嚣张、畅快的咆哮!善意的瘟神和慈祥的死神,正以矫健的步调,跳起他们的白衣虹霓舞!

中国,已在一百五十年的外部侵犯、内部残杀和分崩离析中,衰弱颓废到这种地步,以致根本没有抵抗的意愿,更何况力量?相反,他们像欢迎大救星毛泽东(西方毛人的代理人)一样,欢迎举世无双的瘟疫,还念念有词地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们热切欢迎瘟疫所体现的机会均等!他们称此为“大自然的正义”。他们把致病的病原体,封为“西方的真理”!

 

五,瘟疫是还债

 

一切都病了。

一切都是病的。

万物都将在摆脱不掉的病中,孱弱、憔悴、亏损、陨灭……面黄肌瘦的菜色笼罩中国,仿佛国色天香!不是食物匮乏引起的。这是世界病,中国的世界病。致命的传染导向致命的死亡,不是个体的死亡,而是一个世界的消失,一种生命类型的末日。一幅新的图画展现在残留的世人面前,堂堂中国己经不再是一个“病梅之国”,而是“万物皆病” 的人间地狱!

一个人人患有鸡瘟的奇妙新世界!古老的鸡瘟正是现代的爱滋病容!

看!圣贤豪杰们无不服膺的中华文明,也被超级病毒施与致命一击!瘟疫过后的中国,将不再有中国文化,不再有历史传统,一切过去的资源,都转化成为虎作伥的帮凶!在中国历史上一切最恐怖、残暴、卑劣、肆无忌惮的故事,在现代化的技术手段的辅佐下,达到使古代暴君也自叹弗如的地步!

“中国的尸解过程”,不仅将肆其茶毒于中华大地,且以不可洗涤的污染,投影于整个地球!全世界将没有一块绿洲,可以逃避这场中华浩劫的火烧联营!

当此绝路临近的时刻,让我们学会“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吧!瘟疫是还债。是优者取代劣者的天赐时刻,是调整社会关系的良机…… 瘟疫是还原。是达到本来不可能达到的社会隔离、种族精华的审判。瘟疫是还愿。它加害于无辜的害虫,并使抗病的使者脱颖而出。…… 蚂蚁的事后聪明对此只能说,“瘟疫是神灵对人类的亲吻。而谴责瘟疫,就是谴责至高的意志;阻碍瘟疫,就是阻碍上帝的意志。”

是的,让一切有灵魂的东西,为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做一番沉思、反省、忏悔或诸如此类吧!我们留给子孙的,除了尸体和废墟外,还有什么?如果,我们还能留下哪怕一个子孙的话!

正如我们的祖宗八辈留下的光辉遗产,现在除了腐化堕落、罪恶昭彰的劣迹外,已经一无所有!所以历史的报应是盲目的。刻入骨髓的虚无,江流入海般风行,这宿命论,将是服务于迫切的、大难临头的现实需要!

只有虚无,才能面对灭顶之灾!

例如,在瘟疫袭击下,最好的防卫就是听天由命;最好的医治,就是等待结局!我们当代一切困境的最佳出路,就是尽快还债,正如几乎一切古老哲学一再告诉我们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