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中国家庭教会牧师王怡:从公知到基督徒
2020年01月06日 基督精兵 ⁄ 共 173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69 views+

A believer reads the bible during mass at St. Joseph"s Church, a government-sanctioned Catholic church, in Beijing, China, October 1, 2018. REUTERS/Thomas Peter图片版权 Reuters

45岁的王怡,当年是研究宪政的青年学者,曾因以犀利的文笔针砭时弊,被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2018年12月,中国大陆又传出家庭教会遭遇当局大规模打压的消息。这一次遭受冲击的,是在四川成都的“秋雨之福”圣约教会。

来自社交媒体的消息称,教会主任牧师王怡被抓捕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他教会成员被拘捕的罪名包括涉嫌“网络寻衅滋事”、“非法经营”、“非法出版”等。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新闻也报道了“秋雨之福”教会的基督徒被当局拘押,以及当局拘押王怡牧师的罪名。

这是继今年10月查封北京锡安教会之后,中国当局对独立于政府的家庭教会采取的又一次大规模行动。

青年学者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主任牧师王怡,1973年出生于四川,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后任教于成都大学。

青年时代的王怡,曾创立主持宪政网络论坛,研究中国宪政转型。由于经常发表文章政论文章,2004年曾被中国当时以敢言著称的南方系媒体《南方人物周刊》评为“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在这份名单中,有曾经任职《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卢跃刚、中国经济学者茅于轼、著名律师张思之,政治学学者刘军宁、朱学勤、徐友渔、诗人北岛、摇滚歌手崔健,《财经》杂志创办人胡舒立,法律学者贺卫方等。

在介绍王怡时,《南方人物周刊》称他为“第一个从互联网走进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记者何三畏曾这样描述30岁出头的王怡:“这个生于七十年代的年轻人的尖锐而沉稳的思想,坚定而机智的表达,令人们眼前一亮。”

“他的名声迅速溢出网外,溢出年轻人的群体,受到思想界的器重。”

北京地下教会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一家非官方教会在举行宗教活动

基督徒

2005年,中国出现很多知识分子皈依基督教的趋势,王怡也成为基督徒。

2006年,他在接受香港《开放》杂志采访时,透露他成为基督徒与两个地下教会受到当局迫害的案件有很大关系:一个是华南教会案,另一个是北京家庭教会牧师蔡卓华印圣经的案子。

他说:“我相信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值得一生去追求,是善和公义,但这个公义和善不是从我内心流露出来的,我不可能是个源头,我只能去接受他,用一种卑谦的心去领受他。这样我就慢慢接受基督教的信仰,接受在基督里面的爱和公义。”

“秋雨之福”教会,在2005年创办之初,只是王怡与太太蒋蓉开办的基督徒家庭聚会。2008年“秋雨之福”教会正式成立,到2017年,“秋雨之福”教会已经发展出两间独立堂会,信徒据报有500人。

2006年5月,王怡曾与中国作家余杰和人权律师李柏光到美国白宫会见时任美国总统小乔治布什。

2018年,余杰入籍美国,李柏光2月突然去世,如今王怡被捕。

李柏光图片版权 Zhao Guojun
Image caption 2月26日,人权组织对话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牧师在推特上称,当日凌晨,中国维权律师李柏光在南京解放军81医院突然因肝病死亡,终年49岁。

王怡被羁押超过48小时后,网络上出现了一封据称是王怡撰写的公开信《我的声明——信仰上的抗命》。

他在信中写道:“中共政权对教会的逼迫是极其邪恶的犯罪行为。作为基督教会的牧师,我必须对这样的罪恶发出严厉和公开的责备。”

他表示,他个人和教会的非暴力抗命行动,并非任何意义上的维权行为或公民不服从的政治行动。

“作为牧师,我唯一关心的,乃是信仰上的抗命,所带来的对罪恶人性的震动,和对基督十字架的见证。”

据报道,对“秋雨之福”教会的突袭发生在12月9日晚到10日晨,恰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之前。而几乎同一天爆出的华为高管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的消息吸引了绝大多数中国和国际媒体中国报道的目光。

在中美贸易冲突逐渐显露政治底牌的背景下,选在“国际人权日”对王怡这样一位有影响的公众人物及其领导的家庭教会采取行动, 应当不会是中国“有关部门”低水平的“误判”。其意味与几年前浙江等地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运动式整治大不相同,最终王怡牧师和“秋雨之福”主要领导人的命运也因此更值得关注。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