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圣诞节是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纪念日
2019年12月30日 圣灵感动 ⁄ 共 448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78 views+

谢选骏:圣诞节是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纪念日

《中国严管基督徒举办圣诞聚会 参加仪式教友须凭票入场》(2019年12月25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要求,今年所有大城市教堂的平安夜子夜弥撒,全凭票入场,只对教友开放,严控人流。而昆明有一物业管理公司向商户发出禁止庆祝圣诞节的通知。

今年的圣诞节期间,中国家庭教会遭遇比去年更加严厉的限制,广东、山东、河南及四川等地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披露当地信徒禁止他们庆祝圣诞节,市面上,连往年随处可见的圣诞树都没有了。

周二(24日)平安夜当天,中国广东、山东、云南、四川、贵州等地的家庭教会信徒对本台记者抱怨,在当局严厉禁止下,今年无法进行平安夜聚会,不能过圣诞节。山东一家庭教会的约翰牧师本周二对本台说:「我们都不敢公开聚会了,都被定为非法聚会,说我们没有登记,因为我们不愿意加入三自教会(「自治、自养、自传」)。我们今年的圣诞节都不行,圣诞节不能搞活动。前几天晚上,我们在各个小组内庆祝一下(圣诞节),不像以往我们可以上千人在一起庆祝。」

四川东部一家庭教会李牧师对记者说,公安禁止他们教会过圣诞节:「我们这地方就是不准过圣诞节,全国都一样。」李牧师带领的教会有一千多位信徒,往年的圣诞节,该教会都会举办各类型庆祝活动,但自2017年开始,当局逐步限制该教会的宗教活动,比如只准许信徒在圣诞节前十天聚会,但到今年,该教会的活动被全面禁止。

河南南阳一家庭教会信徒李先生对本台说:「我们这边圣诞节,他们管得比较严。礼拜天(22日)有一些人(宗教局)来要求登记,有人来拍照,我们现在把大教堂关了,组成家庭聚会,不让他们(政府)知道。在小聚会点过圣诞节。我们提前聚会,秘密聚会。市里面的教会管得更严。」

广州广福教会一牧师对本台说,公安不准他们在圣诞节期间聚会,他们会选择其他方式庆祝圣诞节。该牧师还说,最近在各个商场和超市,就连圣诞树及圣诞灯饰都买不到。

基督徒约翰对本台说,山东各店铺也停止出售圣诞节用品:「昨天晚上我还去超市看了一下,确实买不到,他这是要强制驱逐基督教的印记。我们当地的超市,圣诞树都不让卖了,圣诞贺卡都不让卖了。今天晚上是平安夜,青年人都去KTV、酒吧狂欢。实际上,中国老百姓对圣诞节的认识已经根深蒂固了。」

云南省昆明市经济开发区内一大型住宅商业区的物业管理公司近期向当地企业及商户发出通知,禁止庆祝圣诞节。上周二(17日),云南干达盛物业管理公司发出一份通知,声称接派出所通知,圣诞节期间禁止所有一切庆祝活动,包括宣传及相关的装饰品,因此节日不属于中国的传统节日。

贵州省黔西县教育科技局于本周一(23日)下达通知,禁止毕节市的学校、幼儿园以及官办或民办学校过圣诞节,严禁学生到各教堂扮演小天使等角色,并要求家长阻止学生参与圣诞节、平安夜活动。相比去年,中国各地当局从禁止学生过圣诞节,今年就连教会都不准举行庆祝圣诞节活动。据网络消息说,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要求所有大城市的教堂,教友须凭票入场,并严厉控制参与人数。舆论认为当局正在全面消除天主教及基督教在中国的影响力。

《中国多省市要求官员弘扬中华传统节日,抵制圣诞节》(博讯2019年12月25日)报道:

正值圣诞节,在各国洋溢着圣诞气息之时,中国多个省市的地方政府却下达抵制圣诞庆祝活动的要求。

湖南、云南、广东、四川等地纷纷出现此现象。多地官员指出,圣诞节时西方节日,不应该在中国庆祝,同样,要求党员干部带头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与节日,不过“洋节”。

据悉,湖南、云南等地官员在圣诞节来临之前就向当地党员和居民下达通知,要求市民不要追随别人的脚步庆祝西方节日,同时强调大家应重点庆祝春节和中秋节等节日,甚至明令禁止圣诞节期间不得举行公开活动。

以下是湖南衡阳市人民政府12月18日发布通知,以维护交通秩序和治安秩序为由,禁止市民在平安夜和圣诞节期间“占道狂欢”,违者“依法予以强行带离”。通知第五条特别指出,“党员干部要带头弘扬中华文化传统,让不过“洋节”成为自觉行动,带头实施我国传统节日振兴工程,丰富传统节日文化内涵,树立党员干部形象”。另外,有消息称,云南省乾达盛物业管理公司近日发出通知说,接到派出所通知,圣诞节期间禁止一切庆祝活动,因为此节日不属于中国的传统节日。

在广东、河南等地,同样出现基督教会被当局禁止举行大型的圣诞活动,有的甚至被禁止进行平安夜聚会。官方的理由是这些教会没有在政府登记,迫使很多家庭教会只能私下小规模的庆祝。近年来,中国政府抵制圣诞节的举动愈加张扬,不少学校也在明令禁止圣诞节活动;诸多地区的商家和教会被禁止营造圣诞气氛。有网友评论 “坐标在西北某省会城市,家里人去邮局买圣诞贺卡,发现根本没有卖的,如果没记错去年还是有的,由此可见今年力度之大”;还有对此现象表示讽刺,“中共抵触基督教主要倒不是贸易原因,而是因为惧怕基督教的普世价值和人本精神,这些也是西方民主宪政体质的源头,所以一定要在源头就扼杀,完全符合王沪宁意识形态战争的一贯风格。

谢选骏指出:虽然圣诞节并非耶稣基督的诞生日,而是古代太阳神的纪念日,但是我们也可以将之视作“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日”而予以纪念,聊胜于无。因为那就意味着是“圣诞节是基督教生日”了。也可能因此之故,共产党要取缔这一纪念日,迫使废垃纪念第二天的毛泽东的魔鬼诞生日。

《英国禁止圣诞颂歌的那段历史》(BBC 2015年11月10日)报道:

说到革命中表达反抗的歌曲,你会想到什么?是比莉·荷莉戴(Billie Holliday)的《奇异果》(Strange Fruit)?鲍勃·迪伦(Bob Dylan)的《在风中飘荡》(Blowin’ In The Wind)?还是山姆·库克(Sam Cooke)的《变革将至》(A Change is Gonna Come)?我猜卑微的圣诞颂歌的排名大概不会靠前。但是在17世纪中期,在英国内战期间,唱The Holly and the Ivy这样的圣诞节歌曲可能会给你带来大麻烦。当时的议会军领袖奥利弗·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后来他成为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联邦的护国公)以整顿该国的颓废文化为己任。圣诞节和所有的节日装饰首当其冲。

从中世纪至今,圣诞节的庆祝方式基本没有变化:12月25日是纪念耶稣降生的神圣日子,这一天开始,直至1月5日的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节日的快乐气氛一直持续。教堂举行特殊的礼拜,商店的营业时间缩短,人们用冬青树、常春藤和槲寄生装饰自己的家,剧团会表演喜剧(它是现代哑剧的雏形),酒馆里人们纵欲狂欢,亲友团聚享受节日的特别饮食,比如火鸡、圣诞甜果派、乌梅粥和圣诞特别酿制的麦芽酒,大街小巷都唱着圣诞歌曲。

圣诞颂歌数千年前已在欧洲出现,“颂歌”这个词可能来自法语词“carole”,意思是配乐舞蹈。它们最初是用在异教徒冬至日等活动时。后来,早期的基督教徒借用了这一形式:公元129年,罗马主教敕令在罗马的圣诞礼拜中演唱一首名为Angel’s Hymn的颂歌。

到中世纪,圣诞节的十二天里,“祝酒者”会挨家挨户去唱歌,他们有几百首以耶稣降生为主题,以冬青树、常春藤作比的英语颂歌。连亨利八世(1491-1547)也写了一首名为Green Groweth the Holly的颂歌,这首歌的精美手稿现藏于大英图书馆(the British Library)。

“圣诞颂歌”这个表达出现在早期的拉丁语-英语词典中,17世纪的著名抒情诗人罗伯特·赫里克(Robert Herrick)在一首颂歌的开头这样写道:“还有比这更甜美的歌谣吗?”亨利·劳斯(Henry Lawes)的原作配乐很遗憾已经失传,但是约翰·拉特(John Rutter)为这首诗编排了现代的曲调,让它在圣诞节颇受欢迎,这展现了传统的颂歌写作强大的生命力。

对克伦威尔和他的清教徒伙伴来说,圣诞颂歌和其他圣诞节活动不止让人厌恶,更是一种罪恶。根据史料记载,他们认为在12月25日庆祝耶稣的生日带有罗马天主教的色彩,是一种来自罗马天主教铺张浪费的传统,而且没有得到圣经的支持,它会威胁到基督教的核心信仰。他们认为,上帝从未号召人类以这种方式来庆祝耶稣降生。1644年,议会的一项法案禁止了这一节日,1647年,长期议会(Long Parliament)通过了一项条例,确定废除了圣诞节的晚宴。

但是英国男女老少对节日的热情和呼声并未因此而消减。圣诞禁令下达后的近二十年里,每年12月25日,人们还是会偷偷摸摸举行纪念耶稣降生的宗教仪式,并且继续偷偷唱圣诞歌。圣诞颂歌基本上进入了地下状态——不过一些反叛者仍决心坚持大唱颂歌。

1656年12月25日,众议院的一名议员抱怨前一天晚上邻居“为这个愚蠢的日子作准备”而制造的噪音让他一夜未眠。随着1660年英国王室复辟,从1642至1660年之间的立法全部作废,于是圣诞节十二天的宗教活动和世俗活动终于重获自由。

不仅自古以来广为传唱的圣诞颂歌骄傲地幸存了下来,人们还对颂歌燃起了新的热情:18世纪和维多利亚时代是颂歌写作的黄金时代,不少为现代人所喜爱的名曲正是出自那个时代——包括O Come All Ye Faithful 和 God Rest Ye, Merry Gentlemen。

那么,为什么人们要冒险继续唱颂歌呢?毕竟古典音乐界的“纯粹主义者”可能会认为它是一种较低级的艺术形式,在他们眼里媚俗音乐当然不会是“真正的”音乐艺术。但这只是一种文化势利眼。艺术界的一些顶级作曲家,包括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Felix Mendelssohn)和古斯塔夫·霍尔斯特(Gustav Holst)在内,已经开始创作圣诞颂歌(Hark! The Herald Angels Sing 和 In The Bleak Midwinter)。

颂歌既可以感人至深,也可以包含许多复杂的音乐概念,尽管它们的规模比不上管弦交响乐。这些经过时间沉淀的瑰宝通过电影配乐的形式让大众有机会接触到古典音乐,而人们常常以为必须要先获得音乐学位才可以获准进入古典音乐的殿堂。

那么,为什么圣诞颂歌有那么大的力量?剑桥大学克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的音乐指挥家格雷厄姆·罗斯(Graham Ross)所带领的合唱团在节日期间颇受欢迎。他们的圣诞音乐新专辑 Lux de Caelo 探索了传统作品和一些鲜为人知的作品。他指出圣诞节是人们通过音乐重新建立联系的良机。“圣诞颂歌让人们走到一起。一年中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人们放下手上的事情,聚在一起,唱歌过节。合唱著名颂歌在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之间建立了直接的联系,人们放下各自的政治背景,一起享受纯粹的快乐。现在,人们很少有机会做这样的事。”

确实,对世界上的很多人来说,圣诞季通常是他们聆听非流行音乐的唯一固定机会。圣诞节被禁的历史已经过去近四百年了,但是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仍然会欢聚一堂,一起唱歌。

谢选骏指出:禁止圣诞节活动,不仅共产党中国如此,甚至“欧洲基督教国家”也曾如此。其目的无非是为了树立世俗的权威。但是独裁者不懂,自己随时会死,而独裁死后,圣诞庆典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