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2019年12月19日 真光折射 ⁄ 共 292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40 views+

谢选骏: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美国夫妇的“秘密同性恋色情王国”》(BBC 2019年12月15日)报道:

卡伦(Karen)和巴里·梅森夫妇(Barry Mason)的工作显然不在他们的职业规划里,他们甚至都不能公开谈论自己是做什么的。 多年来,这对夫妻经营着洛杉矶最著名的同性恋色情商店,并在美国各地发行成人用品。

表面上看,他们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家庭。卡伦曾是芝加哥和辛辛那提著名报社的记者。巴里曾是电影特效工程师,他参与过的电影包括《星际迷航》和《 2001太空漫游》的制作。他们在一个犹太社区的单身之夜活动上相识,三个孩子会去安息日活动,做祷告,在学校学习刻苦。

在1970年代中期,巴里曾是发明家。他发明了一个肾脏透析机的安全装置。但当时要买他发明的公司提出他无法负担的保险要求,致项目突然下马。整个家庭因此陷入财务困境迫。

巴里为《星际迷航》做电影特效。 那时卡伦在《洛杉矶时报》(LA Times)上看到了一则招聘广告,一份发行色情月刊杂志《好色客》(Hustler)和色情大亨拉里·弗林特(Larry Flynt)生产的其他商品的工作。梅森夫妇从此踏入色情行业。

他们的确是做生意的料。最初几周,卡伦和巴里付出的努力很少但收到5000份订单,他们开车到整个洛杉矶地区送货上门。尽管《好色客》是异性恋色情杂志,但弗林特不久也接手一些倒闭的同性恋色情出版物,这些出版物也成为梅森夫妇业务的一部分。

数年后,当洛杉矶最著名的同性恋色情书店 ——位于西好莱坞的“书圈”(Book Circus)书店老板遭遇财务危机,梅森夫妇恰好有能力买下了它。1982年,卡伦和巴里将其改名为“书的圈子”(Circus of Books),它不只是一家色情商店,还是洛杉矶同性恋社区的据点和聚会场所。

他们给三个孩子:麦卡(Micah),瑞秋(Rachel)和乔什(Josh)严格指示: 来到店里的时候,不得观看或触摸任何产品。也不得向诉朋友说出店铺的名字。卡伦说:“我们压根儿不希望他们知道我们做什么。我们不谈家里的生意。我们有一家书店,这就是我们要人们知道的。”

但这些措施并未完全奏效。长子麦卡偶然发现卡伦汽车后备箱里的色情录像带。实际上,瑞秋14岁仍不知色情为何物时从朋友处了解到了家里的秘密。她很震惊。父亲巴里很悠闲自在,但母亲则非常虔诚和有道德感。瑞秋将父母视为普通的小生意人,有个家庭作坊。瑞秋说:“但于我而言,父母和那些有反文化行为的人截然不同。”乔什补充说:“我们还算是个正常的家庭”,“我们努力成为外人眼里的完美家庭”。

在卡伦和巴里的管理下,书店获得商业成功,不久后他们在该市的银湖(Silverlake)地区开设第二家分店。他们还开始制作同志色情影片,并由杰夫·斯特里克(Jeff Stryker)主演(后来他被称为“色情片的卡里·格兰特”)。与此同时,他们继续自己的色情消费品发行业务,但这几乎引致灾难性后果。

里根总统已明确表示反对色情,并称其为“一种污染”。他命总检察长埃德温·梅斯(Edwin Meese)调查该行业,并于1986年发表了2,000页的《梅斯报告》。与此同时也引入新的起诉策略,这使梅森一家的业务面临压力。此后一段时间内,为了安全起见,分销商只在熟人间兜售。但有一天,一名职员犯了一个错误。一位客户打电话订购了三部电影,并要求寄送到“乔的视频商店”。员工把信息输入商店的数据库并把货寄出。实际上,该名客户是联邦调查局。

商店被搜查的时候,像极了好莱坞的方式。调查人员荷枪实弹冲入店里,梅森夫妇被控在美国非法运输淫秽材料。孩子们当时并不知情。巴里面临五年监禁和重罚。商店似乎也得关门了。不过梅森一家的律师没放弃。他辩称他们受《第一修正案》保护。该修正案保证言论自由,并强调这种严厉的惩罚会对家庭造成严重影响。最终巴里认罪后被释放,不必进监狱,商店保持营业。

在艾滋病时代,卡伦和巴里是模范雇主。巴里会拜访那些生病或临终关怀医院艾滋病患者。患艾滋病的雇员不该工作,不然会失去医疗保险。但卡伦让身体情况好一些的员工偷偷地来上班,多挣点儿钱。她说:“我让他们上班并付给他们现金,这样虽然违法,但让他们保持尊严,因为我一直觉得工作很重要。”许多雇员没有家人关怀,但死后,卡伦和巴里会收到他们家人询问。

尽管他们长期参与洛杉矶的同性恋社区,但在梅森家中从未谈起过性相关的话题。不过私底下,长女瑞秋过上了同志的生活,并在父母不知情时偷偷溜出去。她说:“我去过同性恋俱乐部,我有未成年身份证,所以我可以去看变装秀,对此我感到非常兴奋。”尽管她从未正式出柜,但瑞秋一直都很有艺术范儿和叛逆,因此当她带一个女孩参加高中毕业舞会时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聪颖的小儿子乔什,背负着母亲的所有期望,却因自己内心的秘密而挣扎。乔什说:“我继承了妈妈追求完美的雄心,我想变得完美。”在要返回大学的一天一晚,感觉压力山大: “我刚开始在便利贴上写上‘我是同性恋’。桌上散落着笔和纸。”

此前因为担心会被赶出去,他已做好离家的准备。他说:“我订好了机票。因为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卡伦的回应是,他们将永远在一起。“我说,‘你确定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卡伦说, “就我而言,同志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做好有个同性恋儿子的准备!”

卡伦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伤害了乔什,但她也发现很难与儿子谈他的性取向,因此她决定,自己需要帮助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说:“我需要学习如何做同性恋者的父母。”“我加入了一个名为PFLAG(同性恋者的父母和朋友)的组织。我必须接受它,并承认父母对孩子的期望,更多的是父母的期望而不是孩子的。当涉及到我儿子时,我意识到,我对同性恋者的一些想法需要改变。”后来,巴里和卡伦成了PFLAG的大使:帮其他人了解孩子的性别和性别差异。

大约在本世纪初,互联网广泛普及,作为一家提供顾客社交和特种图书服务的社区类书店,Circus of Books开始走下坡路。两家分店分别在2016年和今年2月关门。“当那家店关门时,人们的反应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走进来,然后泪流满面。我的意思是,人们从前门走进来,我们只在哭泣,”瑞秋说。

许多老顾客和前雇员感到悲哀, 这个曾经唯一一个让他们感到安全的场所,也是洛杉矶同性恋史的一部分就这么消失了。但卡伦说,作为一名老板,日渐萧条业务让她无法提供给员工像过去一样的福利。 她说:“我尽我所能确保他们或是上学深造,被纳入教育计划,或者至少能找一份兼职做。”“关门对我来讲,还过得去。”

谢选骏指出:这对夫妇“美国夫妇”其实是“信奉犹太教的夫妇”——因为他们做安息日礼拜。犹太教对信奉犹太教的人和不信犹太教的人,采取双重标准,因此不爱自己的邻人。在犹太教的定义里,危害犹太教外的人民,不属于犯罪。基督教就是来改变这一恶劣习俗的。其实在旧约的先知书里,已经出现了“外邦人的光”这一概念,开始了对于教内教外一视同仁的“普世主义”的态度了。但是,犹太教最终拒绝了这一改变,并把耶稣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并要自己的子子孙孙与上帝永远为敌了。犹太教徒不爱自己的邻人,所以邻人也没有办法爱他们了。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再守安息日也是没用的,因为他们会利用安息日危害邻人。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