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时薪70余美元难阻大罢工持续 通用汽车被工会逼入死角
2019年10月19日 社会重建 ⁄ 共 518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6 views+

一场约4.8万美国工人参与的罢工已持续一个月,如今终于看到和解的曙光。

美国当地时间15日,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和总裁马克·睿思(Mark Reuss)等通用主要高管首次以谈判代表的身份坐到了谈判桌前,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简称UAW)商议如何解决罢工问题。

早几日,玛丽·博拉就已经和工会代表见面,但当时讨论的目的是重启谈判。

据知情人士透露,经过此次谈判,双方已达成初步协议,UAW针对通用汽车的罢工拉锯战有望在第五个星期结束。

今年9月,UAW与通用汽车为期四年的合同到期,但双方在新合同的就业岗位、工资、医疗保险、临时工等方面分歧较大。从当地时间9月16日0时起,约4.8万名通用汽车的员工开始罢工。

UAW提出,通用汽车在转型过程中必须确保工人就业,同时要求更高的工资、更稳定的工作、更大的利润分成以及更优越的医疗保险等福利。

“我们看到了我们的美国公司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但令人悲伤的是这些收益不会真正的惠及到我们的会员。”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会长Gary Jones这样说。

虽然此次罢工的结果仍未得知,但有美国分析师认为,通用或许还将重演过去的结局,“长期罢工可能会消耗大量现金,并迫使通用汽车屈服。”

工人们关注的是实实在在的眼前利益,而玛丽·博拉则希望能够提升公司的长期利润与盈利能力,以增强周期中抵御不利因素的能力。

玛丽曾在斯坦福大学深造两年,目睹着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浪潮,她直言,“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 网络
但现实也是赤裸的,转型需要足够多的钱,车企却并没有大众想象中那般富有,股东也绝不会让经理人肆意挥霍自己的资本。

可供通用汽车选择的道路并不多,裁员关厂缩减成本,换取足够多的资金筹码,再将这些筹码投入到未来的赌局中,这才是商业的游戏规则。

虽然通用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有一点可以预计,和解之后双方会签署更高福利的合同。

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再过四年新的合同到期,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声势更加浩大的罢工吗?双输的拉锯战

在2018年11月26日,通用汽车就宣布将加速公司的转型进度,并以2015年制定的全面战略为基础,加强发展主营业务,投资未来出行领域,以获得显著的成本效益。

与转型同时出现的,是一串冰冷的数字:暂停北美5家以及其他地区3家工厂的生产,裁员15%,近15000人,到2020年节约成本60亿美元。

研究投资公司CFRA Research的高级股票分析师加勒特·尼尔森(Garrett Nelson)看来,“这些工厂已经有多年来一直在跛行”,它们主要生产小型轿车和其他车辆,大多是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的轿车型号,而近年来北美消费者对于这些车型的需求一直在下降。

玛丽·博拉也直言,公司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接近通用汽车的人士对出行一客表示,“如今通用处于转型期,更多的资金是要被用来布局未来的技术,比如电动化、出行和自动驾驶等。”

但这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并接受的,通用的做法遭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以及多家工会的强烈抗议。

而那些事关切身利益的工人尤其抗议。

“我为这家公司搬了两次家,他们就这样做了。这太可怕了,“一名含泪的工人在去年离开工厂时这样告诉CBC电视台。

工会也在向通用施压,加拿大全国工会主席杰里·迪亚斯(Jerry Dias)去年在奥沙瓦的发布会上直言:“我们不会不战斗就离开。”

转型计划推出将满300天的前夕,战斗打响真正的了第一枪。

2019年9月16日,UAW组织美国地区的通用汽车工人罢工。谁也没想到,这次罢工将成为一场长达月余的拉锯战。

9月15日,UAW正式罢工前,通用曾提出过一则安置方案,通用表示可以在未来四年内提供5400个工作岗位,并在美国进行70亿美元的投资,包括电池制造厂商的合资合作等。

但结果也是明确的,这个方案遭到了拒绝。次日凌晨,罢工开始。

罢工期间,UAW每周给每个工人发放250美元的生活费,但这与正常工作时的收入相去甚远。一名典型通用汽车工人的平均年薪在6.5万美元,以每年52周计,工人平均周薪可达1250美元,UAW发放的生活费仅为原来的五分之一。

一段时间过后,工人们熬不下去了,于是UAW将每周的“罢工补贴”提高了25美金。

25美金,倒不如说是望梅止渴。

一位从事35年汽车装配工作的女性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有5个孩子,每周250美元的生活费难以为继,她已经准备从退休账户里面取款应急。据《芝加哥论坛报》评估,截止本月15日,罢工工人每人至少损失了3800美元。另据美国汽车研究中心的数据,工会已支付工人罢工的薪酬约4800万美元。

当然通用汽车的日子也很煎熬。多家分析师测算,罢工给通用带来的损失将达到20亿美元。美国银行分析师约翰·墨菲(John Murphy)认为,由于美国各地的工厂闲置,停产蔓延到墨西哥和加拿大,该汽车制造商每天要损失约1亿美元的息税前利润。

在墨菲看来,“长期罢工可能会消耗大量现金,并使通用汽车屈服。”

“屈服”对于坚决捍卫通用利益的玛丽·博拉来说是一个不太能接受的词,但权衡之下,通用还是选择了逐渐妥协。

10月12日,CNBC报道称,通用将其承诺投资美国工厂的金额提高到90亿美元,其中77亿美元为通用“直接投资”,玛丽·博拉也开始参与其中。

终于在罢工一个月后,随着玛丽·博拉等高管坐到谈判桌前,劳资双方达成了初步协议,消息人士透露,预计将在第五周结束罢工。“第三者”UAW

从去年转型计划的情绪酝酿,到今年9月合同到期,UAW领导的这场罢工并非偶然,而是“蓄谋已久”或是“早有预料”。

涨薪不成、新谈判不和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外部环境的复杂化使得通用采取收缩政策,雇主选择了投资符合更长远利益的方向,而不是与雇员进行公平的金钱分享。

这是美国劳工协会的看法,也是UAW相关负责人对外的一致说辞。正如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会长Gary Jones所言,“我们看到了我们的美国公司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但令人悲伤的是这些收益不会真正的惠及到我们的会员。”

UAW成立于1935年5月,由美国劳工联合会(AFL)主持,经过多年的劳工联合会鼓动,在密歇根州底特律成立,目前在600多个地方工会中拥有超过391,000名活跃成员和580,000多名退休成员,并与约1,600名雇主持有1,150张合同。

它和通用的渊源也同样久远,最早可以追溯到1936年。

1936年,密歇根州弗林特的工人占领了通用一家重要工厂两个多月,他们将通用汽车的产量从12月的50,000辆减至2月的125辆。一切结束之后,工会成员获得了5%的加薪并允许在饭厅里讲话。

1970年、1998年和2007年的UAW针对通用汽车罢工更是持续时间长、损失严重。

▲ 2007年,通用汽车员工举行罢工,数条生产线被迫关闭 / 网络
1998年通用汽车属下两个部件厂罢工54天,造成22亿美元损失;2007年通用公司员工全国大罢工,30个分厂停工,造成28亿美元损失。尽管罢工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但结果都是以通用的妥协和UAW的胜利为句点,工人则最终获得了更多的薪酬和福利。

在通用和工人之间,UAW就像个强硬的“第三者”,潜藏着巨大的威胁。因为它时不时就可能组织罢工,逼迫企业让步,让工人拿到更高福利和工薪而使得车企面临举步维艰的处境。

美国研究工会问题的一位专家曾一针见血指出,“工会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工薪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中抽出来,使之不受有竞争的市场决定。”

正是由于UAW的存在,美国通用汽车的熟练工人的工资才能达到如今的70美元以上,其生产出来每辆车的劳工福利成本高达约为1500美元,而日本企业的仅为200美元。

其实早在工会之初,UAW是扮演着“救世主”的良好形象,它的基本作用是保护工人权益,建立普通工人的福利体系,以为汽车工人获得高薪和退休金而闻名,是连接工人和车企的重要纽带。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环境的变化,美国的工会逐渐演变成了一股破坏市场经济的强大力量,成为了采取罢工等极端手段获取利益的机构。

2007年的汽车工人大罢工和同年8月9日开始浮现的金融危机,成了压垮美国汽车三巨头的最后一根稻草。

回顾过往,UAW经历了最好的时代,彼时,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成为全球出名的大汽车制造商,代表着美国的汽车工业,总部所在的底特律也被称为“汽车之城”。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外国车企在美国冲击本土车企,UAW也亲自目睹了克莱斯勒的破产、底特律的衰败,但他们并不会反思,自己也是葬送美国汽车市场鼎盛时代的推手。

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看来,美国工会已经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

“UAW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制造业。”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如此怒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通用错了吗?

工人们关注的是实实在在的眼前利益,稳定的岗位、更高的薪水、更多的福利等等。而作为一家百年车企的董事长兼CEO,玛丽·博拉是要让通用这艘巨舰继续航行百年。

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等浪潮下,谷歌、滴滴、特斯拉等不同赛道、各个行业的对手正在涌入战场,车企停步意味着淘汰,或者沦为领跑者的附庸。福特、通用这些传统霸主希望更有尊严的活下去,必须变革。

对此,在斯坦福大学深造两年,烙下硅谷基因的玛丽·博拉深知其中的挑战,直言,“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通用在2008年破产过一次,今年大裁员,可能会再来一次(破产)。”一位中国车联网独角兽公司的高层人士对出行一客的表述,代表了一部分市场观点,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车企造成的重创似乎再次袭来。

与2008年前后的危机不同,当时福特拼尽全力是为了让公司生存下来,福特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兼全球市场总裁吉姆·法利(Jim Farley)告诉出行一客,“现在福特更多是考虑如何进行更好的投资,‘赌本’比当时更高,但机遇也更多。”

同样的答案,也适用在通用汽车身上,2008年是生死危机,目前是转型的赌局。

如玛丽·博拉所言,“我们必须始终基于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制定成功的长远发展计划。”

“设计、制造、销售汽车这项主营业务对我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必须要把传统业务做好,才有能力去投资新的业务机会。” 通用汽车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Matt Tsien)对出行一客表示。

去年重组调整中,先是加强发展主营业务,再是投资未来出行领域,同时“产品”仍是通用提到最多的,但是“未来,下一代电气化驱动架构将成为通用汽车投资的重点。”

在另一方面,自动驾驶的布局进程也在加速。

2018年11月30日,通用汽车宣布任通用汽车总裁命丹•阿曼(Dan Ammann)为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Cruise的首席执行官。作为通用汽车总裁,阿曼主管全球业务,在2016年主导了Cruise项目收购并负责实现Cruise与通用汽车的协同发展。

在2019年一季报中,Cruise项目首次在财报中产生营收,达2500万美元。同时, Cruise在今年5月8日获得的最新一笔融资。普信 (T. Rowe Price Associates, Inc.)旗下基金和客户在内的机构投资者,以及通用汽车、软银愿景基金和本田汽车等Cruise现有合作伙伴参与了本轮投资,该公司估值上升至190亿美元。

但就在4月下旬,Waymo首席执行官约翰·克拉夫茨克(John Krafcik)在博客中表示,他所在的这家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企业将会和American Axle & Manufacturing(AAM)公司合作,对一间位于底特律的汽车工厂进行改造,麦格纳将在此为其规模化改装并生产L4级别的无人车。

在这个制造基地仅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就是Hamtramck工厂,一家在去年被通用汽车宣布即将关闭的组装厂。

谷歌们的威胁不得不让玛丽·博拉让通用加速转型。

只不过,风险并不完全是全都来自外部环境与市场,再次与10多年前的金融危机比较,与当时类似的是,此次更直接和猛烈的危机是UAW领导的罢工。

工人当然有权维护自己的利益,但UAW的过度贪婪或许是再一次的竭泽而渔。

美国密歇根州汽车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通用汽车工人的时薪(包括福利在内)为70美元-78美元,比丰田和本田等日企美国工厂的人力成本高出近30美元。美国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通用每辆车上分担的员工医疗保险成本为1500美元,大众为418美元,丰田为97美元。

一位通用内部人士告诉出行一客记者,公司现在有资金和能力进行转型,同时也会遇到阵痛和来自员工与政府的阻力,但是“通用没有踌躇不前,而是着眼未来,迎接挑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