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2019年09月13日 思想评论, 新闻频道 ⁄ 共 146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62 views+

 为什么硬要给黄之峰披上港独外衣
黄之峰在柏林洪堡大学发表演讲 路透社

(法广RFI安德烈)22岁的香港青年领袖黄之峰目前正在欧美访问,他力图向世界解释香港人为什么反抗。北京把黄之峰访问德国称之为“窜访”,这是与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一样的“待遇”。

然而黄之峰这次在德国对此彻底予以澄清,他在媒体采访中明确表示:“我们高度认识到,香港是由中国统治,也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黄之峰不接受中国送给他的那顶“分裂分子”的帽子,他所要的,与香港示威者所要的一样,就是要求北京当局落实北京在奠定香港一国两制基础的『中英联合声明』里所承诺的普选,“真正的民主的普选”。

黄之峰说:“部分人士认为我是分裂分子。但让我说清楚:香港正在寻求选举制度改革。我们只希望选出自己的政府。我们只希望选出香港行政长官”。他说的这些正是将近百日以来香港街头的基本诉求。他对他的欧美之行有很清楚的表述:“我们不是寻求任何世界领袖或任何国家干预香港进程,但自由世界必须支持香港民主化”。

黄之峰是从“雨伞运动”时期出名的,他那时的主张就是真普选,现在也还是主张真普选,这些资料都是公开的,可查的。对于黄之峰一贯表明的立场,北京视而不见。这一次,当黄之峰在德国面对众多媒体再度对世界表明立场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公众号“侠客岛”还煞有介事地警告:“别信他变了主张,避谈港独只是一种狡猾的策略而已”。最后还咒骂说:“苍蝇就是苍蝇,叮不死大象”。人民日报为什么非要黄之峰当“港独”才后快?有人分析不这样党媒无法自圆其说。“只能这样说了,这样墙内的就很好接受了。如果说他要求民主自由,可怎么好?”

给人的感觉倒是北京不希望或者害怕黄之峰这样一个极有代表性的香港青年在世界上为香港的生存游说,在一个世界场合公开辟谣,并且声明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好像只有认定存在着这么一个港独头目,北京才有足够的理由把香港百万人的反送中游行说成是一场“暴力”,以此引发被信息封锁的中国内地人民的“同仇敌忾”。如果说明了香港示威者的最终要求,就是要北京承诺,把选举权交给香港人民,北京似乎有点不好交代?。北京不会承认香港这场由反送中引发的规模巨大的民主运动,并非是它所认定的少数人“煽动”,而是北京多年打压、最终引爆香港无数民众起身反抗的人民运动。

有分析认为,北京害怕的是黄之峰、何韵诗他们正在向世界传达着一个真实的香港的声音,这个声音其实就是自由的声音。黄之峰在德国议会为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人士举行的纪念活动中说:“我们现在处于自由世界和中国专制之间。如果我们在新冷战时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现在香港是两个对立意识形态的战场:自由,民主和人权对抗压制基本权利的专制制度。”黄之峰们所表达的,其实也是香港街头成千上万示威者所表达的,就是害怕失去自由。害怕被专制制度吞没,就是要剥开皇帝的新衣。

有网民发推评论,扣帽子搅浑水,打宣传战的招数太过下三滥。当局解决不了香港问题,只好塑造一个人民公敌”。

还有网民评论:以前毛泽东时代给人栽罪名说你是反革命,这个帽子好用。现在要打击你你就是某某独,港独态度澳独藏独疆独蒙独。还有网民认为:贴上港独标签才容易推销对立情绪,发动无知群众是中国惯用伎俩。

短短几年,香港青年一代普遍变成异议人士,到底是谁的过错?有网民问:“按照北京的说法,黄之峰是港独,香港上过街示威的都算港独了?”问题是,这样有助于解决香港危机吗?

 

谢选骏指出: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病毒还能消灭人类呢!不信看看马克思主义害死了多少人。“香港独立”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魔咒下独立出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