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一个男留学生配三个学妹 共产党大学自我作贱的原因是什么?
2019年07月14日 思想评论 ⁄ 共 273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67 views+

 

现在山东大学成了网红。因为有微博爆出该大学“1个留学生配3个学伴,学伴以女生为主”消息,引发舆论激烈争议。7月7日,山东大学国际事务部作出说明,称“学伴”活动,合法且正当;中外学生“学伴”活动是为促进学生学习;这一活动并非山东大学独有,南京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哈工大都举办过类似项目;把山东大学“学伴”活动拿出来炒作,是“别有用心”,不排除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背后有“操纵”可能。山东大学这说明一出,不仅没有平息舆论,相反火上浇油,掀起了更大的舆论浪潮。

有人认为“学伴”制度对学生交流有益无害,有的则质疑同学联谊为何要由学校组织?有的则谴责学校“拉皮条”。一位名叫韩春丽的山大校友以个人在大二曾作学伴的经历说明:她与外国留学生相处很好,彼此的外语水平都有大幅度提高。“但如果你非要把‘学伴’等同于‘性伴’,那就是你很滑稽了,你曲解和侮辱了孔孟之乡的热情”。新浪微博网民于洋则批评道:“真搞不懂,某些大学把那些未谙人事,甚至可能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小女生介绍给外国男性留学生当学伴,究竟意欲何为?”更有网友赋诗道:齐鲁本是孔孟乡,儒家礼仪流远长,大学应授文武艺,如今却成风月场,山大美名全国扬,历史悠久渊源长,今朝校长成老鸨,亲指三女配一洋。

目前,争议不仅没有停止,而且也延伸到留学生超国民待遇和留学教育大跃进问题上。有网友指出,中国对外国留学生采取超国民待遇。2019年教育部预算:中国政府奖学金预算39.2亿,增长18.1%。中国政府奖学金标准每人每年5.92-9.98万人民币,远高于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8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而中国本国大学生的奖学金自2007年才开始实施,每年奖励的在校本专科学生仅仅是5万名,奖励标准为每人每年8000元,是外国留学生的十分之一左右。教育部统计,2017年共有48.92万名外国留学生在中国高校学习,增速连续两年在10%以上。这些留学生来自204个国家和地区,前10位生源国依次为巴基斯坦、印度、印尼、哈萨克斯坦和一些非洲国家。下面,我就山东大学为留学生配学妹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大学不应介入中外学生交流

我不赞成对该项活动的污名化批评,如拉皮条、崇洋媚外等,校方本希望加强学生交流,帮助留学生解决语言、生活和学习困难。但问题在于校方不应该参与到学生交往中去。外国留学生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家,自然会遇到诸多困难,如同中国留学生一样。外国留学生可以通过学生自治团体、学校社交媒体、各种学术和娱乐圈去结交朋友,寻求帮助,并在这个过程去了解和适应中国文化。但学校官方介入,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即为什么外国留学生配学伴,中国学生就不配学伴呢?如果在学伴与留学生发生矛盾、纠纷甚至刑事案件,学校作为组织方就难以处理。我曾在美国两所大学作访问学者,就从未听说配学伴的事,学校不会介入学生间的互动交流,但会组织各种party活动为学生提供联谊机会。山东大学为留学生配学伴事件,无论动机如何,都应该立即停止。

第二,中国大学行政化,留学教育大跃进

如果我们把配学伴事件仅仅看成山东大学“无事生非”就简单化了,其实,它的背后是大学利益的博弈和中国留学教育的大跃进。中国大学想要从教育部拿到更多经费,就得打破头挤进“985”、“211”、“双一流”队伍。而要想挤进这些名单或者在“双一流”等指标体系中不掉队,保持学校的排名和江湖地位,就一定要大力实施国际化。“国际化”是一个重要的考核标准。而留学生占学生总数的比重,是衡量国际化的一个核心指标,于是学校就一定要多吸引外国学生来本校读书,尤其是念学位的长期项目。在利益和行政的驱动下,中国的大学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为了得到更多的生源,就得在宣传上下功夫,配学伴无疑是吸引外国留学生眼球的。

据教育部2010年印发的《留学中国计划》,到2020年,全年在内地高校及中小学校就读的外国留学人员要达到50万人次,其中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留学生要达到15万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留学生输入国,没有真正转化为对国外一流生源的吸引力。据统计,中国留学生中,亚洲学生战59.95%,非洲学生占16.57%。为尽快提升来华留学生数量,中国教育部采取了多种措施,如高额奖学金、强化对留学生数量的考核、灵活的录取标准等等。所以,山东大学配学伴之举,我们就不难理解了。未来说不定还会出现给留学生配按摩师和厨师,您也不要吃惊,这就叫一切都有可能。

中国大学的行政化,必然使其官场化和成为腐败横行的温床。中国高校的学术腐败早已闻名于世,学术造假、师生淫乱、买卖学位等。中国还出现一个奇葩的高官博士群体,初高中博士层出不穷,贻笑大方。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就会出现一大批不懂中文的中国“黑博士”群体,成为世界教育奇观。

第三,中国大学应如何走出“配学伴”的困境?

我的看法很简单,那就是尊重教育的规律,实行大学自治。作家红拂在她的文章中指出:大学之大,有容乃大,这个有容,指的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博大胸怀,唯以此博大胸怀治学治校,才能唤醒灵魂、孕育学术,如果反其道行之,狗苟蝇营,只能扼杀灵魂、孕育不学无术。大学之大,也在责任之大。大学的责任,是为社会贡献价值观与知识体系皆优的人才。大学的责任,是以己荣辱系国家兴衰。昔日蔡元培的北大、司徒雷登的燕大,绝不会给哪个洋学生配学伴,今日别说哈佛、牛津,即便是内罗毕大学,中国学生未必能有奖学金,更不可能有所谓学伴。我们的大学,却为了眼前利益,自砸学术门槛,更自砸良知门槛,拿自家学生当贡品,一脸谄媚,一脸丑不堪言的功利。丢人现眼丢到了五大洲七大洋不说,更不可饶恕的罪是以谄媚和功利聚天下英才而毁之,让国之栋梁学会急功近利,为功利不惜出卖肉体乃至灵魂。从而引领全社会的急功近利风潮,摧毁全民族的价值体系。为什么日本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十八年拿了十八个诺贝尔奖?因为人家的大学有容尽责而不功利。人家的大学不给达官贵人卖文凭、送文凭,更不会为了利益拉皮条,拿学生作贡品。人家的大学把教育当作灵魂工程,不惜以生命守护学术尊严。可我们呢,山东大学学伴丑闻曝光后,别说没人谢罪,人家还祭出一份说明,反咬所有瓜友一口,把大家基于常人良知而起的义愤,污名化为“别有用心”,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其无赖叫人为之脸红,其恶毒叫人遍体生寒。这样的大学,拿什么唤醒灵魂,这样的大学,拿什么引领民族上升?叫人忍不住要问,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我们的大学由“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和“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堕落成今天的猥琐无赖的模样?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