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五具遗体摆课桌: 吴仁华书写的六四真相
2019年07月11日 新闻频道 ⁄ 共 155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77 views+

吴仁华(右一)在中正纪念堂六四摄影展前的自由论坛发表演讲 (记者黄春梅摄)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现在是八九民运研究权威之一的吴仁华,27日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六四摄影展场的自由论坛上发表演讲,回顾了他亲身经历的北京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事件。他说,五具遗体被放在政法大学课桌上,让他永生难忘。

吴仁华:“那个场面我想我不会忘记,我当天上午十点钟回到政法大学的时候,一进校门就看到五具六部口坦克事件死难学生遗体,已经被北京的运输个体户,运到学校摆在教学大楼前的课桌上。当时我就带领从广场上回来的20多个学生,跪在那五具遗体前,看着那些鲜血淋淋的遗体,一边痛哭、一边我心里就反覆地有个声音(在说),永不遗忘、永不遗忘、永不遗忘!”

三十年过去,回忆起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那一幕,吴仁华人、事、时、地、物,深刻印在脑子里。他说,清晨他随着最后撤出的学生队伍走到六部口,突然,天津警备区坦克第一师的三辆坦克,从后面一面发射军用毒气弹,另一方面快速从背后追赶学生队伍,其中一辆编号106的坦克,掉头直接从背后冲进学生队伍,令吴仁华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北京航空学院博士生跟另一同校的硕士生王宽宝两个人推着车随着队伍走,没想到坦克会从背后快速追轧当场死亡。

吴仁华:“为什么我记得他呢?当时他的衣服口袋里,有一张全家福就是他跟妻子的合照,后面有写着他的名字,所以我记得这位博士生,名字始终记得叫林仁富。”

坦克不是六四屠杀唯一的杀人武器,他说,更狰狞的是那些杀红眼的军官与士兵,以非常残酷的方式,对学生身上补刀、补枪。

吴仁华:“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吴国锋当时已经身中三枪倒地,然后一个戒严部队的军官用手枪在他头部补了一枪,然后又一个戒严部队的士兵捅入他的下腹部,还使劲往下拉,造成伤口七八公分长,非常可怕!这种杀人方式非常残暴的。”

吴仁华说,他学国学,24史记载不少历代血腥的篇章,但对他而言这些只是文字的书写;但是,六部口事件,对他是活生生、血淋淋的记忆,当他看着坦克碾压学生的身体,他才深刻体会什么叫“血腥”,这是他后来记录六四镇压史实最大的动力。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事件,造成11名学生死亡,多人残废,包括后来来到美国一直活跃在民运活动中的方政。当时所有人都想问,到底肇事的坦克是哪个部队的?30万的军人宛如大海捞针,无意间在QQ互联网他发现了在河北坦克第一师的退役军人吴彦辉。

吴仁华:“有次他跟战友聊天的时候提到,说他是天津坦克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106号坦克的二炮手。当时我一看到他是106号坦克的二炮手,我非常激动,我趴在电脑键盘上放声大哭。”

吴仁华以六四屠杀见证者,追忆六部口坦克追轧事件。(记者 黄春梅摄) Photo: RFA

三十年来,吴仁华仿佛苦行僧般,选择一条最孤独的道路,没有助手、一个人独立书写,先后完成《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三本书,在香港更是面临没有人愿意出版的窘境,还得靠他自费才能将六四真相公诸于世。正如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曾建元所形容,吴仁华做的是一整个以修纂国家历史、史料整理的国史馆工作。这样的过程让他身心受到重创,以至于第四本已经完成调查的著作迟迟无法动手完成。

这一年多来,吴仁华在台湾的东吴大学担任访问学者,对台湾政情有深刻的了解,对蓝绿主张也了然于心。身为一个旁观者,他试着通过唤醒六四屠杀的记忆,让台湾年轻人认识中共政权。八九民运的参与者还有许多人在监狱里,这个政权仍不断在迫害宗教团体和异议人士,这不是历史而是现实。

吴仁华:“不仅要唤醒他们的历史记忆,更要加深他们对中共政权的认识。今天这个专制的中国政权,他是台湾最大的威胁,也是唯一的威胁。”

吴仁华苦心奉劝台湾,不管未来选择统独何种选项,必须优先保护台湾的民主、主权,才有台湾人民未来的选择。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