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香港正经历一次有效率的世代清洗
2019年06月14日 思想评论 ⁄ 共 58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9 views+

 

如今,“处决”香港的人,都是林郑月娥那种年纪,他们享受过了,断送了香港之后,
之后的年轻人靠甚么?(摄影:卢斯达)

针对香港年轻人的屠杀

一切可以从2016年说起,旺角警民冲突之后,除了一批示威者被罗织“暴动”罪名之外,接下来还名正言顺“回收”香港人一直享有的人权,例如参选权,很多本土派乃至较中间的自决派参选人,在2016年的大选前被取消参选资格,理由是他们的“政见”不符合《基本法》。

大选完结之后,一些得到选民授权的议员,也被剥夺议席,例如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等等。这些人的政见、立场、议政风格,南辕北辙,但大致上的共通点,就是年轻。年轻不是一个政见,但在中殖的香港,却是一个备受打压的政治属性。

中共在2016至2017年,雷厉风行打击了一整个世代的政治权利,将他们进入体制改革香港的希望掐碎。也许是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只认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人或“中国香港人”,这些身份认同的变化,令中国十分不安。选举主任和“中国人大”列出的候选人“不符规定”之处,千奇百趣,但说到底,就是中共可以容忍老一辈的政客,但对于新一代的从政者,一个也不容许进入体制。

没有年轻人的参与,香港进入“政治低潮”。所谓鲶鱼效应(Catfish Effect),就是在一个群体引入积极的少数,令被动者变得主动。因而,年轻人杀光之后,好不容易有了些微波澜的香港政治,又彷佛重回过渡期的超稳定结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