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再发生八九民主运动 习近平是开枪还是开溜?
2019年06月07日 思想评论 ⁄ 共 297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6 views+

再发生八九民主运动 习近平是开枪还是开溜?

今年是八九民运和六四大屠杀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声势浩大,从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到美国,纪念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陈维明先生创作的坦克人雕塑在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揭幕。台湾召开了六四研讨会,蔡英文总统两次接见民运人士;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参加的人数创历史新高,达18万之众。就国际社会而言,5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谴责六四大屠杀,她说:那是对和平抗议者的大屠杀。我们不会忘记无辜生命的惨痛损失,我们每年都对那些仍在哀痛中的家庭表达我们深切的悲伤。6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对三十年前中国人民“英雄般的抗议运动 ”表达敬意,并谴责中共领导人暴力镇压和平示威。蓬佩奥说,美国对中国未能融入国际体系而走向更加开放和宽容而失望,并抨击中国的“一党制”政权继续压制人权。在华盛顿举行的六四听证会上,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以及多名当年的学生领袖和人权组织人士到场作证。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则批评过去美国历届政府的绥靖政策。他指出,那种以为中国经济发展会自然带来政治进步的想法,现在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钱不会使专制者改变压迫政策,只会让专制者更加蛮横。”他表示,在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道义立场上,美国其实没有任何所谓灰色的中间立场:“要不然你站在坦克人一边,要不然你站在坦克一边,没有中间地带。”

为什么六四三十周年活动会有如此盛况?我认为形势使然,可谓风借火势,火助风威。首先,中美贸易战的战火正在从贸易领域蔓延到科技、学术和政治领域。目前美国两党和知识精英已形成共识,必须遏制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否则人类未来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纳粹极权帝国。其次,台湾面临大陆咄咄逼人的军事威胁,蔡英文当局认识到必须组建强大的国际反共屏障,才能阻止中共的入侵。香港民众“一国两制”的幻影正在消失,《逃犯条例》的修订,香港的自由、自治将荡然无存。六四大屠杀让香港人仿佛看见了未来自己的命运。再次,习近平的极权主义使经历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人感到惶惶不可终日,繁华已尽,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海啸正在袭来。百万维吾尔人正被关押在新疆集中营遭遇蹂躏,中国面临分崩离析。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知识精英、商业精英和政治精英正在撤离中国。海外六四三十年纪念活动的高潮可以说是习近平政权倒行逆施的结果,中国民运出现了历史性转折的机遇,中国再次走到了历史的风陵渡口。

如果中国再次出现类似八九民运和颜色革命,习近平会将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对人民进行血腥镇压吗?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似乎代表习近平进行了回答。他在新加坡表示30年前中国政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抗议者的血腥镇压是正确的决定。经过三十年吞吞吐吐之后,习近平终于借魏凤和的嘴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把中共当局一直以来“那场风波掩饰”六四镇压,响当当的“转正”为镇压。有分析人士认为,魏凤和不是脑子一时发热,也不是不善修辞,他是得了习近平的旨意,在这种场合说这句话,首先是冲着指责中国搞“六四大屠杀”的美国去的。美国说屠杀,我承认是镇压,怎么啦?这很符合习近平的粗暴蛮横的性格。但诡异的是,这是一位中国官员在中国以外的一个场合讲的。在中国国内,至今看不到任何关于六四的表述。《环球时报》周一公开提到了“六四”,称赞“六四已变成一个被遗忘的历史事件”,但它仅仅使用了英文版,没敢在中文版刊出。既然习近平有这个冒天下大不韪的狠气,怎么不敢直接说出来呢?

习近平敢对人民开枪吗?我的看法是敢也不敢。说敢因为习近平残忍的性格和他为了保护红色江山不惜一切代价的心理决定的。习近平在反腐中对中共官员、对待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毫不手软,心狠手辣。2013年初,习近平曾在所谓“新南巡”时发表了内部讲话,他说,为什么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就是从苏联解体汲取的教训。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北京某作家数年前曾发出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敢问言“杀”可是真?》,披露习近平曾对身边人亲口讲过:再有八九民运那事儿,我就杀他五千万,到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习近平是毛泽东的红卫兵,自然继承了毛泽东的草菅人命、嗜杀成性的品格。根据《赫鲁晓夫回忆录》记载,1957年,毛泽东访问苏联,在莫斯科国际共产主义会议上,他说:“原子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看它也是纸老虎。”“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他的话一讲完,全场鸦雀无声。赫鲁晓夫吃惊地张着嘴巴,眼珠几乎从眼眶里蹦出来。捷克斯洛伐克总书记直哆嗦,他说:“我们捷克只有1,200万人,都死光了还不够。”波兰的总书记哥穆尔卡抱怨说:“你们中国人多,可我们波兰呢?我们只有5,000万人口,叫我们怎么个死法?”赫鲁晓夫当时认为毛泽东是一个“战争狂人”和“疯子”。其实,毛泽东并非口吐狂言,1949年以来,由他发起的无数次政治运动已经让上亿中国人命丧黄泉,但毛至死都没有一丝忏悔,在他眼里人就是一个数字,杀多少人只需要确定一个数目。1949年后,毛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他认为杀人杀得太少,建议“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结果157万人头落地。在极权主义社会杀人从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无任是希特勒还是斯大林都不会犹豫不决。极权政权的生存法则就是暴力和谎言。共产党作为一个暴力起家、暴力得到政权的政党,暴力始终是他们的治理国家的主要方式。既然如此,为什么我又说习近平不敢杀戮呢?

我们审视习近平的执政经历,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那就是习近平既粗暴蛮横又优柔寡断,既胆大包天又胆小如鼠。如个人崇拜造神运动中,他给自己戴上人民领袖、伟大舵手的桂冠。但2018年7月4日,随着女汉子董瑶琼在上海海航大厦对习近平画像泼墨,他立即指示个人崇拜降温。去年财经学者吴小平的一篇微博文章吹响了民企逃亡的集结号。吴小平的文章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文章一刊登,顿时捅了马蜂窝,迅速引爆了民营企业家的恐慌情绪。本来强调做大做强做混国有企业的习近平一时慌了手脚,连忙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给民营企业家派发定心丸。在中美贸易战中,习近平在强硬的外表下,对川普极尽拉拢之能事,委曲求全,恨不得立即签订城下之盟。习近平之所以对任何可能危及中共统治的组织和活动都予以打击,其内心有一个难以告人的苦衷,那就是害怕发生八九民运,因为他知道,当今中共官员无官不贪,腐败无能,加之,信仰缺失,没有忠诚,一旦发生民主运动或颜色革命,在国际社会的积极援助下,中共这艘破旧的巨轮是难以避免沉没的命运。强又不强,敢又不敢,这就是独裁者吊诡的心理。

综上所述,六四死难者的鲜血没有白流,它变成了自由民主的种子,深藏在中国的广袤的土壤中,终会枝繁叶茂。新一轮的民运和颜色革命如同地火正在积聚,终会喷薄而出。习近平如重演六四悲剧,必将落得像齐奥塞斯库或卡扎菲那样下场。所以,我们应该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正如英国首相丘吉尔所说: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不是终结,唯有前进的勇气长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