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尤维洁来信
2019年06月04日 读者投书 ⁄ 共 1392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94 views+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
参加与会的所有朋友们:

今年是89年“六四”屠城惨案三十周年。这对我们难属群体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年。三十年了,我们期望来自于政府有诚意的就屠城惨案的道歉,至今未果。面对这样一个冷漠的毫无忏悔之心的政府,我们饱受着失去亲人痛苦的煎熬。

汲取了25周年的经验,那一年,是中国政府对我们难属管控最严的一年。我们无祭文、无集体悼念祭奠活动,这是我们从十周年开始,(每隔五年相应举行参加人数比较多的集体活动)以来唯一一次没有任何声音的年份。

为此,我们早早做了准备:我们的祭文哭“六四”大屠杀中罹难的亲人和同胞们-并致中国国家领导人,发表于清明节前夕。我们不仅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杀中痛失亲人的公民,也是在那一场大屠杀中被无辜夺去生命所有遇难者的守灵人。这一守,我们守了三十年!三十年的痛苦岁月我们用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不畏强权、讨回公道的决心坚守了下来,无论前方还有多少艰难困苦我们还将坚持我们的原则“真相、赔偿、问责”继续下去。

我们的集体祭奠活动包括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在六月四日晚上举行的纪念“六四”惨案的烛光晚会上难属发言,都是在中国政府召开的两会之前做完。因为,此后我们将不是自由身,一些敏感时期(两会期间、清明节、临近‘六四’惨案期间”等等)我们将会受到来自于政府的特殊“待遇”让你在精神上丧失了一个自由公民所应有的权利。

我和我们群体所有的人都感到非常欣慰,在三十周年之际成功地向世界表达了我们发自于内心的感受与心愿!

今年世界上有很多地区都会举行与往不同的各种纪念活动。美国加州建立世界上最大纪念“64”惨案的纪念碑,中国香港有永久性的“六四”纪念馆。这是来自于热爱和平,谴责杀戮,追求民主与自由的民间的强烈呼声。我知道我们并不孤立,虽然三十年前在中国首都北京发生的惨案依然被政府列为不可触动的禁地,但我内心还是充满了希望,每个中华民族有血有肉的儿女们是不会忘记中国政府在三十年前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大开杀戒的罪恶行径,这一罪恶永远被钉在中国历史长河的耻辱柱上,早晚会被整个民族清算!届时,我们群体每一位难属都希望看到首都北京建立“六四”纪念馆和“六四”纪念碑,摒弃极权专治统治,真正地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受到国民的监督,以警示后人。

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一名成员,我也很难过地看到,我们群体有很多母亲们扛不住岁月的摧残,每年都有难属离开我们。今年四月份,我们又一位母亲去世,是“六四”惨案三十周年之际一位离世的难属。她是湖北通山县人,她的儿子程仁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青年,是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应届毕业生。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国旗旗杆下腹部中弹,因未能及时抢救,失血过多死亡。她的遗言是要死后葬在儿子的旁边,三十年阴阳相隔的思念,临终想的是要用母亲的爱守着他。愿他们灵魂在天国相见,那里没有杀戮、没有罪恶、没有人世间的不平等,那里只有爱的祥和。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你们用你们的坚持陪着我们苦难的难属群体走过了三十年,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和爱与我们同在。我知道,今年,你们也在早早地做着准备,虽然我无法参加你们举行的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但是,我们的中国心是相连的。民心不可欺!尊严不可辱!“六四”惨案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的伤痕。我想,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六四”惨案终将会在中国得到公道、公平正义的那一天。

谢谢大家!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 尤维洁

2019年6月1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