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浅谈奥斯曼帝国的弑亲继承法】
2019年06月04日 思想评论 ⁄ 共 284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3 views+

“一张地毯足够两个苏菲派信徒栖身,而这个世界却小的容不下两个国王”
——奥斯曼苏丹赛利姆一世

奥斯曼苏丹赛利姆一世

根据奥斯曼帝国早期野蛮而残酷的立储方式,所有的奥斯曼王子们都要面临一次生死存亡的考验,登上苏丹宝座的胜利者,将会在即位之后将所有可能对自己权力造成威胁的兄弟,逐一处死!
“你不能决定你的父亲生育多少个儿子,但是可以决定你继位以后剩下多少个兄弟!”
这就是每一位奥斯曼王子的宿命,虽然有同一个父亲,但他们却是天生的仇敌。

在奥斯曼初建之时,也是有一段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佳话的。
奥尔汗本来想将帝国分给他的兄弟阿拉丁·帕夏(Alaeddin),但是阿拉丁反对分国,坚持奥尔汗为全国的统治者,而他自己则只要求一个村庄的税利。
奥尔汗因此对阿拉丁说:“兄弟,既然你不愿接受我给你的羊群和牛群,那么你至少应该成为我的臣民的牧羊人,你应该成为我的大维奇尔。”

小亚细亚诸突厥贝伊国
在奥斯曼一世刚刚宣布他的政权为独立公国时,整个安纳托利亚还有大大小小很多土库曼小公国,格尔米扬才是小亚西部最有权势的统治者,奥尔汗靠他的兄弟阿拉丁建立的近卫军,东征西讨,团结小部落,带他们抢劫得到更多战利品,奥斯曼才慢慢的发展起来。
奥斯曼虽然在此时拥有了普鲁萨,尼西亚,尼科米底亚等城,所在的整块奥普提玛军区地,在整个小亚细亚算得上最肥沃的土地了,但是它依然不是小亚细亚最强大的突厥国家。

直到卡雷西公国被奥斯曼拿下,这对奥斯曼帝国的发展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它从此控制了达达尼尔海峡和马尔马拉海南岸地区,通往欧洲的道路从此被打通了。
奥斯曼自此就有了圣战的大义,可以团结更多突厥小部落,作为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带它们抢劫异教徒,岂不美哉?

奥斯曼在成为了对欧洲发动圣战的桥头堡后,也使它始终需要两线作战。
从它还是一个小贝伊国到成为一个大帝国的岁月里,这个麻烦始终困扰着它,在西面,它与基督教世界拼杀,在东面,它与其他突厥贝伊国作战。

对于这些突厥贝伊国来说

艾丁贝伊国

格尔米扬贝伊国
格尔米扬与艾丁,几乎是唯二两个没有公开爆发兄弟互相残杀争权的贝伊国了。

坎达尔贝伊国
坎达尔贝伊国之间的冲突就非常严重了,父子,兄弟互相残杀争权,很大原因就是其“游牧习行”,崇拜强者。
奥斯曼派出王子对各地进行统治的“封建”行为,不仅仅是替帝国消化刚刚吞并的版图,也是在逐步摒弃突厥国家的游牧习气,在许多方面利用了原先拜占庭帝国的框架。
奥斯曼的王子在任所都设有军队、行政机构和宫廷,这是自成一体的小型政府,目的是让王子积累经验,现任苏丹的重要干部和助手都是在其王子时代的任所培养起来的,他们都会加强自己的能力,为以后的王位继承战争做准备。
它越打越大,越战越强,对控制力的渴望越来越强。
没有人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突厥小部落酋长变身的奥斯曼贵族们渴望继续深入欧陆抢劫基督徒,对奥斯曼在小亚腹地的进军没有一丝兴趣。

对于王子分封来说,然后争权夺利的养蛊继承法,慢慢的出现了一点弊端,但是很快被苏丹的个人能力所覆盖了。
在奥斯曼大空位时期,占据着欧洲部分的苏莱曼王子来到小亚征讨他的兄弟们,首当其冲的就是统治着巴勒克埃希尔和布尔萨的伊萨王子。
1409年,穆萨王子趁苏莱曼不在欧洲的机会入侵了苏莱曼的本部,苏莱曼回师与其作战在1411年,苏莱曼战败被杀,穆萨在巴尔干自立为苏丹。
而最终,小亚部分的穆罕默德最终成为了苏丹宝座争夺战中的胜利者,穆萨最终于1413年战败被杀,穆罕默德最终重建了奥斯曼帝国,是为穆罕默德一世。

穆罕默德一世
“最强的王子才能继承王位”成为了这一时间奥斯曼苏丹深信不疑的想法。

而被帖木儿抓到撒马尔罕,在大空位时期并未卷入那一系列的厮杀中的穆斯塔法王子,穆罕默德一世死后,在拜占庭皇帝的支持下发动了叛乱,起初非常顺利,连首都埃迪尔内也被他占领了,这时,他俨然已苏丹自居了。

穆斯塔法王子的松散的统治体制赢得了许多突厥贝伊的支持,他们不想接受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奥斯曼这种王位继承法和越来越严格的集权力量,让苏丹居于金字塔的顶端,王子位于金字塔的中层,其他突厥部落则被边缘化,只能投靠各个王子,被垄断一切资源和晋升渠道。
继位的穆拉德二世面临严峻挑战,当时,他去了小亚的旧都布尔萨以确保自己还能掌控亚洲部分的帝国,野心膨胀的穆斯塔法决心夺取整个帝国。

穆斯塔法率军前往布尔萨进行一场军事冒险,投奔他的那些加齐、贝伊们不想进行冒险,他们更渴望在欧洲对基督徒发动掠夺战争,结果在布尔萨严阵以待的穆拉德二世最后轻松取胜。
没有能力的人,不能成为苏丹。

完全失去继承权的王子会在绝望中大肆做出疯狂的行为,困兽犹斗。
有一位竞争皇位失败的奥斯曼王子杰姆,不甘失败的他于布尔萨自行宣布为安纳托利亚的苏丹,与兄长分庭抗礼。
原本他建议与巴耶济德平分帝国,但后者在盖迪克·艾哈迈德帕夏的鼓励之下,决心维护帝国的统一,6月20日,两位兄弟最终兵戎相见,巴耶济德掌握的禁卫军在士气和素质上压倒了对手,杰姆与其残部不得不流亡海外,到最后,居然跑到罗马向教皇求援,为了能够获得一支十字军护送他打回君士坦丁堡,这家伙居然连让奥斯曼帝国皈依天主教的许诺都能开出来。

奥斯曼王子杰姆

这套继承法唯一的好处,也随着奥斯曼国家的扩大,慢慢的落伍了,奥斯曼要成为正常国家了,从土地得到税收而不是完全依靠抢劫了。
苏丹的权利开始慢慢的被官僚替代,在奥斯曼血腥的继承法被逐步废除以后,后宫里一直有备胎作为新苏丹候选人,作为“清真基本法最高领袖”,这些奥斯曼王子被关在黄金的鸟笼里,享受荣华富贵,但是不能接触政治。
帝国的精英不满这个苏丹换一个就是了,以此来威胁和遏制苏丹,让苏丹不会太过分的损坏他们的利益。
奥斯曼帝国这样的体制和文化虽然保持了奥斯曼家族皇位的稳定,但是不让少民融入主流社会,打压底层人民,团结上层精英,纵容他们屯私产,剥削人民,搞包税人制度,无一例外的向那些封建制大帝国一致,后期的苏丹费尽心思和这些人争夺,要逐步确定集权统治,从1695年开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使用终生的包税合同。
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让这些人羽翼更加丰满,选择把土地交给子孙而不是交还国家进行下一次拍卖,甚至有些截止税金,不送往君士坦丁堡了。

总结:
对于一个小突厥贝伊国来说,奥斯曼帝国的王位继承方式在早期的确是让它崛起的不二法门,抛弃了突厥国家的游牧习气,并且用来维持其领导人自己的合法性“最强的王子才能继承王位”才能继续带领我们抢劫欧洲基督徒,让我们抢钱抢粮抢地盘。
而对于一个大帝国而言,为了确保中央的权威能被边境的豪强认可,和保证上升渠道不被利益集团扭曲和侵蚀,就需要把实际统治的权利下放给官僚而不是王子了,而官僚也需要手段来克制某些胡作非为的苏丹,有备胎在后宫里的结果大家都能够接受,这样在英明神武的苏丹统治下,帝国就能够完成中兴,而且胡作非为的苏丹也不会对帝国造成更大的伤害。
以上,是针对奥斯曼帝国的王位继承方式的结果,而且实际情况,还有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各种“禁卫军清君侧”“太后垂帘干政”就不在本问题的讨论范围之内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