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基督精兵 > 正文
六四若遭遗忘外界将认为中国人只关心钱
2019年05月31日 基督精兵 ⁄ 共 143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9 views+

中共当局刻意操作下,「六四事件」在世人脑海中已逐渐淡去。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昔日学运领袖王超华说,若失去对六四的记忆,外界看到今天的中国,会认为中国人只关心钱。

六四事件爆发30年以来,有人坚持记住当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和随之而来的流血镇压,有人则「向前看」兼「向钱看」,主张发展经济才是中国的硬道理。

六四30周年前夕,来台参加六四研讨会的王超华接受中央社专访时,娓娓道来必须记住六四的理由。

30年前,王超华正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攻读硕士学位。89学运期间,她代表社科院研究生院参加北京高校(大学)学生自治联合会常委会,担任常委、副主席,组织并参加各类活动。六四镇压后,在官方所列的21个学运领袖通缉名单中,王超华名列第14。

王超华说,30年来,89民运向中国海外民主运动输出大批流亡人士,并随之出现很多新的民运组织和活动,但是在中共的强力控制下,海外民运对中国国内的影响已越来越脱节。

与此同时,海外民运组织这30年来也出现削弱和衰退的迹象,人数减少、活动规模也缩小。

王超华表示,由于大环境的因素,海外民运和中国国内成为「既相关又脱节」的状况。在这种情形下,若论及海外民运对中国的影响,可说是「保持(六四)记忆」。

中共当局刻意操作下,「六四事件」在世人脑海中已逐渐淡去。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昔日学运领袖王超华(图)接受中央社专访时说,若失去对六四的记忆,外界看到今天的中国,会认为中国人只关心钱。

中共军队当年对天安门进行清场后,王超华并未立即离开北京,而是躲藏了快8个月后,才利用当局在农历春节解除戒严令之际,趁机逃到香港,一路上获得陌生人的帮助和捐款,最后终于抵达美国。

无论是慷慨激昂参加学运呼吁民主,或惊心动魄躲避追缉流亡海外,66岁的王超华表示,与1989年学运有关的一切必须记住。

对她个人来说,若没有许多捍卫民主理念的陌生者默默相助,在当年曾为学运领袖的背景下,她不可能在海外重新开始个人生活,因此,「坚持(记住六四)是一个必须的道义责任」。

更重要的是,王超华指出,对那些因六四而失去生命、还有不得不在政治高压下抹煞自己记忆的伤亡者家属来说,「有一个责任保存那些人的记忆」。

她强调:「如果不做这样的事,外界的人到中国去转一圈、看一看,会认为中国人只关心钱,但事实不是这样的。」

王超华表示,现在回头看一看1989年北京全城出动声援学生运动的情况,「你就知道中国人有另外一面,只是这另外一面被现在当权的人给压制下去了」。

稍早前,王超华在台北举办「从来就没有救世主」新书座谈会,书中收录了她对六四和当代中国的思索。

在中共当局持续对六四记忆和对六四解释加强控制的现实下,拥有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系博士学位的王超华认为,记住六四的方法之一是发展出有深度的论述,「不管下一次可能发生的运动是否会重视我们的论述,我们都不应放弃这种努力」。

王超华并以「没有痊愈的伤疤」来形容六四和中共政权的关系。这个伤疤因为当权者的压制而一直无法痊愈,也因此无法公开纪念,当局只好在每年六四纪念日来临时,用一些特别措施提醒人们「这是敏感时期」。

在王超华看来,中共当局没有办法处理六四的问题,导致六四事件变成一种遥远、模糊但是仍然存在的记忆。对中共来说,五四运动也是这样的记忆,「你只要稍微想一下,(五四)就会和学生上街连系起来,学生是可以上街的,这个弄得中共很尴尬」。

她说:「六四也是,民众是可以上街的,89年变成了一个不能提、可是实际上每个人在脑后很小的一个区域里,会有一个点在那儿闪耀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