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逃兵若重回30年前六四——逃兵吾尔开希: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2019年05月23日 新人新作 ⁄ 共 144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9 views+

六四30年,当年20多岁的学生领袖,如今已是50多岁的中年人。对1968年生于北京的吾尔开希而言,「天命」早在镇压那刻起便已知晓;回首往事,他说绝不后悔,但若能重来,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六四30年,当年20多岁的学生领袖,如今已是50多岁的中年人。对吾尔开希而言,「天命」早在镇压那刻起便已知晓;回首往事,他说绝不后悔,但若能重来,不会那么笃定行动。

吾尔开希于1968年2月17日出生于北京,籍贯则是新疆自治区伊宁市,是维吾尔族人。他在天安门事件爆发后流亡海外,之后定居台湾,成为中华民国国民。

身为台湾人最熟悉的八九学运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却认为,这个身分并不是他自愿的。「中国共产党当时要把中国带向另外一个方向,使得每一个人在这时都要调整自己的角色。共产党帮我们做了这个抉择,我们就是异议份子,说实话我们也甘之如饴啦,也很光荣」。

对许多人而言,50知天命,但对吾尔开希来说,他早在21岁时就做完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历史也选择把我们放在正确的一方,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幸运吧。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角色的心态」。

1989年6月4日六四事件发生后,吾尔开希位列被通缉21位学生领袖名单的第二位。他在朋友帮助下,从兰州乘坐军机经香港逃离中国大陆,开始了漫长流亡生涯。

被问到会不会后悔,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完全不会后悔」;但若能重来,还会做一样的决定吗,这位自傲豪气的维族大叔声音变缓和了。

「不可能料到会有那么惨重的后果,不可能料到有这么多人伤亡,不可能料到会30年见不到父母。如果有机会重来,会不会再做,那就不敢那么笃定地说『完全不后悔』,那么坚决了,要想的东西就很多了,可是世界上并没有时光机呀。」

谈起父母、长辈,纵使吾尔开希的眼神再锐利,还是闪过些许柔和与愧疚。「父母、长辈不可能更年轻,不可能更健康。这件事对他们的打击也是非常重大,包括他们的身心健康,都因为我当年的参与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但在镜头前,维族大叔还是有他的坚持,对父母的内心话,他坚持「我会自己对他们讲」。

吾尔开希认为,自己20多岁以前跟台湾没有关系,但在此之后,他的一生就与台湾息息相关。他不能选择血缘、出身,更不能选择流亡与否,「但台湾是我可以选择的,而且是我选择下来的结果,我成为台湾人」。

谈到台湾对他的影响,吾尔开希认为,台湾人每呼吸的一口自由,都是奋斗而来的,有民主运动人士奋斗的结果,也有每次投票的公民所争取来的结果。「所以,台湾人有一种自豪感,那种自豪感是让我与有荣焉的」。

他也坦言,刚到台湾时,没办法摆脱心里的中国大一统想法。「但近30年时间过去,我还蛮确定的是台湾绝对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台湾百分之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只不过,我是华独,我认为这个国家的名称是中华民国」。

谈到现今的中国大陆,吾尔开希则说,那是个让人非常难过的地方,它是个不文明,而且威胁世界文明的地方,「绝不是一个我能够心中向往的祖国」,「我为那里的人民而难过」。

他也警告,台湾有不少人对中共乡愿、懦弱,只愿看到它的经济崛起,因为它是个经济大国因此就产生向往。「这样的人,我觉得我非常不齿。我来自中国大陆,我作为一个看到那个地方走向不文明,而感到非常痛心的这么一个人,想要跟文明的台湾国民说『你们向往他们是疯了吗?』」

吾尔开希强调,台湾对他而言非常重要,「我百分之百认为我是台湾人,这一点跟我是中国人、我是维吾尔人的身分完全不冲突。我的孩子出生在这里,孩子在台湾面临的治安、教育等等,这些一般台湾人面对的问题,我做为家长也要一起承担」。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