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坦克人摄影师:天安门屠杀永不会消失
2019年05月20日 新人新作 ⁄ 共 218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43 views+

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渐为世人遗忘,美国摄影师韦德纳说「你不能逼别人认识历史」,但「天安门事件永远不会消失」。(美联社)

目睹,记录历史是记者的使命,却也是终身包袱。30年前拍下六四「坦克人」,如今渐为世人遗忘,美国摄影师韦德纳说「你不能逼别人认识历史」,但「天安门事件永远不会消失」。

1989年6月5日,六四天安门清场翌日,时任美联社(AP)摄影师的韦德纳(Jeff Widener),在北京饭店拍下肉身挡车的“坦克人”照片,成为最广为人所知的六四见证。

他在六四30周年前夕接受中央社电子邮件访问,畅谈在枪林弹雨中记录历史的过程,以及他对这段历史的反思韦德纳说:「作为摄影记者,那是我报导过最不可思议的故事之一!」

记者如加入陆战队迟早得打登陆战
韦德纳1989年时担任美联社东南亚图片编辑,他的办公室位于泰国曼谷。随着中国民运越演越烈,他被派往北京,采访这场中共建政后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

回想初到北京情景,韦德纳说:「我记得示威的学生当时好高兴,空气中有股兴奋的气氛我看到塑造民主女神像的位置,就面对着紫禁城的大幅毛泽东画像,那是民主与专制直接的冲突。言论自由能在中国大陆不受钳制,感觉难以相信」。

记者如加入陆战队迟早得打登陆战
韦德纳1989年时担任美联社东南亚图片编辑,他的办公室位于泰国曼谷。随着中国民运越演越烈,他被派往北京,采访这场中共建政后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

回想初到北京情景,韦德纳说:「我记得示威的学生当时好高兴,空气中有股兴奋的气氛我看到塑造民主女神像的位置,就面对着紫禁城的大幅毛泽东画像,那是民主与专制直接的冲突。言论自由能在中国大陆不受钳制,感觉难以相信」。

韦德纳说,被石头砸中后,他高举护照,大叫:「!美国(美国人)」带头学生才叫大家冷静,接着指着一名士兵的尸体「那具尸体卷缩在焚烧中的装甲车旁,那个带头的学生要我拍尸体的照片,好让世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被问到当下是否感到畏惧,韦德纳说:。「那是我的工作我接受美联社东南亚摄影主编的工作时,就知道它的风险那就像志愿加入陆战队一样,你知道自己迟早会需要打登陆战。」

留学生舍命相助坦克人照片得以传播
拍摄完街头的血腥场景后,韦德纳在街上遇到了原本陪同洛杉矶时报记者采访的美国交换学生马尔森,并在他的协助下,夹带着相机进入北京饭店6楼阳台,拍摄天安门广场情况。

韦德纳表示,由于头部受伤,加上严重流感,判断力已受到影响,因此在拍「坦克人」时,甚至忘记检查相机快门速度。「我用800毫米的长镜头,快门速度慢到1 / 30秒。那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奇迹似地,有一张成功了」。

于此同时,众多境外媒体也守在北京饭店拍摄天安门清场情况。所以,拍下照片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如何将照片传递出去。所幸,马尔森将底片夹带在内衣中,并前往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请使馆人员将底片转交给美联社,才使这张相片被世界各地的报纸采用,并广泛地被视为六四事件的象征。

在六四事件过后,韦德纳与马尔森失去了联系。直到2009年,他才收到来自马尔森的电子邮件,得知这位重要战友后来到台湾工作了15年,才回到美国。

又一个10年过去,当被问到没有什么话想对马尔森说时,韦德纳仅淡淡地表示,「我们几年前失去联系,他现在在中国大陆做生意。我对这点感觉复杂,但那是他的生活」。

拍下六四坦克人是运气也是挫折
对于那位30年前以肉身抵挡坦克车的男子,韦德纳曾在他的个人网站写道,没有人知道「坦克人」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为这名男子停下来的坦克车驾驶,坦克车上的士兵,他们家人,以及匆匆离开街道的旁观者最后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我们都不知道坦克人的命运但在某些方面,他就像无名战士一样,他将永远被人们铭记为自由和民主的勇敢象征」

而在记录下这历史的一刻之后,韦德纳从此以「拍下坦克人的摄影师」闻名世界,许多名流希望听他讲述那段故事,他甚至也因为重返北京为英国广播公司(BBC )摄制六四20周年纪录片,而认识了妻子柯利纳(Corinna Widener)。

他这次受访时也提到:。「我从不觉得自己特别我生长于一个中产阶级,不喜欢上学我是那个在棒球上老是漏接的小孩,但在拍到『坦克人』之后,我得到一些原本可能无法获得的机会。我唯一的遗憾,在于那张传世久远的照片,遮盖了我其他摄影作品的光芒。」

因此韦德纳开了Instagram的帐号,好让人们可以评断其他作品。「拍到『坦克人』是运气,我全部的作品则反映了我整个生涯辛苦流汗的成果」。

不能逼人认识历史但天安门事件不会消失
与所有历史事件相同,六四不可避免地渐渐被年轻一代所遗忘。身为历史记录者,韦德纳认为,「你不能逼别人认识历史」,但「天安门事件永远不会消失」。

他也提到,「我真的不了解中国政府想要掩饰这个全球事件的逻辑,这么做只会让它显得荒谬」。许多国家在历史上都曾犯错,包括美国在内,并且化解发生的事情。最好是承认错误,记取教训,然后往前迈进。

韦德纳表示,就他自己的观察,1989年的示威者也有犯错,学生领袖在外交或民主方面的经验不足,但期待军队袖手旁观而不采取任何行动,就是个致命的错误。军队对学生的作为,恐怖而且悲惨。

在信件的最后,韦德纳重申,他佩服学生们面对军队开火时的勇气。但如今,双方必须试图修补伤痕,中国政府应该提出死亡与失踪者名单,让丧失亲人的家庭能够有个了结。「如果这些事不完全做到,只会让痛苦延续下去」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