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罗兴亚人何去何从
2019年05月20日 宗教交流 ⁄ 共 137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4 views+

演绎悲歌 罗兴亚人获身份仍难返乡
罗兴亚难民 2018年11月15日孟加拉国。路透社

(曼谷专栏/法广RFI 曼谷特约江枫)联合国难民署(UNHCR)近期透露缅甸罗兴亚人获得身份证的消息,外界媒体给予积极报道。然而观察缅甸当局并无相应的政策出台,罗兴亚难民返回缅甸若开邦的道路依旧艰辛而漫长。

泰国通讯社援引联合国难民署消息报道,关于对滞留在孟加拉国难民营的罗兴亚人(Rohingya)进行身份登记的工作,目前已完成超过25万人,这些难民获得了生平第一张身份证,将来可据此凭证返回缅甸。然而更多接受采访的罗兴亚难民表示对自己即将被遣返缅甸充满了恐惧,过去在缅甸丧失家园、没有土地、被剥夺身份认同的日子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

经联合国工作人员在孟加拉和缅甸政府之间进行协调,各方达成一致共识:遣返工作必须在罗兴亚人自愿认同的前提下进行。目前虽然联合国方面已经获得了一定数量的遣返名单,不过还有待评估是否因为遭到高压强迫而作出选择。迄今罗兴亚难民遣返工作未见进展,缅甸官方虽然承诺接收难民返乡,但并未就安全返回原住地作出有效的承诺。

2017年8月,超过70万原本居住在缅甸若开邦(Rakhine state)地区的罗兴亚人因遭到缅甸军方镇压而逃往孟加拉国,加上此前滞留在孟加拉境内的罗兴亚难民在内,一时间导致孟加拉国难民营收容罗兴亚难民总数多达近百万人。世代为穆斯林的罗兴亚人在二战期间被英国殖民当局由孟加拉国大量转移进入缅甸,跟当地的佛教徒混杂居住,长期以来冲突不断。二战结束后缅甸独立,缅甸当局拒绝承认罗兴亚人的合法身份,多年来绝口不提“罗兴亚人”的字眼,导致一代又一代罗兴亚穆斯林在求学、工作和谋生方面举步维艰。在普通的缅甸民众眼里,他们甚至不知道在同一国度还有缅甸罗兴亚人的存在。随着近年来国际媒体不断给予关注和报道,缅甸罗兴亚人才逐渐以“移民来的孟加拉穆斯林后裔”而被缅甸人有所认知。泰国观察人士指出,缅甸政府对联合国调查组并未给予积极配合,所有报道罗兴亚人话题的媒体都会受到缅甸当局打压,不久前缅历新年政府大赦,其中获释的两名路透社记者,正是因为两年前报道缅甸罗兴亚人遭到残酷迫害的事实而获罪入狱。尽管国际社会给予多方营救,但两名记者仍在监狱内度过了500多天的漫长时日。

联合国成立的缅甸真相调查委员会(Fact-Finding Mission on Myanmar)日前强烈呼吁世界各国通过切断经济往来的手段向缅甸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治罪下令镇压和虐杀罗兴亚人的缅甸军方将领。该委员会去年提供了一份包括人证与物证的调查报告,指控缅甸军方几名高级将领下令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血腥镇压。以美国为主的国际社会支持该委员会提出“缅甸军人犯下种族清洗罪行”的指控。然而缅甸方面对此始终反应平淡。在其它的东南亚国家媒体字眼里,罗兴亚人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忘了的族群。

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还表示:为罗兴亚难民进行身份注册,使之合法化,将有利于打击人口贩卖等犯罪行为。目前,孟加拉国的科克斯巴扎尔难民营(Cox's Bazar)拥挤不堪,难民人均居住空间大约10平方米,远远低于联合国其它难民营45平方米的正常标准。不过比起居住在难民营忍受拥挤和肮脏状况更加不幸的是,不少罗兴亚人遭到人肉集团贩卖、妇女被霸凌或性侵,儿童无法接受教育。因此对于刚刚取得身份证的缅甸罗兴亚难民而言,回乡之路依旧迷茫,究竟在何处生存还是问题。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