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忆六四当年曾经的解放军军官哽咽难抑
2019年05月18日 新闻频道 ⁄ 共 129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66 views+

六四事件30周年研讨会18日在台北一连举行两天半,六四屠杀研究者吴仁华(右2)、被坦克碾压失去双腿的方政(左1)、昔日解放军军官李晓明(左2 )及香港资深记者程翔(右1)共同探讨六四屠杀真相。

六四事件30周年,当年的参与者、受伤者、记者、甚至代表军方的镇压者共聚台北,探讨当年镇压的过程。曾是解放军军官的李晓明回忆过往两度哽咽。

六四事件30周年研讨会今天在台北登场,由华人民主书院和香港支联会共同主办,一连举行两天半。

18日上午,「六四屠杀真相」主题论坛中,民众和台上讲者互动热烈,提问主要聚焦六四死了多少人、六四的责任者、军事调动的细节疑点等。

30年来致力于研究六四真相的事件亲历者及研究者吴仁华说,研究六四的特殊性在于许多资料难以取得,在大陆的网路搜寻又容易因敏感词而找不到符合结果,他以至少40个关键词交叉搜索,加上许多的访谈、资料比对等作出研究。

在30年后的今天,网路上经常可见一些为中共政权说话的网军散布消息,指北京因为有暴民,军人才开枪。吴仁华以研究反驳这些「五毛」,指六四事件是军人开枪在先,才有部分民众以暴制暴,但中共的宣传却倒果为因。

他梳理各类资料,加上自己走访北京200余家医院和可能开枪地点调查,认为目前比较可信的六四镇压死亡人数是2600人左右,而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是下令镇压的主要责任者。

1989年6月5日因被坦克碾压而失去双腿的方政表示,在中共倒台之前,六四很难获得真相。他就认识两个被坦克碾压受伤致残的人,否认自己受伤的原因。

他说,出于当局的逼迫或收买,受害者或死难者家属有可能同意官方要求,写下切结书,换取比较稳定的生活。方政也曾被要求,只要承认自己不是被坦克碾压的,就可以「过关」,毕业、分配工作,但他没有依从。

六四事件30周年研讨会18日在台北登场。事件当时是解放军军官的李晓明回忆1989年6月5日进入天安门广场,看到一些血衣和带着弹孔的衣物时,红了眼眶。

目前定居澳洲的李晓明,六四时是解放军中尉副连职雷达站长,他的经历反应出当时军队对于向民众开枪的命令有抵抗情绪。他的师长许峰有意地拖延进入天安门广场,一直向大家表示「收不到上级命令」。

李晓明所在的师于6月5日上午进入天安门广场,虽然他没有看到尸体,但却看到地面上清晰的坦克履带印痕、带血的棉衣和有弹孔的紧身裤等,说到这里,他已经哽咽。

随着时间沉淀,有关六四的反思也越来越多。香港资深记者程翔1981年起派驻北京数年,他认为六四屠杀有如一场小型文革,两者的相似之处在于,一旦领导人做出错误决定,在中共体制下没有纠错、补救的能力。

对于有人提问,学生当年抗议如果「见好就收」、六四镇压悲剧是否就不会发生,吴仁华反对这样的看法。

吴仁华强调,八九民运的学生始终理性温和,坚持和平非暴力,学生最后发动绝食请愿,只有两个基本要求,一是摘掉官方给的「动乱」帽子,一是平等对话,这两个是很基本的要求,但官方没有任何回应,「见好就收」的前提并不存在。

六四事件30周年研讨会18日在台北登场。事件亲历者和研究者吴仁华说,研究六四的特殊性在于许多资料难以取得,在中国大陆的网路搜寻又容易因敏感词而找不到符合结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