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六四30王超华:习近平靠六四屠城定一尊地位
2019年05月05日 思想评论 ⁄ 共 113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19 views+

王超华认为,目前中国不容挑战中共统治。

王超华,是六四后官方21名通缉学生名单中第14名。「脸型较长,脸色黑黄,三角眼,短发」当年的通缉令都带着些许贬损。但是从记者目光来看,她是个有着花白短发、讲话轻声细语颇有学者风度、眯起眼睛常常微笑的和蔼女士。

八九学运期间王超华曾任高自联常委、副主席。当年已经36岁的她是学运骨干里年龄最长的一个。年龄和经历,令她成为最具理性的学运骨干,直至今日,她对六四的反思和对中国的发展分析,也是极具思辨的——「中国当代政治,建基于六四屠城;中国民主自由的未来,有赖于重振1989年天安门抗争的精神。」王在即将出版的六四30周年文集《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中如此总结道。

美国哈佛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傅高义在评价六四时曾提到「在天安门事件后的20年里,中国人享受着社会的相对稳定和经济的快速增长,甚至是奇迹般的增长······避免了大规模的骚乱。」王超华对此提出了异议,六四绝非一段小插曲,反而是改革开放,甚至中国对当代中国统治模式的基础。王认为1989年后,中共将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一并垄断,只剩下军事力量和政府暴力。她认为,1989年北京民众之所以理直气壮地支援学生运动,一方面来自毛时代被承诺且被压抑许久的「主人翁」身份,另一方面则是改革开放以来所蕴藏的社会能量。民众在当时有着最朴素的,对政治正当性来源的理解,也就是中共已经不能单方面的代表人民。

而六四到如今的30年间,中共在全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政治权力不受任何侵犯。现今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极度保守、意识形态化的批评,评论家往往会归结于习本人的统治风格,往往也会认为是对邓、江、胡政策传续的割裂,然而对王超华来说,从1989年之后的中共统治脉络来看,习不过是对前任政策的极致发展。「(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从2005年取消农业税、2008年汶川地震救灾,除了温家宝的贪污问题以外,给人整个十年相对比较宽松的错觉。」

然而王指出,中国在经济压力减轻后,便集中挤压公共空间和公共议题,人们对社会议题的发言往往被挤压成「私人」意见,很难成为「公共事务」,否则动辄会变成「煽动颠覆」,其基本逻辑便是不可挑战中共统治,并限定「主权在党」,而非「在民」,更甚者给社会上灌输一种概念:只要在「整体」发展、现代化、效率、经济利益等名义下,就可以牺牲个体成员的利益乃至生命。可以说,「习近平」如今定于一尊的地位是靠六四坦克机枪杀戮平民打开的出路。

对于香港,王超华认为虽然当下整体形势不容乐观,但是香港的言论自由仍然是珍贵的。此时,坚守就变成了个人信念的问题,而非对时事的功利判断。「若无这种个人的坚持、抗争,我们的生命意义就要发生危机。人们要在黑暗中前行,发现同道,寻找共同信念的人,并团结起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