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回顾六四现场 是否撤离学生无共识血腥清场难避免
2019年05月01日 社会重建 ⁄ 共 180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08 views+

民众用三轮车将伤者送往医院。(档案照片/美联社)

1989年6月4日星期日
北京屠杀仍在继续,一些被屠杀所激怒的民众以死抗争,4日当天是军民情绪极端对抗的日子,并延续至5日之后,且引爆其他大陆主要城市的示威抗议潮。

【凌晨】

第38集团军杀过去后,民众在木樨地桥东设置新路障。不时有民众将死伤者送入复兴医院,有的用平板三轮车、有的用门板、有的用摩托车。医院里的人都在咒骂「法西斯」、「畜生」、「大屠杀」等。

1时,北京市公安局外国人管理处接到电话命令:「即刻派人去北京饭店收缴外国记者非法摄制的录像带、胶卷,并对他们违反戒严令的行为提出警告」;许多从各屠杀现场返回的港台外国记者,均遭到强制搜身,被没收所有的录像带和照片胶卷。

1时许,广场学生指挥部知道最后时刻即将来临,决定号召广场上的学生集结到纪念碑基座,团结一致以非暴力方式进行最后抗争,人数近万。

最先抵达广场南面的是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第2营,时间是凌晨1时25分。该营在挺进过程以班为战斗单位,几乎人手一支冲锋枪,一路开枪挺进,下手毫不留情。

1时40分许,第27、65集团军、第63集团军188师逾万名官兵,从人民大会堂东门涌出。至此,至少4、5万名戒严部队已严密包围广场,开始将枪口瞄准仍坚守在纪念碑基座一带的数千名学生。

第38集团军派第112、113师,分别堵住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的路口;派坦克第6师两个团,对金水桥至午门地段进行清理,并堵住东、西阙门,阻止民众从北京故宫方向进入广场,让广场学生陷于孤立境地。

2时半许,封从德发表广播讲话:「同学们,这是最后的斗争,我们必须以我们的勇气和策略坚持到最后!如果我们坚持和平请愿,也许也要牺牲一部分人,但是,全世界都会彻底看穿这个政府的真实面目!」

3时许,周舵建议:学生领袖带领学生撤离广场,避开戒严部队镇压的锋芒。刘晓波表示反对,认为局势发展至此,在枪口下退缩就意味着背叛;但在周舵、高新、侯德健劝说下,刘晓波最终同意撤离。

学生领袖柴玲(左起)、王丹、封从德和李录。(档案照片/路透社提供)

随后,刘晓波等人向柴玲、李录、封从德提出撤离广场的建议、理由和具体设想,希望得到认同。坚守广场的主体是学生,广场的控制权在学生手里,没有学生领袖的参与,与戒严部队的接触谈判就没有代表性。柴玲等人予以拒绝。

封从德说:「你们愿意做什么是你们的自由,你们若希望以第三方的姿态去与戒严部队交涉,我个人表示钦佩,但你们绝不能说是代表学生指挥部去谈判。交涉结果也必须经过同学们的表决才能生效。」

李鹏在「六四日记」一书称,凌晨3时半左右天安门清场准备工作就绪。3时半过后,侯德健、周舵在两位医生陪同下乘坐救护车,前往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3时40分许,在广场东北角位置与第112师第336团政委季新国等人接触。

4时整,广场上的灯全部熄灭,黑暗瞬间笼罩整个广场,造成极其恐怖的气氛。人们的共同心理感受是: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于是,悲壮的「国际歌」再次响起。

早已列阵在金水桥前的第3集团军装甲车、坦克开始向广场推进,实施最后阶段的清场行动。民主女神塑像首当其冲,轰然倾倒,然后是一座座帐篷被辗倒。

装甲车压毁天安门广场上的帐篷。(档案照片/路透社)

4时10分许,侯德健一行人赶回广场学生指挥部,向柴玲等人说明跟戒严部队接触情况,继续劝说带领学生撤离。

4时32分,侯德健发表广播讲话,大意是:在没有经过广大同学们同意前,擅自作主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让学生队伍主动撤离广场,希望大家谅解。血已流得够多了,不能再流血了。这次学生运动,这次全民民主运动已经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已经胜利了。

侯德健的讲话激起学生们强烈反弹,发出一阵又一阵怒骂声,几乎是侯德健每讲一句就被骂一句。许多学生怒不可遏,斥责侯德健是叛徒、怕死鬼、软骨头;且在刘晓波等人广播讲话过程,不断发出「不撤」、「不能撤」的呼喊。

4时半,广场重新亮灯。官方广场广播只有一句通告:「现在开始清场,同意同学们撤离广场的呼吁。」

与此前几个紧急通告相比,可发现该通告似乎对数千名坚守不撤的学生网开一面,让他们和平而安全地撤离广场,以掩盖血腥清场真相。

中国官方事后一直有意将清场时间,说成是6月4日凌晨4时半至5时30分。其实,整个清场过程历时4个小时,开始于6月4日凌晨1时半许,即第38集团军和空降兵第15军分别抵达广场南北两侧之时,结束于6月4日清晨5时半许,即学生大队人马从东南角撤离广场之时。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