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郭台铭真是中共的卧底
2019年04月29日 读者投书 ⁄ 共 618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0 views+

鸿海集团董事长、台湾首富郭台铭进入了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跑道。他虽曾是国民党党员,但近二十年却没有进行过党员登记,亦未参加过任何政治活动。为能合党规顺利出选,国民党专门做了特别安排,以使其名正而言顺,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亦有寄希望于斯人志在必得之意。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和明星级的人物,他在台湾有一定的号召力,与美国以及大陆也都有良好关系和人脉,这是其他候选人无法与他比拟的巨大优势。因而他的横空出世,极大地搅动了台湾的政坛,不论蓝绿、朝野都看好他的前景,于是各路觊觎总统大位的人马,也不得不重新调整筹划谋略,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震荡。在岛内指责大陆干预的声音十分普遍之时,作为商人和非传统政客,他的参选也搅乱了由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政客们长期以来占主导地位的政局。
对于他在台湾的号召力和与美国有良好关系、人脉这些优势,一般来说对其竞选的影响可视为一个正常数,只能为其助势和加分。而与大陆的良好关系和人脉,则是一把双刃剑,是一个变数,甚至是极大的变数,直接会关乎到他的成败。这个变数可正可负,全凭不可预测的运筹,运作得当,或许会有锦上添花之功效,操作失误一步走错,则可一剑封喉,当场休克。其难点在于这种关系人脉最终将起的作用,并非其一人可掌控,是双向的,须由对方予以密切配合,方可有效。
众所周知,郭氏经济帝国在大陆雇有近百万的员工,有庞大的产业和丰厚的经济利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就进军大陆,是最早进入大陆的台资之一,几十年来赚得盆满钵满。他能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绩,固然与其精明的商业头脑和把握机遇的能力有关,但其与大陆官方良好的密切关系则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一个极权社会里,任何商人要获得事业上的成功,尤其是巨大的成功,没有官方的大力支持和背书,简直是痴人说梦话。面对两岸错综复杂、积怨深重甚至是严重的政治、军事对立,作为一个商人,他可以左右逢圆都不得罪,一心发财不问政治。倘若介入了政治,特别要竟总统大位,那么有关两岸的政治和其他所有议题就无法回避了。也许他是身不由己,在大陆得了如此巨大的好处,有得必有付出,哪能只进不出,不能够只拿好处,不付代价。于是只能听命于对岸,竟得大位就是报答的最好方式,人们似乎看到了对岸推郭氏出山竟大位的那只手。
郭台铭的经济利益与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联,他的出选将无法回避如何面对强大的大陆这个问题,因此郭出山参选,不可能不考虑北京因素。北京自始始终地高调宣称,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并不断威胁如果台湾坚持保持事实上的独立,将不排除使用武力。作为蓝营人物出战的郭氏,自不会与绿营为伍而反对“九二共识”,但即便是承认同“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两岸却有不同的解释和偏向。大陆的版本是“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实际上要台湾方面承认“一国两制”。而蓝营以马英九为代表的则强调“一中各表”,即两岸都认同“一个中国”,但对“一中”的内涵“雙方可以有各自不同的表述方式”,明确反对以大凌小,将台湾并到大陆的“一中”里去。
中国的统一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作为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绝大多数人是愿意看到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屹立在世界之林。俗语说,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因而问题的关键就是统一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形态,是从专制独裁统一成自由、民主,还是正好相反。这也是郭台铭必须明确表态的问题,他将如何在鸿海的利益和台湾两千三百万人的利益面前取舍,如何在维系台湾现有生活方式与民主价值的前提下,找出台湾与中国互动最适当的相对位置。与大陆有深厚的关系,这是郭的优势,同时也就成了政治对手们攻击的软肋,他可轻易地被戴上“红色商人”的桂冠,稍加装扮就又成了对岸的内应和卧底。
曾在民进党两届政府中任阁员的邱太三就公开质疑,“郭台铭是大陆更青睐的候选人,尽管他的企业营收已增长至逾5万亿新台币(合1620亿美元),但仍然依赖大陆,所以他能被大陆所控制。”言下之意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为了自己的利益,郭台铭必会配合大陆的政治需求而卖台。在全岛都无比反感、极力反对大陆以“武统”威胁来霸陵台湾的时刻,这种攻击其杀伤力是显而易见的。
郭氏将如何动作,没人能预料,但在利益面前一般人如何取舍,则还是有迹可循的。已故台湾文化名人李敖,“一生嫉恶如仇,犹如斗士,特立独行锋芒毕露,玩世不恭。骂人无数,什么人都敢骂,而且该骂不该骂之人都被骂,该骂不该骂之事都被骂。生活在台湾的李敖一生狂狷羁傲,藐视极权独裁,抨击社会的腐败和不公,虽陷牢狱之灾多年并不能夺其心志,终其一生都在与其抗争,成就了其风骨亮节,实为一条好汉,值得世人敬重。”
李敖曾有名言,台湾是攥在美国人手中的“中国的睾丸”,而因当他无法舍弃的经济利益这个“睾丸”,生生地被攥在了中共的手中后,就只有乖乖就范,岂会再有刚正的底气,其人格怎能不严重分裂。李敖区区一介书生,其在大陆的利益不过是卖几本书的蝇头小利,实在是微不足道。可就是这一点微薄小利,竟然可以成为捏在他人手中的“睾丸”,使得“他一反往日铮铮铁汉的形象,一个从来都对极权说不的斗士,却令人作呕地一下子匍匐在世界上最邪恶、最无耻的极权面前。他把毛泽东捧为最伟大的全球战略家,甚至高喊毛主席万岁;他自称最佩服三起三落的邓小平,甚至为邓一手制造的六四大屠杀辩护;他说胡锦涛的对台新策略很高明,硬的更硬,软的更软,我支持中国共产党,中國共產黨真正使中國富国强兵。一个昨日还慷慨激昂、视极权独裁如仇,不顾身家性命欲与之拼命的铮铮铁汉,瞬间成了被去势的太监,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与郭氏的商业帝国相比,李敖被人攥住的“睾丸”比芝麻还小,简直不值一提。既然像李敖这等几次坐牢,藐视极权的好汉,在这些几乎可以忽略的利益面前都能低下高贵的头,我们不妨以小人之心来度郭董之腹。他在大陆的产业完全可以成为攥在他人手中的“睾丸”,而且是个硕大无比的家伙。轻轻一捏即会痛彻心扉,略施力度便可取其性命,那可比唐僧的紧箍咒厉害百倍,郭董真的不担心吗?郭董真能脱“商人惟利是图”之俗,视其家业为芥草,随时可为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豁出去了吗?会像对岸那位“定于一尊”的圣上满口标榜的“我将无我”吗?
记得2014年就有人请郭台铭出山,却被忙于发财、志不在权谋的他断然拒绝,“不要害我”,“台湾最不值得做的一个工作就是‘总统’,‘总统’绝对是个害人的位置”。世界在变,人也会变并不奇怪,尤其像能在商界大展宏图、攻城略地如烹小鲜的郭氏,在“商而优则仕”风行的当今世界,又装神弄鬼地声称被妈祖托梦,“我把你当做养子,我看着你长大,所以你要为台湾做更多的事情。”,而一反清高不可测的初心,甘愿去趟台湾政坛这滩浑水,毅然以“政治素人”的身份竞选大位,要在政界大显身手,虽令人疑惑,但也并无不妥,按说,这种情节还是值得赞许的。
问题是一旦敛得大位,其经济帝国这个“睾丸”被人紧紧攥在手里的郭台铭将会把台湾引向何方,不能不由台湾民众担心。毫无疑问,虎视眈眈的大陆共产独裁极权不会放弃吞并台湾的狼子野心,“一国两制”就是为台湾挖好的坑。
邓小平当年在香港设立“一国两制”,信誓旦旦地保证“港人治港”,除外交和军事由中央统筹管理外,中央政府完全尊重、不干涉特区政府包括选举、立法、司法、行政等所有施政权,五十年不变。据说其目的除化解香港民众的抵触、疑虑和恐慌,收拢安抚人心,使香港能稳定,另一个深远的策略就是要做给台湾看,显示大陆的诚意和胸怀,为两岸的和平统一创造条件。
不料才不过二十多年,“当年的承诺就像用过的擦鞋布一样,被迫不及待地抛弃,香港的一国两制几乎破产了。尤其是2012年以后,中央政府做出‘加强对港全面管制权决策’,频频出手,视《香港特区基本法》为弃履,强奸民意,粗暴野蛮地插手、操纵、干涉以致开始包揽特区选举、立法、司法、教育等所有行政权,‘港人治港’只剩了一个空壳。甚至越境将香港居民和外籍香港人士捉到大陆,强迫在电视上认罪。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孔武有力,以为此举就可震慑、镇压住不同的声音。结果,激起民变和激烈的对抗,将香港推向了混乱和暴力冲突,他们又倒打一耙,嫁祸并将罪责推给民主派和对他们暴行不满的民众,也将他们极权独裁的面目暴露无遗,信誉尽失,民心尽失。这就是最好的镜子,台湾还敢再信‘一国两制’的承诺吗?还敢相信这样出尔反尔的中央政府吗?还会相信什么多少年不变吗?”
“一国两制”的真面目已被识破,在台湾完全没有了市场,而当政的蔡英文又软硬不吃,针锋相对处处掣肘,大陆的对台策略陷入进退失据的尴尬局面。除用银弹去挖台湾的外交墙角,挤压国际生存空间外,就只有“武统”威吓。而这些恃强凌弱的卑鄙手法,只能使台湾民众徒生厌恶,两岸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由于美国的意志和存在不可忽视,从去年以来又内外交困,中共的“武统”目前就只能是暂时吓唬人的把戏,对此两岸都是心知肚明的。
文骗武吓的套路都不能奏效,打破台湾问题的僵局就只能等待时机,寻找能俯首听命的代理人,利用民主社会的便利,并将其扶上大位则应是首选。已拉开大幕的2020年大选无疑便是这样的好时机,若说中共会置身事外,不屑于插手,即便是傻子也不会相信的。已被中共统战、从原国民党分化出来的宋楚瑜、郁慕明还难成气候。至于由中共豢养、公开宣称拥护“一国两制”的傀儡,所谓的“和平统一促进会”和“台湾共产党”也只是个笑话,更无人理睬。于是盯上身段柔软、处处裂缝、内讧不断的国民党,从中寻找突破口就是顺理成章的了,也只能是唯一的选择。
前一段时期,在国民党内呼声较高的韩国瑜,明确反对台独,称“台独”比梅毒还可怕,作为草根出身,在台湾刮了一阵“韩流”,又成功造访了大陆,向对方抛出了橄榄枝。韩氏虽至今暂时还“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没有公开明志,但按岛上的“潜规则”,已完成了在美国东西两岸的暖身和拜庙,只等在适当的时机和合适的角度切入。然而在4月11日的哈佛讲演中他竟高调声称“台灣唯一軍事威脅來自北京”,重申“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不要懷疑北京收復台灣的決心。”。明确将“九二共识”诠释为“是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各表’,絕不是像港澳地區的‘一國兩制’”,并在問答環節提出“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中國、努力要靠自己”的口號。
这对于正在对韩氏“听其言观其行”的对岸当局,无疑被重重地打了脸,自然不悦。隔日《央视网》便以《韩国瑜“国防”靠美市场靠陆?央媒:不养“台独”》为题揶揄道,“两岸一家,家事家人商量办。认家人,岂能赚大陆钱、上美国贡,吃里扒外窝里反?若不认家人、开门揖盗做家贼?家法,不是摆设——家人的善意提醒。”,露出了“家法,不是摆设”的獠牙。韩市长还能否继续受大陆待见,还是否有机会让高雄的“货出得去”到大陆,可能都已变成未知数。也许在对岸的眼里,韩市长已被划到“不统不独,实则还是独”的序列,早与马英九同一起列入另册了。
郭台铭的适时出山恰逢其时,尽管人们还不完全了解其政见,尤其是如何发展两岸关系的韬略,但近日来的一些表态则多少露出了一些端倪。在参选初时,郭台铭即明确其核心价值为“和平、安定、经济、未来”,只是没见提到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也许这与其“民主不能当饭吃”的观念相一致。此话如此耳熟,竟与对岸关于两岸统一的大宣如出一辙。
针对韩国瑜的口号,他软软地予以回击,在脸书上表示,应该改为“国防靠和平,市场靠竞争,技术靠研发,命运靠自己”。不用说其见识和境界的高下立马可见。同时又表示,“美国人就是拿旧的武器骗我们,台湾不该跟美国买武器,应该拿钱去美国投资,换成高科技回来。”,“国防”靠美国是靠不住的,“这么多年来,有哪个国家和地区是国防靠美国,最后是安全脱身的?”不卑不亢,呈现了其谋大位的格局和担当,也给了对岸一剂清凉的顺心汤。
接着在和蔡英文关于“民主不能当饭吃”的口水中,针对蔡氏“郭董事长也许精明于成本利润的价格,但是你真的不懂民主的价值。如果你至今仍坚持‘民主不能当饭吃’,我想请问:中国式的民主,让新疆再教育营裡的民众有饭吃,长期被监禁的刘晓波也有饭吃,中国无数被监控、随时被失踪的异议人士也有饭吃,但是你真的认为,这是台湾人民吃得下去的饭吗?”的反诘,他认为,民主有两种,“一种,是创造和平和促进富强的民主,一种,是摧毁和平和走向贫穷的民主。一种,是和平富强的台湾,一种,是战争贫穷的台湾。” 明确表示,“台湾参加区域经济合作的钥匙就是在北京”。
虽然郭氏没有详细解释他将如何施行“创造和平和促进富强的民主”,如何从北京拿到那把“台湾参加区域经济合作的钥匙”,也没有说明他如何能做到“国防靠和平”,也许不在其位,还不便贸然就谋其政,还没有公开他的施政纲领,是“天机不可泄露”。但我们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和韩市长质的差别,在营造与对岸和谐气氛的这一局,已将韩远远地甩到后面,可谓出手不凡,开门即得满堂彩。不言而喻,在已出山和还扭捏观望的所有觊觎大宝者,大概最合对岸口味的非郭董莫属。
营造两岸和平和谐的氛围,说到底不光是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更是一场刀刀见骨的赌局和交易,必有大批“真金白银”的进出。有得必有舍,不仅要看得到了什么,更要看付出了什么。如果不越过“继续保持台湾自由民主社会制度”这一底线,即能得到和平,那自然是台湾民众的福分,如果要用自由民主去换,用“一国两制”来换,那只能呵呵了。
郭董的“睾丸”已被人攥在手应该是不争的事实,只是被如何攥的,攥得有多紧,是否还有回旋余地尚不清楚,但坊间却已有不少流言蜚语。郭文贵去年9月份就预测下一届台湾总统非郭台铭莫属,并抛出猛料曰,郭台铭早就是中共布局的培养对象,郭台铭已被中共“蓝金黄”了云云。郭台铭真是中共的卧底吗?虽郭文贵的爆料真假难辨,不能以此为据,但亦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共极善伏卧底于对手中,当年连蒋某人身旁都不或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民党之所以在绝对优势下三年就输掉了江山,就是败在中共的卧底手里。
古人云,兵者诡道也,素有兵不厌诈之说,而间者胜于兵,其更是精于诈。也许郭某人只是捏在中共手里的玩物,并非真正的卧底。一般来说,如像他一样,看起来越像卧底的,往往却不是,而那些真正的卧底者,是人们根本想不到的,即便站在面前也认不出来。因而他也有可能仅是对岸用来施障眼法的,由郭“明修栈道”,掩护他人“暗度陈仓”。
也许郭某人确是卧底,就是中共堂而皇之所布的棋子,而且早已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当初中共蛰伏于地下,只能偷偷摸摸派出卧底,而且唯恐隐藏不深。而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财大气粗,又有数十倍的军力做后盾,店大欺客,就是要眼中活插柴,且看你等奈我何。人们注意到,对岸官媒在报道郭氏宣布参选总统时,将其所戴国旗帽上的中华民国国旗刻意打上厚厚的马塞克,或将其帽上有国旗的上半截生生地切去。显而易见,这不是随意而为,而是在传达不容台湾民主自由社会存在、将不惜任何手段而灭之的霸道信息。
如果郭董真是卧底,那中共真是布了一局高棋,一局大棋,试想一旦其大位在手,台湾的前途还再有第二个选择吗。
目前郭董毕竟还没有大位到手,也没有明确发布其竞选和施政纲领,所有这些评论、推测都是捕风捉影、不堪登大雅之堂的小道传闻,远不足为凭。如以此为据,妄加猜测定论,难免有诛心之嫌疑,也颇失公允。对于郭董我们也只能听其言,观其行!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