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真光折射 > 正文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2019年04月19日 真光折射 ⁄ 共 88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12 views+

谢选骏: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美国科学家“复活”死亡大脑 或将重新定义死亡》(2019年4月18日)报道:

今天科学杂志《自然》封面发布了耶鲁大学的最新研究:将已经脑死亡4小时的猪大脑成功复活,并维持了6个小时。在论文中,耶鲁将这项系统命名为BrainEx,这是一套体外人工循环系统,将实验溶液循环泵入大脑,使其部分“复活”。这一研究或将重新定义“死亡”,也将冲击科学界的道德伦理。
在影视作品中我们常能看见医生在手术室抢救病人失败后,宣读“脑死亡”的场景。许多科普作品也让大众了解到“脑死亡”就定义了生命活动的结束。这个观点和理念在科学界也已畅行许久。但是在科学界的权威杂志《自然》在封面随机挑战了“脑死亡”这一概念。
这项研究由耶鲁大学神经科学教授塞斯坦(Nenad Sestan)所领导,而用作实验的猪脑,是取自32个于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一间食物加工厂中被宰的猪头,该批猪只已死去近4小时。 研究人员设计了一套类似血液透析机、能模仿血液循环功能的“BrainEx”系统,并利用该系统来保存这些猪脑,然后注入特制的血液代替品,经过6小时后发现猪脑仍能吸收葡萄糖和氧气,而且恢复了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甚至自发的神经元突触亦重新活跃起来。
塞斯坦强调,进行实验的猪脑“据医学上的定义,并非活生生的大脑”,而实验的结果有助“我们想出更好的方法去治疗令脑细胞死亡的疾病,如中风或其他大脑障碍症。”塞斯坦又说,这实验还改变过去关于脑死亡的概念,以为一旦停止供血,缺氧的情况便很快导致脑死亡,“脑内细胞死亡发生的时间比以往我们想的要更长,我们证明脑细胞死亡是个逐渐的过程,而且其中一些过程是可以被延迟、保存甚至逆转的。”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死亡是非常简单的事。”华盛顿州西雅图艾伦脑科学研究所总裁兼首席科学家Christof Koch说。“现在,我们必须质疑什么才是不可逆转的真正死亡。”

谢选骏指出:科学的发展反而使得科学家面对死亡产生了更深的困惑,因为科学家原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死亡。而关于死亡的定义,其实圣经上讲得很清楚,那就是被上帝遗忘,并把其名字从历史上一笔勾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