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重回六四现场 北京高校悼念转至天安门中共中央起疑心
2019年04月18日 新人新作 ⁄ 共 1506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77 views+

胡耀邦寓所设置灵堂,接受吊唁者致哀。

1989年4月17日星期一
从17日下午起,北京悼念胡耀邦活动从大学校园较有规模地扩展到天安门广场。今天前往胡耀邦家的吊唁者,达4千多人。

北京市委办公厅称:今天北京29所高校学生张贴的挽联、标语、大小字报280份。不少学校为引导学生表达对胡耀邦的哀思,设立了灵堂。

各大学的标语、挽联及大小字报内容主要是抨击时政、呼吁行动起来。北师大署名「师大新闻系」的无标题大字报抨击「小平主国,手握大权」。有些标语言辞激烈,例如:「老天爷你年纪大,耳又聋眼又花,贤良不辨,不会做天,你塌了吧,你不塌会毁了我中华!」有的直指邓小平、李鹏等国家领导人。

【上午】

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放上胡耀邦的巨幅肖像。(档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一幅学生在广场纪念碑前放置花圈照片,附文字说明:「4月16日,北京,人们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献上花圈,沉痛悼念胡耀邦同志。张军荣摄」。

北京市委对此很不满,认为是引导民众到广场进行悼念活动。李鹏也心生疑问,「这是为什么?是不是『人民日报』要鼓励学生们都到广场送花圈」;「我们的党报为什么要这样引导,这样做就等于煽动更多的学生去广场,其后果会造成社会秩序混乱。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深思与警惕」。

【下午】

北大历史系88级学生王丹与几名「民主沙龙」成员在北大三角地募捐购买花圈,不到2小时就募到人民币530元,路过的物理系副教授、方励之教授的妻子李淑娴也捐了钱。

中国政法大学约5百名师生,下午1时许,在青年教师熊继宁、陈小平、吴仁华等带领下出校门,队伍前列是一面「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旗帜,紧接着是写着「耀邦永存」牌匾,随后是一辆三轮车载着大花圈,花圈挽联上书「耀邦同志千古」,落款是「中国政法大学部分青年教师敬挽」。

师生们沿途不断呼喊「自由万岁」、「民主万岁」、「法制万岁」、「教育救国」、「法制救国」、「人民万岁」、「反对官僚主义」、「铲除腐败」、「耀邦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耀邦永垂不朽」等口号,这是第一支游行队伍。

4时20分许,北大王丹等30多名学生到广场纪念碑献花圈,宣读悼词后前往胡耀邦家吊唁。

4时半,中国政法大学师生们从北面进入天安门广场,唱起「国际歌」、「国歌」,把大花圈抬放到纪念碑前。此时,围观者逾万人。5时许,熊继宁在纪念牌基座最高处带领呼喊「自由万岁」等口号,宣布悼念活动结束。

在全中国各大、中城市,悼念胡耀邦活动的规模日益扩大,反应更加强烈,人们普遍对胡耀邦逝世感到突然和可惜。

湖南省的湘潭大学、湖南师大、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工业大学等校学生,采取各种形式悼念胡耀邦;天津的南开大学则有上千师生游行,呼喊「打倒独裁」、「打倒专制」、 「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口号。

上海市的复旦、华东政法学院、财经大学等校出现许多标语、挽联及大小字报,内容有:「耀邦同志,你太惨了!中国太惨了!人民需要你,中国需要你!」以及「四项基本原则是祸国之源,民主自由是兴邦之本」等字句。

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夜召开市委紧急会议,决定以市委市政府名义发布关于胡耀邦追悼活动的通告,在肯定民众以各种方式悼念胡耀邦、寄托哀思的同时,提出要警惕个别坏人乘机挑起事端,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

当日晚上,姚依林对李鹏说:「这次学生悼念胡耀邦的动向值得高度注意。一批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早在等待时机,现在胡耀邦去世,正好给他们提供一个机会。这些人会利用学生爱国热情来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所以,一定要采取果断措施,防止事态扩大。」

六四天安门民运事件经过多年,中共当局每年仍加派警力与便衣驻守天安门广场,并且在各个进入广场的入口,加强盘查。(中央社档案照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