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中俄结盟的说法被大大夸大
2019年04月10日 新闻频道 ⁄ 共 268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7 views+
2018年9月11日符拉迪沃斯托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一起品尝美食
2018年9月11日符拉迪沃斯托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一起品尝美食
中国与俄罗斯都被特朗普政府视为修正主义大国和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一些政论人士认为,在美国与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关系日益恶化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准备结成一个对抗西方的联盟,一个中俄轴心正在崛起。不过,美国有专家认为,中国与俄罗斯结盟的说法被夸大了。一位美国官员也明确表示,俄罗斯与中国不是盟友。

中俄关系今非昔比

五十年前的3月,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与勃列涅日夫治下的苏联在珍宝岛爆发武装冲突,导致数百人死亡。这起事件成为继古巴导弹危机后冷战期间又一次两个大国之间可能爆发全面核战争的重大危机。与古巴导弹危机不同的是,这次危机是在两个共产党国家之间爆发的。

不过,就像美国企业研究所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艾荣 (Leon Aron)所指出的那样,五十年后,中苏之间的这场激烈冲突似乎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如此遥远以至于许多外交政策专家都确信,这两个国家正在结成一个反美联盟。

在美国与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关系日益恶化之际,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却日益密切。两国近年来在军事方面的合作,包括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尤其引起了关注。

前美国助理国务卿芮效俭大使认为,目前中俄之间是“不健康的密切”。

全美亚洲研究所的主席艾林斯(Richard Ellings) 召集美国的一些学者专门研究中俄合作对美国的影响,并在2018年出版了《威权主义轴心:中俄合作的影响》一书。他认为,中俄之间虽然没有正式的同盟关系,但是它们之间的战略合作非同一般。

艾林斯去年10月在这本书的推介会上说:“他们有一个互补的利益,这个利益在我看来是最引人注目的,这就是,中国在很大程度上觊觎亚洲,尽管它的野心远不止于此,但主要是亚洲,俄罗斯则觊觎欧洲。这个互补的利益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任何对美国及其盟友关系的损害都会加强他们实现在各自地区野心的能力。”

艾荣:中俄结盟的说法被大大夸大

不过,出生于莫斯科并在1978年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的俄罗斯问题专家艾荣认为,经过仔细的审视,中俄之间的经济、外交政策和军事合作并不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两国关系的历史充满坎坷,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截然不同的角色,这使得两国的目标出现分歧几乎不可避免。简而言之,有关中俄结盟的报道被严重夸大了。

这位专家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亲密关系是真实而强大的,两位领导人都把对方称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两人见面的次数超过了他们与任何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会晤。双方还互相给对方授予勋章等等。

从2014年开始担任美国之音的上级机构-广播理事会成员的艾荣在文章中说,习近平对普京的吸引力并不难理解:习近平与他一样是一位威权主义者,而且掌控着一个庞大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现在虽然在减速,但是这种速度是俄罗斯只能梦想的,而且中国在保持这种增长的同时仍然在大量的进口石油与天然气。习近平对普京的所谓尊重可能源于这位俄罗斯总统对一些潜在的爆炸性国内政治问题的巧妙化解,这些问题与习自身面临的问题类似。上任后,普京在俄罗斯国内将权力重新集中在手上,驯服了寡头,并清除了民选的州长与加盟共和国总统的政治据点。

不过,艾荣认为,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可能不足以克服建立真正联盟的障碍。他从中俄两国之间的经济现实、外交政策目标以及历史等方面的原因分析了中俄结盟所存在的障碍。

中俄之间的经济现实

中俄两国的经济关系的确在迅速扩展。仅在去年一年,双边贸易额至少比一年前增加了15%,达到创纪录的1千亿美元。这种经贸联系被一些人视为两国关系日益密切的证据。

不过,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艾荣指出,中俄双边贸易的规模与结构是不对称的。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俄罗斯只是中国第十大出口市场;在进口与整体贸易方面,俄罗斯都没有进入前十名。

两国的贸易结构也有类似的倾斜。俄罗斯对中国的出口四分之三以上是原材料,尤其是原油,木材和煤炭;中国对俄罗斯的出口45%是消费品,38%是电子与机械产品。

艾荣指出,这种交换的本质与马克思、列宁对殖民贸易的描述是相当吻合的,在这种贸易中,一个国家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原材料附属国。在历史上,城邦是很少会与他们的殖民地结盟的。

在他看来,俄罗斯与中国在经济开发与投资方面的合作也不像是两个急于结盟的盟友之间的合作。

外交政策上的错配

艾荣认为,在外交政策上,俄罗斯与中国都表示反对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主导权,都主张建立一个多极世界并誓言抵制被视为是美国入侵其势力范围的威胁。北京和莫斯科对他们认为的如果不是美国策划也是受到美国鼓励的“颜色革命”对其政权带来的威胁看法一致。他们在联合国的投票几乎是一致的。

但是他认为,在欧亚大陆,两国的利益并不一致。双方在彼此的势力范围内相互挖角,争夺对方的客户,并争夺对方的经济和地缘政治资产。

艾荣指出,中俄两国共有2600英里(约合4600公里)的边界,其中大部分边界最初是由俄罗斯帝国强加给中国这个实力较弱的邻国的。扩大这一障碍的是两国经济之间非常重大的结构性差异,这导致它们在目前世界经济秩序中持有不同的利害关系。

与俄罗斯相比,中国是自由主义国际经济秩序的更大受益者,在对抗该秩序的最终担保人美国方面,中国更为谨慎。

柯林斯:俄罗斯与中国不是盟友

美国中央情报局东亚与太平洋使命中心副助理主任柯林斯(Michael Collins)最近在一个研讨会上被问到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时明确表示,它们不是盟友。

他说:“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谈论世界各地的同盟关系以及美国所代表的原则、相互依赖与共同利益时,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战略上的团结以及共同利益上的便利,但是我不会说,我们知道的支撑同盟关系以及我们所代表的价值观一定在那。”

车维德:中俄都希望损害美国的主导地位,但无意当头

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过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的车维德(Victor Cha)认为,俄罗斯与中国在损害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方面是一致的,但使他担心的是,它们没有兴趣取代美国所发挥的领导作用。

他说:“我认为,它们的很多活动都集中在损害美国主导的秩序。但是在实现霸主地位方面,一般来说,一个霸主在实现了它们所希望得到的权力和影响力后实际上会给这个国际秩序提供东西,因为它们想要维持它们的新秩序。目前的担心是,俄罗斯和中国,不管是不是盟友,在寻求损害美国的霸主地位,然后仍然从这个体系中获取东西而不是回报它。”

在他看来,北京与莫斯科都想损害美国的影响力,但是它们并无意取代美国,而这会给我们一个比今天更为糟糕的秩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