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毒女杨绛影响了钱钟书
2019年03月13日 读者投书 ⁄ 共 221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54 views+

  “做女人肯定比做男人苦。我一直抱歉的是没有做好一个妈妈,妻子做得也不够好,女儿也做得不够好。一个女人有好几个领域,每个领域我只能拿60分。 ”这个自认为自己在每一个领域都只拿到了60分的“平凡”女人,就是杨绛。杨绛即将在7月17日迎来自己的百岁生日。回望百年,杨绛从名门闺秀到今天的文学大家,无论居于何地位,留给人的永远都是那份恬静、低调、不问世事、埋头做学问的印象。在这样一位不平凡的女人百岁之际,我们不忍打扰喜欢清静的她,特地采访了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徐岱、与杨绛接触最多的编辑胡真才、唯一一本《杨绛传》的作者罗银胜,从文学价值、生活层面、为人之道等个层面带读者走近杨绛。你会发现,你会为她百年的智慧之光折服、你会被她对丈夫和女儿的那颗心所打动,你更会为她这个不平凡的女人而感慨:她的一生,值得一读。

  智性杨绛

  《洗澡》要比《围城》高明很多

“如果说在此之前的中国女作家们基本上都属于一种‘情性写作’,那么杨绛的文学则属于典范的“智性写作”,充分体现了一种思想的韵味。不同于别的女作家在美学上的‘审情’立场,杨绛选择的是一种独特的‘审智’姿态。 ”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浙江大学人文学部主任徐岱接受记者专访时这样评价。

  《洗澡》打通了文学和历史的壁垒

百岁杨绛,她过着一个普通老人的生活,耳朵有些背,视力下降了,已经闭门谢客。总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打电话过去,她总会温和地聊几句,然后说她的胳膊有些酸了,让人不好意思再打扰。

她曾对记者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打扰特别多,尤其是电话太多,我真担心自己的时间是不是就这样被消耗掉。我谢谢他们的关心,但千万不要过来看我。你想,即使大家来了,就算同我聊了一天,又能怎么样?还是请大家给我留些时间吧,那样我写些文章出来,大家看到后就权当写给大家的一封信吧。 ”

记者:您评价杨绛的小说“虽只是一些小作品,却在不动声色之中充满了大智慧。 ”能不能用举例具体说说?

徐岱:关于杨绛在现代中国小说史上的重要地位没有争议,从文学评论方面讲,问题在于如何来妥帖地把握其作品的独特价值。我在《边缘叙事》一书中专论杨绛先生的一章里曾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审智。她的小说文本虽只是一些小作品,却在不动声色之中充满了大智慧。如果说在此之前的中国女作家们基本上都属于一种“情性写作”,那么杨绛的文学则属于典范的“智性写作”,充分体现了一种思想的韵味。不同于别的女作家在美学上的“审情”立场,杨绛选择的是一种独特的“审智”姿态。

记者:从美学角度,您对杨绛的作品有什么评价?

徐岱:我这里强调的“审智”,并不是指没有情感内涵的所谓“客观写作”。这种东西大多只是一种自我标榜的姿态,没有真正的审美意义。杨绛的“审智”却是一种十分难得的美学特色。它要求作家在超越了相对肤浅的多愁善感之后,并不坠入同样肤浅的看破红尘的格局,而能如同曹雪芹所说那样体现出“人情练达,世事洞明”的境界。

记者:高产作家很多,但是杨绛的作品真的很少。这一点是不是影响了她的知名度?

徐岱:相对而言,杨绛先生的文学创作的确少了些。但这恰恰从一个方面反映出她的成功。因为这种“少”更多地是相对于读者的期待而言。她的作品质量高,让大家想读到更多。如果是一个拙劣的作家,再少的作品也显得多余。在当今这样的“媒介时代”,杨绛作品在量方面这种相对之少无疑是不利的,但这是针对“名声”而言,问题是这种名声不仅不是像杨绛这样的作家所不屑的,也是所有真正的优秀文学家所不在意的。因此,即使她的作品在量上远不如许多时尚作家多,但这无关紧要。在艺术中,重要的永远是分量和品质。

记者:您评价小说《洗澡》的重要性时,甚至说中国人都该感谢她。在同题材的“创伤记忆”小说中,您觉得《洗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徐岱:在杨绛的小说创作中,《洗澡》无疑占据重要的位置。如同《金锁记》之于张爱玲。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一部《洗澡》就足以奠定杨绛在百年中国女性写作史上不可轻视的位置。但这同时也意味着,这部小说的意义决不能仅仅用一个“创伤记忆”来概括。在某种意义上,并不夸张地讲,这部小说事实上也是百年中国社会精神史的一个生动呈现。如同古今中外所有文学杰作共同拥有的特征,其意义早已超越文学的疆界,打通了文学与历史的壁垒,是现代中国小说史上不可多得之作。

  其实是杨绛影响了钱钟书

与钱钟书的婚姻构成了杨绛的生活,那么在文学创作中,智慧超凡的两个人同样会互相作用,碰撞出火花。

记者:您觉得杨绛的作品受没受到钱钟书的影响?在文学这个领域里,您觉得杨绛的文学和钱钟书在哪里有交集?哪里相近?差异又在哪?

徐岱:杨绛与钱钟书先生共同书写了当代中国文坛和学界的一段传奇。但如果不从学术上讲,而以文学创作而言,在我看来与其说是钱钟书影响了杨绛,不如讲是反之。作为小说家的钟书先生在名气上似乎高于杨绛,但就创作水平和作品本身所达到的境界而言,评价似乎同样应该反过来讲。换句话说,在百年中国小说史上,以《围城》为代表的作为小说家的钟书先生的成就,以“优惠价”来讲最多属于二流,不客气地说应该排在三流。但杨绛的小说成就无疑处于一流。

记者 王莹 宋波鸿

徐岱简介

徐岱,男,山东文登人,浙江大学人文学部主任,兼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浙江省美学学会会长、中国当代文学学会理事。曾著《边缘叙事(20世纪中国女性小说个案批评)》、《艺术新概念——消费时代的人文关怀》等书,并在《边缘故事》中论述过杨绛的作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