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天文数字 中共不敢公布的维稳开支
2019年03月12日 新人新作 ⁄ 共 1508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4 views+

今年国内外形势异常严峻,难怪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最关键信息是“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稳“与“风险“两词在小李的报告中分别出现了73次与24次。但李用以维持“适度“经济增长与高就业的板斧仍然是巨额的政府投入。今年光投资在基建工程已达3.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之谱,此天文数字离2008年金融海啸后前总理温家宝为了防止经济大滑坡而投放的4万亿元已相差不远。

更令人心寒的投资是公共安全支出,即维稳费。今年官方公佈的公共安全支出是1,797.8亿元,仅为军费预算1.19万亿元的15%左右。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同样是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公共安全支出占今年235,244亿元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即1.39万亿元,比公开的军费还多。

维稳费主要用来构建世界首屈一指的警察国家机器,目的是维持中共作为中国永久执政党与习近平有生之年作为党的“永远核心“的地位。例如公安与国安部门利用人工智能、多维监察设备、大数据、社会信用体系等科技可以把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同时,高科技防控机器可以对所谓“新黑五类分子“,包括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工运领袖、地下宗教人员等进行24小时监控。

但更骇人听闻的是,据北京消息人士介绍,1.39万亿元的公共安全支出只不过是真正用来打压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与捣乱社会秩序等“恶行“的无底深潭巨款的一部份。中共从不公佈的维稳经费包括以下数项,它们亦充份展示中共警察国家机器如何无孔不入!

“人民战争式“收集情报

第一,各大小城市近年发动“人民战争式“的“治安志愿者“组织,这些俗称“民间业余间谍“负责向公安单位通风报信,例如某某经常收听境外广播的邻居最近常与看似境外记者甚至间谍的可疑人物接触等情报。据官媒透露,光北京市便有近百万实名註册治安志愿者。他们集中在朝阳与西城两区,单是朝阳区的治安志愿者在2015年便向公安部门提供了20多万条情报线索。志愿者除了有车马费外,提供“勐料“情报的往往可以拿到几万元奖金,这些费用基本上由地方政府与公安摊分。因为各城市要预留不菲的维稳费,直接影响他们本来应该提供的医疗与教育服务。当然,警察国家系统在大专院校也养了大批“业余学生间谍“,他们主力举报哪些教授或同学在上课时发表亲西方或支持普世价值的言论。这些经费大部份由教育部系统而非公安部负责。

第二,臭名远播、严重违反联合国人权宪章的新疆集中营已开始蔓延到西藏甚至其他地区。习近平最近在内部讲话高度评价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采用非常手段严打所谓疆独份子的成绩。据西方人权组织介绍,新疆式的集中营或加强版劳改营已在西藏出现,而且该等利用最新科技操作的洗脑中心甚至有可能在不同省市成立。这些洗脑基地除了具备精神病院的设施外,还购入了最新研发、附有AI、机械人科学与脑神经科“疗效“的“改造思想模式“的硬与软件。集中营与洗脑基地的费用以数十亿元计,而且并不包括在已公佈的维稳预算。

第三,由企业负担的维稳经费。中共由于国家安全考量,全国的IT与相关网络与通讯行业均由国有企业与跟中共高层和解放军有特别关系的所谓私人企业经营。这些垄断性企业都变成几千亿美元以上资产的巨无霸公司。可是他们有义务把经营IT与通讯业务获得的情报,例如新黑五类人士的敏感个人资料无偿整理与提供给警察国家机器。除此之外,大陆的大型公司与机构都有庞大的保安系统,这些本来只管企、事业单位内部保安事宜的队伍自胡锦涛时代已与当地的武警、公安部门建立“联防“关系。平日他们定期一同训练,假如遇上严重威胁当地治安的突发事件,而警察部门应付不了的话,各大公司内部的保安人员便会临时穿上民警制服与军警一同“平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