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2019年02月20日 圣灵感动 ⁄ 共 1099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43 views+

谢选骏:“七十年大限”来自圣经以西结书启示

所谓的“七十年大限”理论,其实来自《旧约圣经·以西结书》的启示——1996年,我就从圣经《以西结书》记载的“犹太人被掳七十年”的启示里,领悟提出了“七十年理论”。

《铁幕落下 习近平极权主义召来中西冷战》(2019-02-19 博讯)报道: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主动掀起对中国的贸易战,其实影响不限于贸易领域,中美关系正从全面战略合作走向战略对抗。在华为孟晚舟因涉嫌金融欺诈被美国控告,加拿大根据两国司法协助条约抓捕孟姑娘后,习近平竟不顾国际法抓捕多名加拿大公民予以报复,使中国几十年改革开放形象毁于一旦。2019年习近平正在干一件大事,那就是让中共红色帝国与整个西方文明世界为敌,展开一场共产极权与普世价值的战争。2018年习近平在国内玩成了无人喝彩后,2019年又要在国际上独孤求败了。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和恣意妄为有可能演变为中国与西方文明国家的冷战。

其次,首先吹响中国与西方文明世界冷战号角的倒不是习近平,而是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年10月4日上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对华关系和政策的演讲,其内容涵盖中国的贸易、军事、人权以及干预美国政治等领域。这是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最全面、最务实和最清醒的阐述。也是自尼克松总统以来,美国第一次如此严厉地抨击中国,其范围远远超出贸易战。彭斯当时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习近平的新极权会召来新冷战?
彭斯首先回忆中美关系历史,表明即便在中国最虚弱的时代,美国也从未加入对中国的侵略和殖民计划,而是提出门户开放政策,帮助中国建立现代经济体系。彭斯指出,美国同意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7年间,中国GDP 增加九倍,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市场,美国资金和美国的技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美国重建了一个中国。美国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美国人的希望落空了。彭斯在演讲中,主要从六个方面对中共进行了抨击:

第一,人权状况。彭斯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他试图用极权主义对中国人进行全面控制。“中国的互联网长城”越筑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
第二,科技窃盗。彭斯说:“最糟糕的是,中国安全机构策划了对美国技术的全面盗窃,包括尖端的军事蓝图。利用这种被盗的技术,中共正在铸犁为剑。”彭斯批评中国的2025计划是为了控制世界上90%的最先进产业,包括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
第三,大外宣渗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亲北京的节目。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美国各地校园有150多个分支。中国正在用金钱收买美国的大学、智库和学者。
第四,南海争议。彭斯批评中国在南海争议岛屿部署反舰和防空导弹,违背不会将南海 军事化的承诺。在提到近日美国驱逐舰和中国军舰发生的冲突时,他用“鲁莽的骚扰行为”来形容,表示美国人民不会被吓倒。也不会退缩。
第五,债务外交。彭斯说:“今天,中国向亚洲、非洲、欧洲乃至拉丁美洲等国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并不透明,而且绝大多数还是对北京有利。”他特别以委内瑞拉为例,批评北京提供50亿美元贷款换石油,让委内瑞拉“腐败和无能的马杜罗政权”得以延续。
第六,破坏美国民主。彭斯说,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中国正在瞄准美国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和引起意见分裂的议题,如贸易关税问题,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彭斯最后说:如川普总统表明的,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起建设性的关系,共同发展两国的繁荣与安全,而不是分开。尽管中国领导人现在离这个目标渐行渐远,我们还是希望中国领导人重新回到”改革开放“的道路上来。美国人民别无所求;中国人民理应得到更多。
针对彭斯的演讲,中国各界的反应不一。中国外交部称:“有关讲话对中国的内外政策进行种种无端指责,诬蔑中方干涉美国内政和选举,纯属捕风捉影、混淆是非、无中生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认为,由于中期选举的重要性,彭斯的这番言论“有利于调动保守阵营的情绪”,从而帮助共和党获得选票。独立学者邓聿文则认为,彭斯这番讲话的目的是“激发美国民众的危机感”,证实贸易战的必要性。但相当多的民众认为,彭斯的讲话标志着西方社会对中共的清醒认识,习近平的愚蠢和狂妄终于召来了灭顶之灾。有学者将彭斯的言论与71年前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进行了比较,认为标志着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间的新冷战时代的到来。

1946年温斯顿·丘吉尔首相访问美国,3月5日,他在美国杜鲁门的母校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了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说。他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此演讲正式拉开了世界新冷战序幕。对于新冷战的观点,复旦大学孟维瞻博士持批评意见,他认为,川普本人对于意识形态问题“并不感兴趣”,新冷战这个事完全子虚乌有,冷战必须有剧烈的意识形态分歧和冲突。我的看法是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新冷战并不是二战后冷战的重演,它不再是意识形态泾渭分明;两大军事集团对峙;经济上互不往来,而是具有更多新的特点,如多种意识形态并存;基于共同安全利益的军事联盟或准联盟;经济交往持续。新冷战中的冲突包括贸易制裁、网络间谍、黑客攻击、文化软实力渗透等等。
中国历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美一直处于良好的交往之中,邓小平曾说: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国开放。但为什么中美现在却处于新冷战对抗局面?我的看法是,习近平执政后,面对中共执政危机,急于寻找出路。但由于认知缺陷和密室政治的原因,使他及其团队对中国的国情和世界形势判断出现严重错误。习近平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希望开启一个新的极权主义时代。对内通过政治高压和意识形态宣传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对外通过金钱外交、大外宣以及军事威胁改变世界秩序,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但他没有意识到当今中国人历经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大多数赞同普世价值和宪政制度,民心已变;没有意识到马克思主义早已被世界抛弃,自由、民主和人权已是世界文明潮流;没有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光鲜的外表下早已危机四伏,暗流涌动,中国的经济实力根本不足以操控世界。习近平选择了一条违背人民意愿的道路,也使本已苟延残喘的中共政权更加风雨飘摇。习近平十九大后一连串政治后空翻,使中国人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是习近平走向衰败的转折点。习近平在一个已经开放的中国实行极权主义是不可能的。
今年是己亥年,中国农历猪年,也是中共建政70周年。民主小贩杨恒均曾经根据罗素等西方人士的理论,结合过去百年地球上近百个国家的历史事实,提出了“七十年大限”的理论,指出进入现代文明时代,没有完成合法性变革,不思改革的传统政治体制,基本上都难以跨越“七十年大限”的门槛。苏联属于最强大的这类国家,在建政七十二年的时候轰然瓦解;台湾属于比较温和的,几乎刚好在七十年左右开始大踏步走向政治民主化。其它秉持传统体制的政权,基本都难逃这“一劫”。杨恒均的话等于宣布了中共这个红色帝国的死期。习近平闻得此言,郁郁寡欢,于是召集猪队友苦苦思考破解之策。最后,他们一致的意见是先砸了小贩杨恒均的摊子,抓人,再逼杨恒均交出解药。其实,杨恒均的解药早已公开,他说:“七十年大限”说一千道一万,执政者的最大问题就是失去了人权的民众不再信任掌握政权的执政者。为了保护政权而侵害人权的做法,只能加速“七十年大限”的到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迟早都会意识到,不能保护他们人权的政权,也不值得保护。
习近平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他恣意妄为的极权主义将召来中西冷战,内忧外患的习近平和他的红色江山命运将凄凄惨惨戚戚,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网民哀嚎:

ISLANDFROG 1分钟前
美国人为把中国政府改造成美国傀儡政权操碎了心,想尽了一切办法!美国不如像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高新技术那样, 把自己的民主自由制度保护好,别让中国人偷去,美国连普通民用技术都不舍得让中国强迫买去,“民主自由”是个好东东的话,为何美国不警惕中国防止中国偷窃呢?美国在全球实施多党内斗制度,美国很容易通过操控反对党来挟持执政党当按照美国的意愿和利益行事。全球现在作美英傀儡政权的国家,都被美国册封为“民主”国家或地区(台湾岛地区等),实质是美国做主的国家!

Sans2000 35分钟前
楼下这口气说的,乍像是李莲英的……

之见 今天 11:47
胡扯。所谓民主制,全称是民主选举独裁集权制。西方国家都是当选的政府首脑一个人说了算,其余的政府官员要么绝对服从,要么辞职。相比之下,习近平还远没有西方政府首脑那样的权力。显然,西方并不希望中国的中央政府政令能出中南海,而是寄望于中国的地方诸侯、党政军诸侯能各自为政,好方便他们分化瓦解、浑水摸鱼、牟取利益。习近平搅了他们的好戏,故欲除习而后快。国内骂习皇的人,无一不是自己想做皇帝或称霸一方的人,如何能让他们得逞!

Sans2000 今天 07:51
所谓新的冷战或铁幕,应该只局限于科技。

Sans2000 今天 07:50
在习之前,美国还没围堵中国,只是警惕。如果要围堵,完成对苏冷战时就可以假道伐虢,断了中国的经济,又何须让中国后来加入世贸?美国还是希望中国通过改革开放与西方接轨,毕竟中国历史上有过多次尝试,清末民初也有比较成功的经验。而且中国人口和市场潜力巨大,中产阶级一旦形成,民主的可能性值得期待。

CNS 今天 07:40
习犯下了最大的错误就是用行动以美国为敌,虽然嘴上说有一千个理由和美国友好。

豺狼虎豹 今天 06:18
楼下的鬼岛娃总是被气得脸红脖子粗,肯定短寿。哈哈哈哈

g2j2 今天 02:23
ISLANDFROG,蠢货!又黑我党!我党是贼吗?只能说贼喊捉警察。

ISLANDFROG 今天 00:45
“中方干涉美国内政和选举”?这话显然是贼喊捉贼!中国一直被美台港敌对势力渗透,美国联合狗粮党试图颠覆肢解分裂中国的图谋倒是一直在持续进行!

ISLANDFROG 今天 00:42
粕熏:“习近平极权主义召来中西冷战”?可笑,美国围堵中国在习没有上台前就开始了!所谓的西方指的就是美英及其附属国而已!西方列强掠夺世界各国的本性决定了中国必须持须接受经济掠夺并且按照美国的要求走向自杀, 并由美国监督中国自杀过程, 中国才不会与美国对立!

寻找五毛 今天 00:36
小学鸡治国,乱来。
谢选骏指出:上文显然不知,所谓的“七十年大限”理论,其实来自《旧约圣经·以西结书》的启示——1996年,我就从圣经《以西结书》记载的“犹太人被掳七十年”的启示里,领悟提出了“七十年理论”,详见下文。

附录

《国破家亡者的最后晚餐——从巴比伦之囚看当代中国命运》

谢选骏,1996年

(鸣谢作者赐稿“基督徒网络文帖存档” http://library.ccim.org)

1996年复活节期间,我在纽约病得很重,意识到自己一生的
理想随时会因生命结束而一笔勾销,这种反省不可多得,它
凸现了生命的不确定与理想的主观性;我因此意识到自己的
软弱和耶稣的十字架。以前我喜欢的名言是,“如果有上帝
而我不是上帝,这叫我怎么受得了?”但此后我将此转折为,
“如果有上帝而我就是上帝,那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毛泽东的最后遗言是,“医生,我还有希望吗?”伟大导师
要向医生搜寻希望了,可是医生自己的希望又在哪里呢?因
为如果他或他就是上帝,那世界就真的毫无希望了。

我的软弱,使我在早于他们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毫无希望,并
因此寄希望于永生上帝。这使我意识到以往的人生奋斗是以
自我为中心的,因而是缺乏终极性的(如果说还有终极性存
在的话);我的全部理想无论包装得多么精致以致冠冕堂皇,
其实都为了荣耀自己,而不为荣耀永生的造物主。而如果没
有造物主,那荣耀我们自己必定要灭亡的过客,又有什么意
义呢?

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是捕风,因为观看我们荣耀的人民,
也将化为乌有。如果少年痴呆自我迷恋尚可理解,那灯火通
明之际还执迷不悟的人,岂不太可怜了吗?在耶稣面前,我
感到羞愧:我的痛苦是来自个人奋斗;他的痛苦则是为了拯
救世人。他是无罪的,不像我,是被意欲“自我实现”的罪
所捆绑。至于为什么意欲自我实现就将导致被罪捆绑,我想,
每个人最终的结局--灭亡,已经对此作出了最生动的展示
和最雄辩的说明。正因为耶稣基督是与造物主同在的永恒之
子,既不存在自我实现的需要,也不存在自我实现的可能,
所以他必然是无罪的。由此我知道,任何看重自己的;就是
有罪的,越看重自己,就越有罪。在此意义上,欲救国救民
的志士也许要比寻常百姓犯了更大的罪。寻常百姓之欲不过
满足口腹之欲罢了,基本是生物性的;而志士们欲却还想荣
耀自己以争夺那本属于造物主的荣光(所谓“伟大、光荣、
正确”的谥号无一不是对神的荣耀之窃取)--这种心理欲
望是没有止境的,当然也就更接近撒但。

由此想来,鲁迅的《药》之潜在含义(即鲁迅自己也不一定
意识到的含义),也许不仅仅是对群众麻痹症的批判,也在
无意中泄露了天机:欲顶戴伟大光荣正确的神明般谥号者,
难免不流血,难免不被做成人血馒头来享用?

正如耶和华的启示说,“必朽的人哪,你要引用以色列人常
说的话,‘说:我们的罪恶过犯好像担子压在我们身上,我
们渐渐消瘦。我们怎能活下去呢?’要告诉他们,我--至
高的上主,指着自己的永生发誓,我不愿意看见罪人死亡,
我宁愿看见他们改过而存活。以色列人哪,你们要悔改,离
弃邪恶的行为!你们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33/10-
11)感谢主,耶和华是仁慈的。以前我像外行一样,以为耶
和华是怒气冲冲的,只有耶稣是仁慈的。现在我知道,圣子
的仁慈是从圣父那里来的。正如耶稣所说,只有父一位是良
善的。早在《出埃及记》里圣父就说“我耶和华是医治你
的。”--只要人们遵循他的命令。(15/26)

在这样的反省中,我终于向耶稣基督承认自己乃是一个罪人,
因为我在主面前是不洁净的。我好像在追求自由。但是我追
求自由的动机动力难道不是与压迫者要压迫我们的动机动力
基本一致吗?这正是我的罪性之存在,并给了压迫者以压迫
的可能;如果我追求自由的反抗成功了,难道我保证不会成
为新的压迫者吗?被压迫者与压迫者,内心难道不是相通的
吗?我好像在追求理想。但是我追求理想的动机动力难道不
是与行尸走肉的贪婪基本一致吗?这就是所谓求生的以致扩
张的欲望吧?尽管它的外延似乎大一点。但是这个大,往往
更糟而不是更好。

我好像在追求利他。但是我实践利他的动机动力难道不是以
博得他人赞扬或是为了印证自己心目中的某种自我形像为期
许的吗?如果在相同后果的期许下,难道我不会成为一个利
己者吗?我绝对不会由爱生恨吗?如果事与愿违的话?这样
看来,我的克己我的努力往往是使我变得更伪善,而不是更
良善。也许恰恰因为我更伪善而不是更良善,所以“神所爱
的他必管教” 。……

这些心路历程也许不仅仅是属于个人的,也是属于整个民族
的意识,如深陷“巴比伦之囚”中的犹太人。我自己也是在
面对绝境的时候意识到“耶稣基督的救恩是为国破家亡的人
们预备的最后的晚餐”,基督的爱筵,乃是用他自己的血肉
铺设的。圣子啊,你不是用他人血肉铸造自己的冠冕,不是
踏着别人的尸体前进的,更不是仰赖弟兄们的牺牲向上爬。
圣子啊,你流自己的血,把灵魂交给父神,为世界送来主的
福音。这就是神迹。

是在人的道路的尽头所展示的上帝的道路,是大写的真理与
大写的生命。

就这样,沿着圣经的道路,可以从古代的巴比伦之囚走入当
代中国历史。

“巴比伦之囚”(前605-538)不仅是历史事件,也是圣经
启示的奥秘,因此它并没有完全逝去,而是依然存在人性的
命运中,甚至就发生在当代。就历史事件言,它指的是以色
列人由于淫邪背约而遭到上帝的处罚,被巴比伦王所败所虏,
为奴为娼将近七十年之久。以色列人被虏共有三次:1、前
605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虏走犹太国中宫廷人物,其中包
括先知但以理等。2、前597年犹太王约雅斤在位时虏走犹太
王、首领和工匠,并立约雅斤的叔叔西底家为傀儡王。3、前
587年攻陷耶路撒冷,俘虏敢于反抗的傀儡王西底家,彻底虏
走贫民以外的犹太百姓。整个被虏审判改造运动合计前后历
时达十八年之久。最为典型和惨烈的是第三次被虏:“西底
家二十一岁时做犹太王;他做了邪恶的事。巴比伦王在西底
家统治犹太国的第九年十月十日,率军围攻耶路撒冷。城里
饥荒非常严重,人民没有粮食,城被攻破了。巴比伦军追击
西底家王,在耶利哥附近的平原俘获了他。西底家被押到尼
布甲尼撒那里。巴比伦王当着西底家面前,巴比伦王把西底
家所有的儿子都处死,同时处死了犹太的首领们。接着他把
西底家的两只眼睛挖出来,用镣铐锁住他,把他押到巴比伦
去,直到他死去……王的顾问兼护卫长尼布撒拉旦进入耶路
撒冷。他放火烧毁圣殿、王宫,和城里所有显要的房子。留
在城里的人向他投降,技工都虏到巴比伦去。但他把最穷苦、
没有财产的人留在犹太,让他们经营葡萄园和耕种田地。”
(《耶利米书》52/1-16) 以上是就历史事件的巴比伦之囚
而言。

那么,就圣经所启示的人类命运的奥秘而言呢?不难发现,
近代史上欧洲最大的异教政权苏联,与好战的亚述-巴比伦
帝国有许多相似之处:1,两者都是军国主义国家。2,两者
都以征服全人类为目标。3,两者都是强烈排他的世界强权。
4 ,两者都是圣经所指陈的上帝之敌。5,两者都打败并控制
了原先的圣经选民,被亚述-巴比伦帝国虏获的是旧约的以
色列人,被苏联虏获的则是信奉新约的东正教各族。6,异教
帝国虏获圣经之民都是七十年左右,在古代是前605-538,
在现代是1918年俄国内战到-1985年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
7,异教帝国的覆灭使得被虏之民获得自由:以色列人可以回
归祖先的土地,也使得东正教民族可以回归祖先的信仰。但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自由并不是他们自己争取来的,而是看
不见的手赐予的。,是不以那些被解放者的意志为转移的。

那么,上述的征服及被虏是如何实现又如何消逝的呢?按照
圣经先知的解释,以色列人的被虏是由于他们背离了造物主
之约,从而招致造物主的审判,这审判是借着敌手来实施的。
当这种处罚实现之后,且等到日期满了,这些敌手自然会退
出历史,而造物主将恢复与选民的关系。

1,在亚述-巴比伦帝国,以色列人的被虏有三次以上,绵延
时间十八年(前605-587或582),这个时期,正好相当于苏
联成立到大肃反的高峰期(1918-1936),同时也相当于中
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文革爆发(1949-1966)。当然,这些
时间上的巧合不足以说明太多问题,但其间是否有值得我们
思索的更深入的相似呢?

2,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构造与其老大哥苏联十分相似,尽管在
前此的中华民国期间,中国并不是一个基督教国家或是圣经
之民,但它毕竟是一个可以自由传教的社会,尽管中国从来
就不是一个西方意义的自由民主国家,但它在历史上却从来
没有受到1949年以来的斗争、审判、改造(所谓“斗批改”),
没有受过苏联式的“摧毁全部传统”意义的“就地被虏”。

3,在现代和在古代一样,日期满了之前(六十七年,尤以最
初的二十年最为激烈),所有反抗被虏命运的努力,不仅无
法成功,而且只能招致更猛烈的报复和进一步的改造,如我
们在犹太王西底家的遭遇中所见。这种一致的残酷性甚至表
现在相似的肉刑上。如西底家被巴比伦王挖去双眼,许多当
代的死刑受害者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当权派活体解剖,或割
断喉管或挖出内脏,以便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

4,在当代两大强权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对比中也不难发
现,在肃反和文革的被虏高潮过去大约二十年后,也就是在
被虏之后将近四十年,强权开始松动,俗称自由化时期,在
苏联是五十年代中后期,在中国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其实,
这并不是自由化,而只是强权走向解体;正如霸道的解体是
天下大乱,而不是王道的建立。

那么,造物主为什么会审判他的选民,尤其还要借助于巴比
伦王这样的黩武者、异教徒甚至无神论者?因为这就是那高
于人的旨意。圣经中描写这“颠倒历史” 的进程,肯定会激
起现代人的可怕同感:

1,“该死的以色列领袖啊,你的终局到了;你面对最后惩罚
的日子到了。……一切都变了。没有权力的人要被提升,统
治者要被推下台来。”(《以西结书》21/25-26)你看,这
多么像“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以色列的领袖多么像被打倒
剥夺的现代“资产阶级”啊。没有权力的人要实行无产阶级
专政了。

2,“他们要沦落作难民,作俘虏,他们中间的领袖要在天黑
时拿起包袱,从他们为他在墙上预先打好的洞逃亡。”(《以
西结书》12/11-12)这些以色列人,多么像“白俄”与“国民
党反动派”啊。实际上,在中国历史上最残酷的内战中(仅仅
国民政府军就被胜利的对手声称杀掉了八百万之多),尤其是
内战后的改造运动中,胜利的征服者不仅把对方的军人视为
“俘虏”,也把它的文职人员和普通百姓(地主、富农、资本
家)视为“俘虏”而任意处置,因为在这样万里长征般的全面
征服中,整个民族(而不仅仅是对手政府)已经沦为被虏的。
这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愚公移山,改造中国”。

3,“我们被放逐的第七年,五月初十日,有些以色列的长老
到我面前坐下,向我询问上帝的旨意。那时,上主对我说话;
他说,必朽的人哪,要告诉他们,至高的上主这样说:你们
来求问我的旨意吗?我指着永恒的生命发誓:不准你们求
问。”(同上20/13)被放逐的第七年,相当于中国的1956年
和苏联的1925年,中国的右派份子正准备“猖狂向党进攻”
如犹太王西底家竟敢反抗主人巴比伦王的统治,苏联正在强
制实行集体农庄,自由农民正在绝望中。但是“不准你们求
问”的命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异议都是徒劳的,只能换来
加倍的惩罚。“不准你们求问”,将是即将临到被虏者头上
的命运。

4,“必朽的人哪,以色列人是一堆废物。他们好像炉里炼银
所剩下的废物--无用的铜、锡、铁、铅等……我要把他们
集合在耶路撒冷,用我的怒火熔化他们。”(同上22/18-20)
在这里,圣经预言与我们曾经历的现实之间,甚至连术语都
有惊人的相似:废物(与"俘虏、“残渣余孽”、“坏份子”、
“阶级敌人”)、炉里(与“革命熔炉”)、炼银(与“下
放锻炼”)、集合(与“集体化”、

“忠字舞”)、熔化他们(与“全国山河一片红”、“八亿
人民八亿兵”)……耶路撒冷与“世界革命的中心”(莫斯
科还是北京?为了这个“中心地位”,中-苏论战冷战热战
了整整三十年)!

这之后就是大肃反与文革。……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灾难呢?

1,《以西结书》中的上帝说得十分清楚:“必朽的人啊,你
要斥责以色列的统治者,向他们说预言。……以色列的牧人
啊,你们要遭殃了!你们只顾自己,却不牧养羊群。……虚
弱的,你们不调养;生病的,你们不医治;受伤的,你们不
包扎迷路的,你们不领回;失踪的,你们不去寻找。你们反
而用暴力虐待它们。因为没有牧人,羊群就分散;野兽来撕
碎它们,吞吃它们。我的羊群流落在山间,在高原,分散到
全世界,没有人照顾,也没有人寻找。……我要收回我的羊
群,不准你们做它们的牧人,也不准你们只顾自己。”
(34章2-10节)看啊,这与共产国际所谴责的“反动剥削阶
级”的行径多么想像!在被虏之前,俄国与中国,都是阶级
分化严重和内部冲突激烈的国家,无怪乎俄国人会趁日俄战
争和一战之际,在后方发动革命,而中国的抗战八年,竟出
产了人类历史上最多的内奸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先锋队!

2,“必朽的人啊,要是有一个国家犯罪,对我不忠,我要伸
手切断他们的粮食来源;我要使饥荒临到,把人和牲畜都饿
死。……如果有人幸免,又救出他的儿女,他们逃到你们那
里的时候,你们要注意观察,看他们是多么邪恶。”(14章
13-22节)这仿佛告诉我们,在苏中两国先后爆发的大饥荒
的背后。不仅有农业集体化的导火线,还有埋藏更深的火药
桶。简单说,那就是使得被虏和农业集体化得以实现的社会
破产。

3,在如此社会破产得以出现的条件下,当然,不仅牧人有罪,
人民也责无旁贷:“你们吃带血的肉,拜偶像,杀人……你
们依靠武力,各个都奸污邻人的妻子,……我----至高的上主,
指着自己的永生这样发誓说,住在荒城里面的人民要在刀下
丧生;住在野外的人要被野兽吃掉;躲在山上和洞里的人要
病死。我要使此地彻底荒废;他们所夸耀的力量都要消失。”
(33章25-28节)这真是全民族的悲剧,所有阶层一一遭殃。
这样的例子不仅发生在古代以色列,而且继续发生在我们眼
前。甚至在被虏之后四十年相继发生的“苏联解冻”(五十
年代)和“中国自由化”(八十年代),也还是昙花一现,
短命夭折,除了又剪掉一批鲜花毒草之外,似乎没有收获。
因为主所定的日期还没有满,

任何个人的甚至人民全体的摆脱被虏命运的要求,被无情地
粉碎,除了遭到嘲弄和报复之外,似乎一无所获。这使无法
用常理来衡量的。

犹太人正是在悔改之后,得到了主所定的解放:

1,至高的上主说:“必朽的人啊,你要斥责米设和土巴两国
的统治者。要告诉他,我--至高的上主这样说:我要和你
作对。我要把你扭转过来,领你离开极北的地方,带你到以
色列的群山上。然后,我要打掉你左手握着的弓,右手拿着
的箭。你和你的部队,以及联军都要死在以色列的山上。”

(以西结书39章1--4节)这里离开"极北的地方"之扭转,多
么像苏联的突然崩溃;而它被上帝打掉的左弓右箭,多么像
苏联不战而屈的常规部队和核子武装;他们死在以色列山上
的部队,与苏联被赶出东欧和俄国陷入车臣的泥沼,也不乏
相象!

2,“必朽的人啊,这地方是我的宝座;我要住在以色列人中
间永远统治他们。以色列人或他们的君王不会再拜偶像或为
已死的君王立碑而侮辱我的圣名。……他们曾以可恶的行为
侮辱我,所以我在烈怒下,把他们消灭了。现在他们必须停
止拜偶像,要拆掉他们为先王所立的碑,这样,我就永远住
在他们中间。”(同上43章7-9节)这不仅是巴比伦之囚结
束时古以色列复国的素描,也是当代苏联--东欧集团历史
的写照,无数的“已死的君王”列宁像一夜之间奇迹般地倒
地,无数的异教纪念碑莫名其妙地遭到铲除,就像它们被莫
名其妙地树立;因为那里的东正教人民重新渴望回到上帝的
怀抱。……

从上述的引用和分析不难看出,古今中外的人性是多么相似。
时空隔绝如古代的以色列、巴比伦和当代的中国、苏联者,
也并不能超然于“历史命运的互联网”!更何况,这样的命
运每天还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不断重复,因为我们的天性中,
就有着实现上述命运的“必然性”或说是基督教意义的“原
罪”--哗众取宠、趋炎附势和落井下石的不知不觉的潜力。

(圣经引文自《现代中文译本》,联合圣经公会1980年第二
版)

谢选骏:1996年写作上文时,我认为,苏联政权的暴政七八十年才结束;所以中国的自由解放也不得不推迟到2019年以后。正是由于这一绝望,我才埋头著述了百部全集。

过了十几年,1996年还不知在哪里混的杨军杨恒均,才鹦鹉学舌地提出了“七十年大限”,但却由于无知而张冠李戴,把《圣经以西结书》的启示,错记成了敌基督的小丑罗素等人的胡说八道,真是呜呼哀哉。“世界上真是有上帝的”,斯大林的刽子手雅戈达临死的时候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