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2019年02月19日 读者投书 ⁄ 共 172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92 views+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感谢上帝》一片揭露神职人员性侵造成的伤害@网络图片

【法国文艺欣赏 】 : 被称为是“法国电影界一个独特的存在的导演欧容在刚刚闭幕的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凭其新作《感谢上帝》(Grace à Dieu)获颁此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第二大奖 评审团奖。获大奖后导演又赢了一场官司,可谓双喜临门。

法国司法部门周一做出判决,认为试图阻止影片放映的诉状不成立,因此影片可以如期于本周一进院线上映。

该片题材极其敏感,涉及是法国里昂地区被揭露出来的神职人员性侵众多儿童却受到上司庇护的案件。但由于欧容在影片中用了被司法追究的涉案人的真实姓名,因此影片遭到相关人士的抵制,其中涉案人,被告之一贝尔纳·培耶纳(Bernard Preynat)神父的律师要求以“无罪推定”为由推迟上映时间至涉案人最终审判结果出台。欧容自己也一度担心影片会因此被判“死刑”。但周一,他的律师告诉法新社,司法部门判决影片可以上映,法官认为,在片尾字幕说明Preynat 神父享有“无罪推定”的权利的做法已经符合法律的相关要求。对方的一位律师则对这个判决表示失望,另一位则要上诉,但这个程序已经不能阻止影片上映的决定了。

为了避免受到阻力,《感谢上帝》一片于去年秘密拍摄而成。导演自己在接受奖杯时也毫不隐讳地说,这部影片就是要试着打破极有权势的机构在神职人员对儿童性侵案件上的沉默。他还补充说,要和性侵受害者共同分享奖杯。正是这些自由的人的勇敢举动启发了他拍这部影片。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名叫“不再沉默”的协会与2015年在里昂成立的过程,而协会的发起人都是指控童年时受到Preynat神父的性侵,目前该协会共统计有85名受害者。影片讲述的其中三个人的故事,他们各自生活轨迹不同,但童年的遭遇一直困扰着他们,也给工作家庭生活造成不少问题。欧荣在拍摄前进行了一年的扎实的记者般的调查和研究过程,再加上他扎实的剧作基础,努力做到各个类型元素之间的平衡,比如在影片中对三位主要受害者的设定就颇具戏剧效果,一位是有5个孩子的父亲,另一位是彻底被幼时性侵经历摧毁了人生的失业者。不同的受害者组成了法国不同阶级男性的群体肖像,进而再经由对各个不同家庭生活的刻画组成了一个法国社会的缩影,有评论就认为,仔细观察的话,甚至围绕几个主要受害者的拍摄方法亦各有不同,欧荣水到渠成的导演技法自然也不同置疑。

影片一度受到阻力原因也是与影片极具写实主义的风格有关。由于涉案的几名神职工作人员都已经遭到起诉,因此欧容在影片中就用了他们的真实姓名,但问题是这几个人,包括主嫌Preynat神父在内的主要涉案人的案子都尚未结案,因此欧容被神父的律师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他的顾客目前应该享有“推定无罪“的权利。该案件的审判被排到了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他的律师要求影片推迟原定于本周三上演的日期。

里昂地区的性侵案不仅受害者群体很大,这个案件同时也暴露出另一个引发公愤的问题,这就是高层对神父的罪恶的包庇。影片中同样被实名披露的该地区的红衣主教巴尔巴兰就被控和其他的5人隐瞒了审视人员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性侵儿童的案例。巴尔巴兰于1月7号出庭应训,但他已否认了所有指控。巴尔巴兰案将于3月7号结案。

另一个在影片中被实名提及的涉案人员也将欧容告上法庭,要求将她的名字撤掉。这个案子则有里昂重罪法庭审理。

面对这些阻力,欧容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后说,他们受到巨大的抵抗力,所以他也不清楚影片最终是否能在法国上映。他曾估计影片在培耶纳神父案结案前都不能上演。他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审查”。而如果影片推迟上演的时间,就无疑是判了死刑。

至于为何在影片中隐去受害者的真实姓名,反而用指控对象的实名实姓,欧容说这是因为这些人的名字已经出早已在媒体上曝光了。他说,他拍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要拍一部“公民电影”,能够“提出一些问题”。但他强调,这不是一部与社会新闻有关的影片,更不是“针对教会的“。他进一步解释说,影片关注的不是司法,而是人性,是受害者的痛苦层面的内容”。他承认自己判断有所失误,因为他曾估计影片出来时案件已经了结。

欧容说,他尽量试着做到平衡,也尽其所能做到客观。影片第一部分,用了受害人之一亚历山大与天主教会之间的邮件来佐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