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间谍杨军的伙伴韦石:拨开迷雾,用常识和良知读懂杨恒均(杨军)
2019年01月27日 读者投书 ⁄ 共 2725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4 views+

韦石:拨开迷雾,用常识和良知读懂杨恒均

杨恒均是一个不寻常的人。他的不寻常在于他出自中共体制,但他又不愿在体制内苟活,走出体制,又被体制外所猜测、排斥。他的身上的确有神秘的色彩,一句话读懂杨恒均不容易。1月19日,杨恒均被北京国安部门拘捕,罪名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海外舆论顿时纷纷扬扬,同情者有之,污蔑者有之。杨恒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与大家谈谈心,特别是反对他的人和想让他冤死在狱中的中共高层。

坦率说,自2017年初海外骗子爆料“革命”以来,很多异议人士的表现,使我有了一种陌生感,觉得眼前的世界与我的想法有很大的出入。我开始力图远离吵闹、纠纷,一是为了清静,二是所看到的吵闹大都太低级、卑劣,对我实在是一种精神污染。

我和杨恒均是十余年的朋友,我想,除了他的导师冯崇义教授,我算是对他比较了解的。当然,我需要提醒阅读我文章的朋友,如果您怀疑一切,认为世上的人都说谎,就请你绕行。我只能说一切沟通是基于基本信任,我不是说谎者,一些事情不便说的不说,但我没有编故事来骗你的天赋。

按冯崇义教授的看法,杨恒均是一名“文学青年”。这个定义有点模糊,以我对杨恒均的了解细化一下吧。杨复旦大学毕业后意气风发进入了体制内工作。冯教授说杨脱离体制后,决心写小说。我的猜测是,杨的“意气风发”的性格不适合生存在僵化的体制内。在体制内,得到重用提拔的是那些每天坐办公室喝茶、看报纸,外表糊涂,内心狡诈的人。那些有能力、有理想,甚至露出锋芒的,被“淘汰”出局只是时间问题。

杨恒均开始写作的年代,遇到博讯推出作者开办文集(博客)的功能(博讯博客开始于2001年,应该是中文世界最早的博客程序。杨恒均的小说(著名的有长篇《致命系列》)在博讯博客发布。在他的一篇被翻译成英文的文章,他写了这段历程(大概题目是,我的第一个博客)。

经过偶尔的沟通,我们成为了朋友。杨恒均给我的印象是幽默、随和,无论谈什么话题,他都可以深入沟通,谈话“营养”很丰富。他是每天都要读书的人。他来美国旅游,总是带着几本书,为了减轻重量,会把读过的书转送给朋友。我翻看过他阅读的书籍,里面圈圈点点、标注,从书的磨损程度,他是认真地读。这个习惯,他一直保持到今天。在一个网络文化时代,像他这样沉心读书思考的人太少了。

杨恒均的性格好动,曾“走遍中国”。就像读书一样,他要下功夫“读懂”社会,读懂中国。结合他中英文阅读的知识,他对各种社会问题的“诊断”非常到位。我和杨只要碰在一起,我就会提出我看不清的问题,请他解惑。他曾说,自己适合做“辅助”角色。以我的观察,杨恒均是任何政治团体难得的“参谋”,他能提出具有操作性的看法和建议。

十年前,他提出了“七十年大限”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广为流传。据说,中共高层很恐惧就这个预言,反复探讨“破解”之法。本人曾就近年来中国经济困境和政治稳定问题向他求教,他的看法深刻、理性。例如,本人对近几年的中国政治走向感到忧虑。他提醒我,要多方位思考,不易简单化。他反问我:“为什么周永康倒台后,很多批评周永康的反而被抓?为什么挺习的被抓的,不少于反习的?”。其实,他的朋友信力建就是一例,多年挺习被抓诬陷判刑2年。杨恒均从不会简单预言“崩溃”,只是分析各种可能性。

韦石:拨开迷雾,用常识和良知读懂杨恒均

近期聚餐时,一位远途而来第一次见面的人士,表现出雄心壮志。杨恒均认真地说,推进中国民主进程,不能对自己有功利化的预期。中国的民主化,前面的几批都会“牺牲”掉,只是奉献。他说,如果有未来个人预期,无法做事。他举例说:韦石不是已经牺牲了吗?本人20年来,将自己最黄金的年华投入博讯和支持其它网站创办和发展,至今清贫如洗。

杨恒均是个忍辱负重的人。他为了能在国内发声,能“走遍中国”,写作非常谨慎。用他自己的说法,他的文章必须真实,任何造假会被抓把柄。而且还要避免涉及某些敏感领域。近20年,他写了1500万字的文章,把握、拿捏不易。

杨恒均2011年神秘失踪几天的原因,这几天才由冯崇义教授首次披露。因为杨恒均和我的朋友关系,加上被某居住在纽约的著名“异议”人士诬陷告密,导致他和艾未未2011年被捕,他们被怀疑是茉莉花运动发起人。后发现抓错了,才获释。

该“异议”人士,数年前还造谣博讯(博闻)个别文章出自杨恒均之手,对此本人曾有公开回应。其中“紫荆来鸿”是经过一名著名作家转来的稿件。至今本人不知道作者是何许人也。一位编辑将各种难以核实的高层动态以“紫禁城来鸿”的署名发表,其实多数是各种渠道的相对靠谱的传闻而已,根本没有固定来源。而作为造诣很深的学者型作者杨恒均,根本没时间,也不屑于写这类文章。

杨恒均的微博、博客多次被关,但印象中,他从没公开“抱怨”过,以至于那些批评他的人质疑他,为什么他的博客不关?当他的微博关闭一年,这些人似乎又眼盲了。这点,我和他处理方式类似,博讯在优酷的视频账号被删,本人微博被删,以及澳门入境受阻,回国签证受阻,我一概不“抱怨”,不炒作。我是不想自己成为新闻,杨恒均则是怕得罪网管,怕火上浇油。杨恒均是难得的理性思考者,从他那里可以获得治国、解困的“药方”,他也是各阶层沟通的最好桥梁。受杨恒均影响的人很多,他的朋友遍布全国各地、各领域。

关于杨恒均“神秘”背景的各种揣测,本人不多解释。建议大家看看冯崇义博士在接受博讯和其他媒体的访谈视频和文章。本人只想说,下结论前,请先做点基本功课,读读他的文章。有人拿杨恒均妻子的政治“问题”说事,这和文革的出身论、株连做法有什么区别?婚姻源自情感,它可以超越种族、年龄和不同政治见解,这是常识。对杨恒均的评价,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但目前他正在苦难中,无法为自己辩解,对他的口诛笔伐,是否等他出来后再进行?我们批判中共搞了那么多冤假错案,我们自己为什么凭自己的“知识”、“判断”,没有做更多了解时,就妄下结论?正如冯崇义博士所说,杨恒均从没伤害过任何人,何必如此仇恨他?

韦石:拨开迷雾,用常识和良知读懂杨恒均

我所看到的是,他自己走出体制,放弃了优越的升官发财机会,和我一样清贫(他的经济在做小贩后才好转,此前身无片瓦,用他的话说,租房换地方没牵挂)。我和杨恒均同龄,虽然他的很多性格优势我并不具备,但他说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看到的就是:他在里面放弃了体制利益,走到外面从事艰难的写作,我在外面放弃了去公司任职,而选择了“艰难”的信息传播。同为艰难,但守望相助,惺惺相惜。

说了这么多,我不知道是否拨开了杨恒均身上的迷雾,其实我们只要用常识和良知就能够清晰地解读他。祝愿好友杨恒均能再次侥幸从囹圄中走出来,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怎么啦?又把我的贴删了?难道我都说对了?
韦石哪韦石,你看你堕落到什么样子了?你这博讯不就是靠不删帖起家的吗?不是靠搞民运起家的吗?后来被令计划,习包子,王公公嫖宿奸淫之后,也删贴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