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2019年01月17日 圣灵感动 ⁄ 共 239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71 views+

谢选骏: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苦恋>作者白桦去世 “国家爱你吗?”成绝响》(2019年1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在一九八零年代因小说《苦恋》以及由此改编的电影《太阳和人》而引起巨大争议的中国作家白桦,于1月15日凌晨在上海去世,享年89岁。有旅居海外的中国作家评论说,白桦是一位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

白桦原名陈佑华,1930年出生于河南省信阳。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文革结束后,白桦发表反映文革苦难的小说《苦恋》并创作了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这两部作品都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旅居美国的中国作家凌沧洲就白桦的文学生平表示,他是一位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值得纪念和推崇:“白桦是一位独立思考精神的作家。他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写的作品《苦恋》,以及基于此的电影《太阳和人》遭到官方的猛烈抨击,就是因为这些作品的独立思考。当时《解放军报》的批判文章说,《苦恋》违反了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而“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就是中共的领导么。白桦的《苦恋》达到了当时一些作家不能达到的历史高度和深度。”

白桦编写的剧本《苦恋》发表后曾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和争议,但没有变成政治问题。然而,1980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根据《苦恋》拍摄的电影《太阳和人》送审时,有关当局却批评剧本和影片都存在“严重的政治问题”。

《苦恋》描写的是一位旅居海外的爱国画家凌晨光于上世纪50年代返回中国后,虽然在文革期间经历迫害、甚至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仍心怀爱国之情,反对女儿出国的故事。他女儿质问他说:“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这个问题后来被称为是“天问”,问出了中国百姓的心声。

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曾在80年代在法国参加一个国际文学会议期间与白桦见过面,她就白桦的文学生平以及作品《苦恋》评论说:“白桦的作品《苦恋》里有一句大家经常引用的话,那就是:‘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作品描写两代爱国的中国人最后却因在中国迫害和虐待而离开中国。这样的写作也许今天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太了不起,因为即使在习近平的严控之下,现在中国大胆的作家多的是,但在八十年代写出这种作品还是非常大胆。”

《苦恋》发表后,中国《解放军报》1981年4月发表题为“四项基本原则不容违反——评电影文学剧本,《苦恋》”的文章说,《苦恋》以批评党曾经犯过的错误来否定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这绝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对爱国主义的侮辱。”中国其它多个官方报纸和刊物随后也纷纷发表批判《苦恋》的文章。

后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等也对《苦恋》争议发表看法,白桦被要求写检讨。白桦通过给《解放军报》和《文艺报》编辑部写信的方式进行检讨,最终使《苦恋》风波得以平息。

白桦的《苦恋》开启了反思文革的中国伤痕文学。但根据小说拍摄的影片,至今仍遭中国当局查禁。

旅美作家凌沧洲表示,他后来发表的诗歌《从秋瑾到林昭》更显示出在政治思考上的升华:“我还想强调,白桦在2007年写作,2009年发表的《从秋瑾到林昭》这部诗歌,从对专制制度的质问,到对民族灵魂的拷问方面,都显示出他在政治思考方面变得更深刻。而且在文学份量方面,我也觉得这部诗歌也超越了《苦恋》。”

白桦于2011年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著诗文《空椅子》,被收入《刘晓波纪念诗集》。

谢选骏指出:国家没有人性,怎么可能爱你呢?国家所爱的,只是你的血汗和心肝。《圣经·撒母耳记》对此作出了深刻说明:

1Sa 8:1 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
1Sa 8:2 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
1Sa 8:3 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1Sa 8:4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
1Sa 8:5 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
1Sa 8:6 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
1Sa 8:7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
1Sa 8:8 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
1Sa 8:9 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1Sa 8:10 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
1Sa 8:11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1Sa 8:12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1Sa 8:13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1Sa 8:14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1Sa 8:15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1Sa 8:16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1Sa 8:17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1Sa 8:18 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1Sa 8:19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
1Sa 8:20 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
1Sa 8:21 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
1Sa 8:22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很明显,国家只会奴役人民,而不会爱人民的。耶和华的天启对此作出了亘古未有的声明。

而白桦却对国家怀抱不切实际的希望,看来他没有读过《圣经》。

刘晓波也是如此,直到最后,他还对国家抱有希望,希望放他一马。

呜呼哀哉。

上面的说者们也都不知道,国家仅仅爱你的血汗和心肝——因为他们都不懂得圣经的真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