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2018年12月30日 圣灵感动 ⁄ 共 108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80 views+

谢选骏: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漂泊复何依”出自宋朝诗人文天祥的古诗词作品《金陵驿》第一二句,其全文如下: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漂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原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注释】
1、草合:野草太多已经长满了。
2、孤云:指作者自己。
【解说】
夕阳下那被野草覆盖的行宫,自己的归宿在哪里啊?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原来没有什么不同,而人民已成了元朝的臣民。
【鉴赏】
诗的首联摹写作者途径金陵时看到的景色。夕阳之下,丛生的野草已经遮掩了离宫,天边的孤云,飘来飘去,不知要飘到哪里。寥寥数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满目疮痍、凄楚迷离的夕照离宫图。离宫,就是行宫,宋代的时候金陵是陪都,所以建有行宫。只是面对昔日的富丽堂皇的行宫,如今只见荒烟蔓草、颓云残阳,教人怎能不产生今昔之感?怎能不让人想起诗经中那首著名的《黍离》?次句诗人更是融情入景,将自己孤苦无依的荒凉心境融入边孤云的形象之中,云的形象也就成为诗人的形象了。“转”字极见锤炼之功,勾画出诗人久久伫立、痴痴凝望的形象,苍凉无比,为下一联的抒情蓄势、张本。
颔联以今昔作比,描写了山河沦丧给广大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诗人举目四望,山川河流依旧,而昔日街市繁华、人烟阜盛的金陵,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如今早已是“半已非”了。这里诗人用山川与人事作比,对比鲜明之极,表现出诗人无比沉痛的爱国爱民的情怀。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此联出句用了《世说新语》“新亭对泣”的典故:“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对句则用了《搜神后记》丁令威化鹤的典故:“去家千岁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此二句用典,以简驭繁,用语凝练而感慨极深。

谢选骏指出:文天祥为何如此孤独?因为他仰仗的是理学的“气”,而不是基督教的“磐石”——不论是《正气歌》还是《过零丁洋》所信靠的,终究是人类的力量及其结晶的“正气”与“汗青”。可是这在望风披靡的失败之下,已经不堪一击了。这就是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的原因所在!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因为他们误信了送命的理学,他们依靠了抽象的正气,而不是依靠上帝的磐石。他们所率领的,是一些比萨满教徒还要不济的“送命理学”。所以,他们的表现甚至不如埃及的奴隶、日本的武士,遑论基督教的骑士呢。所以我说,新儒学是没有出路的——老的理学被元清蛮族击溃,并被西方文明犁庭扫穴;新的理学(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则败于马列主义的手下跟班,让仅仅复国三十八年的中国(1911——1949年),再度沦亡于北方的蛮族俄罗斯苏联及其山沟里的喽啰。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