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ofo创始人戴威登上“老赖”名单 马化腾:一票否决权致ofo溃败
2018年12月20日 思想评论 ⁄ 共 141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1 views+

共享单车ofo陷入退押危机之际,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ofo创始人戴威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乘坐交通工具时,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等九种消费行为。

12月20日,马化腾在朋友圈对ofo溃败原因发表评论称,“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的问题。

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在其朋友圈发出了相同的观点,称ofo真正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

他解释称,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李学凌表示。

据悉,在ofo董事会中,最初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是戴威、滴滴、经纬、朱啸虎,不过,朱啸虎在2017年12月初退出了。当时,有媒体称,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了阿里和滴滴;其中,阿里持有多数股权,包括朱啸虎拥有的ofo董事会席位和一票否决权,滴滴只持有小部分股权。

今年3月,《中国企业家》援引投资人消息称,朱啸虎退出ofo后,在ofo董事会中,管理团队有五个席位(戴威行使全部投票权),滴滴两席,阿里一席,经纬一席。而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就变成了戴威、滴滴、阿里和经纬。

回顾ofo历次重大关头的抉择:与摩拜合并、被滴滴收购、由阿里接管,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戴威都充分行使了这一权利。

据ofo离职员工Raven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2017年烧钱最厉害的时候,摩拜和ofo的投资人都意识到,彼此很难打败对方,所以转而力推两家合并。“老戴不接受,没谈拢。”Raven说,戴威当时拥有一票否决权。

合并计划失败后,投资人就收紧了“钱袋子”。2017年下半年开始,ofo随之陷入了融资困境。

2017年底,ofo甚至与滴滴反目,这使得陷入资金危机的ofo雪上加霜。据界面新闻描述,在滴滴成为ofo大股东后,派驻了付强等人到ofo担任高管,“不可否认地是,付强他们加入以后确实加强了公司的各种流程和制度,变得更规范了,但是很多业务的进展也变得非常困难。”一位ofo离职员工向上述媒体说。

随着滴滴的进入,戴威也被架空。界面新闻获悉,滴滴对ofo新的出行项目强烈反对,还牢牢牵制着ofo的财政大权,直到其拒绝在ofo的投资协议上签字时,戴威才意识到问题,之后就将滴滴“请”出去了。一个被媒体反复描述的场景是,戴威冲着电话那头的付强怒吼:“滴滴的人都给我离开ofo!”

到2018年初,ofo资金情况已经非常紧张了,戴威不得不转向阿里求助。《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称,阿里当时同意戴威保持ofo独立,并拥有ofo控制权的要求;但阿里的出价非常低,只有10亿美元,仅为ofo高峰期估值(30亿美元)的三分之一。

最后,外界并没有看到阿里收购ofo的消息,只知道ofo通过抵押动产(单车)的方式获得阿里17.7亿元贷款。

在12月19日发布的内部信,戴威也坦言,“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言辞中不乏惋惜和无奈,他称:“这几天都经历着巨大的煎熬和压力”,不过,戴威表示,仍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着。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