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2018年11月29日 宗教交流 ⁄ 共 173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6 views+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维吾尔文化专家芬蕾深情讲述她今年夏天新疆之行的见闻

芬蕾在新疆喀什遇到了一位6岁男孩,他即兴用贴纸做了一撮胡子。芬蕾感叹这反映了正在消失的维吾尔男子的大胡子文化

随着新疆“再教育营”的细节和幸存者的证言浮出水面,国际媒体对中国政府打压当地穆斯林的报道出现井喷,而研究新疆问题的学界也正在集结起来为维吾尔人发声。英国一位专门研究维吾尔文化的专家说,中国政府正在对维吾尔人进行象征性强奸。

“中国政府说,新疆维稳行动是为了净化伊斯兰教习俗、去除宗教极端化、消灭思想偏见。我并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当局目前对维吾尔人的打压简直就是一场象征性强奸。”

这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维吾尔文化专家芬蕾(Joanne Smith Finley)周二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座谈会上讲的一番话。20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了解维吾尔人的身份认同感以及他们对中央政策所做的抗争。当谈到她今年到访新疆的见闻时,芬蕾更是几度哽咽。

“我认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清真习俗的侵犯、对其精神和肉体的蹂躏,无不是为了磨灭掉维吾尔民族的意志。”

芬蕾今年夏天在新疆乌鲁木齐和喀什进行了为期三周的实地考察。她表示,她研究维吾尔社区已有几十年,但这一次她目睹了当地人最绝望的恐惧和伤痛。芬蕾说,她多年来积攒下来的无数当地维吾尔联络人中,竟然只有两个人敢与她见面。

她解释说,如果前几年当地穆斯林还敢于表达他们对被无端关押的恐惧的话,他们如今变得几乎什么都不敢说了。

一位维吾尔职业女性告诉她:“除了那些得了病的,基本上没人能从‘再教育营’里出来。”

另一位维吾尔教师告诉她:“维吾尔人向来很健谈,但现在我们都不说话了,因为我们很怕说错话。”

芬蕾还从宗教、文化、社会等角度分析了政府对当地穆斯林的压迫。她介绍说,不管商人、公务员还是退休人员,这些不同社会背景的维吾尔人都不敢到访清真寺,因为他们害怕被送进“再教育营”、失去退休金或是铁饭碗。

位于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此前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到这里礼拜。当芬蕾今年到访这里时,情况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所清真寺的大门走廊中多了一座收费亭,对中外游客收取45元的门票费。售票员的正上方挂着一面红旗,只见用维汉两种语言写出的“爱党爱国”四个大字。走进清真寺后,她基本看不到朝拜者,只见零星游客。而当她试图走近一位维吾尔长者询问情况时,一名警察突然开始在几米远外尾随她,直到她离开。

芬蕾还说,当局还在严格限制当地民众的宗教服饰和毛发。她在喀什偶遇了一位6岁维吾尔男孩,他谈到现在他的学校大多数课程都使用中文教学,他还用完美的普通话唱了中国国歌。临近分别时,小男孩用几张白色贴纸在下巴上做了一撮假胡子。芬蕾感叹,孩子不经意的举动恰恰反衬了维吾尔人的文化传统被剥夺的残酷现实。

美国华盛顿大学研究新疆问题的人类学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从中国政府决策的角度分析了维吾尔人的处境。他说,自2009年以来,国安、高教和多达1400家科技私企一直在通力合作,试图打破维吾尔网络世界的高度自治,以对穆斯林进行通讯监控。他举例说,厦门公司美亚柏科就研制了自动检测图片中维吾尔文和伊斯兰教符号的设备。一些公司还开发了自动翻译和抄写维吾尔语语音信息的软件。

他还说,新疆乌鲁木齐、喀什等地密不透风的监控网不仅遍布市区,还在向附近的农村地区蔓延。这些设备将会生成规模极为庞大的影像信息,而它们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

“监控网络的目的就是束缚人们的行动。这是维护治安的一种方式。它为一些人设定了边界,却为另一些人开辟了自由空间。这样一来,外面的空气就变得不那么压抑了。汉人可以安全地随意进出公共场所,但维吾尔人却因种种束缚而寸步难行。”

到场嘉宾还有来自日本、法国、澳大利亚的学者。长期关注新疆局势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到场发言。

在发自肺腑的演讲最后,英国学者芬蕾摘录了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代表作《1984》中的一段话。她说,这就是维吾尔人正在经受的苦难。

“我们要把你压迫到你无法回头的地步——你心中的一切都会成为死灰你会变得空虚。我们会把你榨干,然后我们会填补你内心的空白。”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