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重建 > 正文
中国汉服复兴运动 穿越千年的民族主义
2018年11月23日 社会重建 ⁄ 共 241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1 views+

他们聚集在一起,穿着丝滑飘逸的长袍,手臂覆盖着成褶垂下如波浪一般的袖子,许多人戴着高高的黑色帽子或者繁复的花朵头饰。

如果你觉得,他们看上去像是从一千年前的中国帝王仪礼上穿越过来的时间旅行者,那么这正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中国汉服复兴运动 穿越千年的民族主义
本月在北京颐和园,一名盛装汉服的女子在镜头前摆姿势。

上周末,数百名这种复古打扮的人聚集在北京的大学校园里,他们是“汉服”运动的参与者。他们致力于恢复的,是他们认为中国多数民族汉族在屈服于外国统治者几个世纪前的穿着——并以他们唤起的过去为傲。

“汉服是一个社交活动,所以我喜欢它,但同时汉服也有一种层次更深的民族感情,”29岁的计算机程序员尹卓说,他参加了当天的活动,穿着蓝色长袍以及带着人造皮草流苏的红色斗篷。

中国政府禁止了许多社会活动,但民族主义领导人习近平却提倡复兴传统美德,这对汉服的粉丝来说是一个黄金时期,使其得到了发展所需的官方声望与许可。

现在,全中国数百个团体正在践行汉服,尤其是在大学校园里。支持者称他们有多达一百万粉丝,大多数是女性,年龄多在一二十岁。

互联网商务促进了这股潮流,即使在小城镇,商店也很容易接触到这些爱好者。

“人数肯定是增长的,而且是快速增长,”汪家文说,他以嘉林为笔名在中国南方进行了大量汉服推广和研究工作。

15年前在中国中部城市郑州,电力工人王乐天身着款式古旧的长袍走上街头,这件事被当时刚刚在中国兴起的互联网记录了下来,上周六的汉服爱好者集会纪念了这个日子。

他们略带点诗意夸张地表示,王乐天的行走是汉服在现代重生的里程碑。

“恢复汉服对于提高汉民民族认同和自豪感有着非凡的意义,”王乐天通过电话表示。

中国官员将汉服作为共产党传统观念的一部分接纳了下来。学校现在常让学生穿着传统的文人长袍列队,作为对成人礼的一种时髦的重新演绎。

当习近平去年在北京接待特朗普总统时,两人观看了穿着汉服的中国传统音乐人表演。

中国汉服复兴运动 穿越千年的民族主义    汉服运动有多达一百万追随者,大部分是一二十岁的女性。

“汉服正在走向成熟,国家和政府正在给予更多支持,”北京一家手机应用公司的经理姜雪(音)说,她穿着一件仿照几个世纪前的明代服装制作的粉红色长袍。手工刺绣的兔子和花朵是她自己完成的。

“习近平一直在推动复兴传统文化,当然也包括服装,”她说。

汉服利用了这样一种观点: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占全国人口90%以上——应该穿着清朝以前的服装来展现他们的自豪感,也就是北方的满人军队于1644年占领中国并开始其统治之前。

根据汉服支持者的说法,满族皇帝以及后来轮番前来的西方和日本帝国主义者把他们自己的风格强加于人,汉文化于是陷入衰落。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从事中国研究的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说,“我见过的汉服运动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民族主义者,寻求的是穿着传统服饰的刺激。”他写了一本关于这一运动的书。

尽管汉服运动逐渐变得流行,并被官方所接受,但身穿传统长袍走过中国的大街仍然需要一点点胆量。很多汉服粉丝只是在特殊的场合才穿着他们的服装出门。

只有很少一部分最坚定的支持者几乎天天穿汉服,包括在工作时。

在最近的一个周末,北京东边的一家汉服商店里,新老顾客在一排排长袍、头巾、腰带和头饰间指指点点。当一名20多岁的男子身穿一袭黑色长袍、扎着一条金色腰带出现时,店铺里发出一阵阵的赞叹声。

“我们刚开业那时,人会经常问你是拍戏吗?你是玩儿cosplay吗?”这家商店的老板月怀玉说,“他们是不了解的。”

现在,就顾客而言,“了解的是越来越多。”

在传播开来的同时,汉服运动也变得吵闹起来。汉服网站上充满了关于什么才算真正的汉服的争论。

“这场运动宣称的许多历史和传统都是虚构的,”作者凯大熊说。“他们在自己编写历史。”

为了适应现代人的审美可以进行多大程度上的改动,也存在争议。

北京一位穿着汉服上班的金融经理顾蒙说,他对“汉服原教旨主义者”感到不满,因为他们不愿意对汉服进行修改,以适应现代生活的需要。

“我问过店家好多次,为什么他们不能在后面加一个口袋,我好放手机和烟,”他指的是自己经常光顾的一家汉服精品店。“他们以为我是异端者。”

中国汉服复兴运动 穿越千年的民族主义

上周六,汉服爱好者们在北京聚餐。

汉服的重点是民族主张、培养古老的价值观,还是借由绣了龙或花卉的长衫做出大胆的时尚宣言,尤其存在分歧。

“有民族主义者,也有人纯粹是出于好看和审美的原因,还有一群人是被古代传统所吸引,”在一个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网站担任编辑的辅仁君说。“现实中,大家可能每个原因都有一点。”

和许多穿汉服的人一样,顾蒙形容自己在网上发现汉服运动的那一刻,可谓豁然开朗。他回忆说,中国正进入一个充满自信的民族自豪感的时代,而汉服是一种与之相匹配的外表。

“汉族变成了一个受压迫的民族群体,”穿着一件浅蓝色丝绸长衫的顾蒙说。“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这可能是一种反抗。”

汉服爱好者对汉人身份的彰显,在维吾尔族和藏族等中国少数民族看来,也许构成一种沙文主义。

中国对这些少数民族的政策招致了国际社会的批评,但许多汉人认为自己是少数民族的慷慨保护者,他们指出,其他民族的人如果愿意,是可以选择自己的传统服装的。

“我们的民族主义是正能量的,”汉服研究者汪家文说。“关于民族政策,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汉族要当好老大哥,才能带好、保护好少数民族弟弟妹妹。”

39岁的服装设计师郑琦来自中国西南部。她说,自己几年前当妈妈后就不再穿汉服了,她发现很少有汉服是为身材丰满的女性设计的。

但今年,她在网上发布了一组照片后引发轰动。照片中,她身上的华服和脸上的妆容,都借鉴了1100年前统治中国的唐代的绘画。

“唐朝它可能在中国历史上是唯一一个比较能接受胖或者丰满的一个朝代审美,”她说。

她说,在她看来,成为一名汉服爱好者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

“一方面我们很喜欢我们自己的文化,但是我们个性其实是很现代的,”郑琦说。“性格也很传统的话,我想他不会在大街上穿汉服,因为是个异类,传统性格的人他们不敢的。”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