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在叙利亚获释日本记者:都是我自作自受
2018年11月02日 读者投书 ⁄ 共 124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7 views+
日本自由记者安田纯平2日在记者会上向媒体公开道歉。

2015年进入叙利亚后被拘禁、时隔约3年零4个月获释的日本记者安田纯平11月2日上午在记者会上向媒体公开道歉,称“由于我自身的行为而导致这样的结果,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日本《朝日新闻》在2日报道中披露了当日召开的记者会内容。在叙被绑架的日本记者安田纯平对此次事件的一些问题对媒体进行了回答。

当被问道“回国后,曾有人匿名批评‘完全是自己的责任’,是否接受”时,安田低下了头表示歉意,称,“由于我自身的行为,给日本政府以及许多人都添了麻烦,受到这样的批评是理所应当的。日本政府也曾经警告过我,说被困了很难救出来,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前往动乱地区。这一切都是因我个人行为而造成的,是我自作自受。”

对于安田被叙绑架一事,在日本一直有着不同的看法。

例如10月25日《每日新闻》的报道中就曾提到,网络上再次燃起“自身责任论”的说法,有人认为安田被绑架完全是自己的责任,并且这一说法得到了大量支持。但报道称,同时也有许多人为安田发声,认为他所做的事“不是简单地推给当地媒体就可以的,有些事只有安田才能做到”。日本公共政策调查会的研究所所长板桥功也曾表示,“政府是有保护国人的义务的”,并称,“虽然由于去现场采访被绑架是‘自作自受’,可一旦被绑架了,政府就应当出面解决。前往动乱地区采访的重要性是不能被否认的。”

此外,在此次记者会中,安田在被问到“发生这样的事,以后是否还会考虑再去动乱地区采访”时,他表示“前往动乱地区采访是绝对有必要的”,但“目前还没有计划再去采访”。另外,安田还称,“家里父母年龄都很大了,在被绑架的时候也考虑过他们的问题。今后可能会多从孝顺的角度出发,对采访方式等要三思而后行。”

据安田介绍和记者会上分发的资料显示,他于2015年5月从日本入境土耳其。他透露,自己在采访中拿到了“伊斯兰国”(IS)的相关资料,采访目的是为进一步了解该组织的实际情况。关于拘禁他的团伙,他表示“直到最后都没听他们说起过组织名称”。

在与曾担任疑遭IS杀害的记者后藤健二向导的人交流后,安田于2015年6月22日深夜从土耳其徒步进入叙利亚。与有别于原计划的其他人一同前往,之后不久被武装势力带上车并拘禁。被拘地点曾变换了约10处,包括面包厂、民宅和大型收容设施等。途中也曾与意大利人被关进同一设施。

7月下旬,他被告知“将向日本政府索取赎金”,8月被要求写下个人信息。之后他被告知“日本政府回答说‘有付钱的准备’”,但12月又听说“日方断了联系”。据称,之后他就开始遭到被踢屁股等暴力对待。

被拘期间拍摄视频和照片共有6次。2018年10月23日,安田被告知“现在前往土耳其”,随后倒车抵达土耳其南部安塔基亚的入境管理设施获释。他还透露,拘禁期间曾得到允许写过日记。

10月25日回国后,安田因身心负担过重而住院。其妻子深结当天在成田机场召开记者会。安田原为《信浓每日新闻》记者,后以自由记者身份活动。他持续前往冲突地区采访,2004年曾在伊拉克被拘禁。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