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圣灵感动 > 正文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2018年11月01日 圣灵感动 ⁄ 共 2844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3 views+

谢选骏: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是指要么拿起武器,争取独立;要么妥协让步,甘受奴役,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的一篇演讲词中提出的口号。

最早起源

此语最早的出处在Patrick Henry(帕特里克·亨利)的一篇演讲词中。
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1736——1799年),苏格兰裔美国人。他生于弗吉尼亚,是弗吉尼亚殖民地最成功的律师之一,以机敏和演说技巧而著称。
作为独立战争时期的自由主义者,美国革命时期杰出的演说家和政治家,著名的《独立宣言》的主要执笔者之一,曾任弗吉尼亚州州长。深受爱戴,被誉为“弗吉尼亚之父”,在反英斗争中发表过许多著名演说。被普遍传诵的警句“不自由、毋宁死”,就出自他的演说。

《不自由,毋宁死》这篇脍炙人口的演说在美国革命文献史上占有特殊地位。其时,北美殖民地正面临革命与妥协的历史性抉择。亨利以敏锐的政治家眼光,饱满的激情,以事实驳斥了主和派的谬误,阐述了武装斗争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从此,“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激励了千百万北美人为自由独立而战,这篇演说也成为世界演说名篇。

全文如下

议长先生:
我比任何人更钦佩刚刚在议会上发言的先生们的爱国精神和才能。但是,对同一事物的看法往往因人而异。因此,尽管我的观点与他们截然不同,我还是要毫无保留地、自由地予以阐述,并且希望不要因此而被视作对先生们的不敬;现在不是讲客气的时候。
摆在议会代表们面前的问题关系到国家的存亡。我认为,这是关系到享受自由还是蒙受奴役的大问题,而且正由于它事关重大,我们的辩论就必须做到各抒已见。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弄清事实真相,才能不辜负上帝和祖国赋予我们的重任。在这种时刻,如果怕冒犯别人而闲口不言,我认为就是叛国,就是对比世间所有国君更为神圣的上帝的不忠。
议长先生,对希望抱有幻觉是人的天性。我们易于闭起眼睛不愿正视痛苦的现实,并倾听海妖惑人的歌声,让她把我们化作禽兽。在为自由而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中,这难道是有理智的人的作为吗?难道我们愿意成为对获得自由这样休戚相关的事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人吗?就我来说,无论在精神上有多么痛苦,我仍然愿意了解全部事实真相和最坏的事态,并为之做好充分准备。
我只有一盏指路明灯,那就是经验之灯。除了过去的经验,我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判断未来。而依据过去的经验,我倒希望知道,10年来英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凭什么足以使各位先生有理由满怀希望,并欣然用来安慰自己和议会?难道就是最近接受我们请愿时的那种狡诈的微笑吗?不要相信这种微笑,先生,事实已经证明它是你们脚边的陷阶。
不要被人家的亲吻出卖吧!请你们自问,接受我们请愿时的和气亲善和遍布我们海陆疆域的大规模备战如何能够相称?难道出于对我们的爱护与和解,有必要动用战舰和军队吗?难道我们流露过决不和解的愿望,以至为了赢回我们的爱,而必须诉诸武力吗?我们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先生。这些都是战争和征服的工具,是国王采取的最后论辩手殷。我要请问先生们,这些战争部署如果不是为了迫使我们就范,那又意味着什么?哪位先生能够指出有其他动机?难道在世界的这一角,还有别的敌人值得大不列颠如此兴师动众,集结起庞大的海陆武装吗?不,先生们,没有任何敌人了。一切都是针对我们的,而不是别人。他们是派来给我们套紧那条由英国政府长期以来铸造的锁链的。
我们应该如何进行抵抗呢?还靠辩论吗?先生,我们已经辩论了10年了。难道还有什么新的御敌之策吗?没有了。我们已经从各方面经过了考虑,但一切都是枉然。难道我们还要苦苦哀告,卑词乞求吗?难道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盼策略没有使用过吗?先生,我请求你们,千万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为了阻止这场即将来临的风暴,一切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们请愿过,我们抗议过,我们哀求过;我们曾拜倒在英王御座前,恳成他制止国会和内阁的残暴行径。可是,我们的请愿受到蔑视,我们的抗议反而招致更多的镇压和侮辱,我们的哀求被置之不理。我们被轻蔑地从御座边一脚踢开了。事到如今,我们怎么还能沉迷于虚无缥缈的和平希望之中呢?
没有任何希望的余地了。假如我们想获得自由,并维护我们长期以来为之献身的崇高权利,假如我们不愿彻底放弃我们多年来的斗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那么,我们就必须战斗!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必须战斗!我们只有诉诸武力,只有求助于万军之主的上帝。
议长先生,他们说我们太弱小了,无法抵御如此强大的敌人。但是我们何时才能强大起来?是下周,还是明年?难道要等到我们被彻底解除武装,家家户户都驻扎英国士兵的时候?难道我们犹豫迟疑、无所作为就能积聚起力量吗?难道我们高枕而卧,抱着虚幻的希望,待到敌人捆住了我们的千脚,就能找到有效的御敌之策了吗?
先生们,只要我们能妥善地利用自然之神赐予我们的力量,我们就不弱小。一旦300万人民为了神圣的自由事业,在自己的国土上武装起来,那么任何敌人都无法战胜我们,此外,我们并非孤军作战,公正的上帝主宰着各国的命运,他将号召朋友们为我们而战,先生们,战争的胜利并非只属于强者。它将属于那些机警、主动和勇敢的人们。阿况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即使我们没有骨气,想退出战斗,也为时已晚。
退路已经切断,除非甘受屈辱和奴役。囚禁我们的咖锁已经铸成。叮叮的镣铐声已经在波士顿草原上回响。战争已经无可避免——让它来吧!我重复一遍,先生,让它来吧!企图使事态得到缓和是徒劳的。各位先生可以高喊:和平!和平!但根本不存在和平。战斗实际上已经打响。从北方刮来的风暴将把武器的铿锵回响传到我们耳中。我们的弟兄已经奔赴战场!我们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袖手旁观呢?先生们想要做什么?他们会得到什么?难道生命就这么可贵,和平就这么甜蜜,竟值得以镣铐和奴役作为代价?全能的上帝啊,制止他们这样做吧!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行事;至于我,不自由,毋宁死!
这句话的意思是: 与其得不到自由,不如为自由而死!

 

谢选骏指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尘世,不怕死的人才有机会获得自由。那么为何有些人怕死,有些人不怕呢?除了个性的原因,哲学和宗教起了很大作用,尤其对一个社会群体而言就更是如此了。显然,“不自由毋宁死”这样的口号,只能出自一个基督徒之口,因为,是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的价值观——是耶稣基督的宝血,揭示了天国的奥秘。所以耶稣复活以后,他的门徒一改往日的临阵脱逃,变成了殉教的勇士。因为主给了他们复活在天国乐园里的应许。那是纯净的生命,比现在生命更好,于是,谁还会因为留恋污浊的尘世而舍弃永恒的生命呢?为什么基督徒能够横穿大洋?因为他们相信上帝的天国。为什么基督徒能探险极地?因为他们相信耶稣的应许。为什么基督徒能发起美国独立?因为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说了:“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必须战斗!我们只有诉诸武力,只有求助于万军之主的上帝。”因为他仰望了全能的上帝——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的意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