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评论 > 正文
专访谢遐龄(下):如何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2018年10月29日 思想评论 ⁄ 共 218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9 views+

专访谢遐龄(下):如何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2018年05月15日 17:23:08
来源:凤凰网国学 作者:谢遐龄,普庆龄

谢遐龄教授接受凤凰网国学频道的独家专访

【导言】

儒学是中国农业文明和封建宗法制度的产物,它所强调的人的自我完善、伦理纲常、等级观念等思想,与现代化所倡导的科学、民主、平等是矛盾的。因此,从儒学自身来说无法孕育引导出现代化,传统儒学与现代化差异较大,但当现代化任务完成之后,儒学由于其自身的善变性及一些思想的适用性,在一定程度上能更好地促进现代化的发展。那么,儒学的现代化如何推动?而推动儒学现代化的核心又是什么,我们应该秉持何种态度面对且应有何种作为?对此,谢遐龄教授结合自己的经历,进一步指出:儒学与现代看起来差异很大,实则二者内涵的精神是贯彻古今的。儒学现代化的核心正是推动儒家信仰建设,而儒家的信仰正是天道信仰。对于国家,国家行为是最大的助推力;对于学者而言,应该还原历史真相做深入研究,而对媒体而言,需积极而谨慎处之。

以下为整理后的访谈实录(下):

凤凰网国学:推动儒家信仰建设,在官方、民间有什么途径可实现?现代媒体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谢遐龄:我想,推动力最大的还是国家行为。国家也确实做了很多事。如国家领导人曾向小布什和布莱尔引用孔子的话“君子和而不同”,提出不同文明之间不必冲突,而要和谐共存。这就把中华民族的传统提升为今日世界的最高政治哲学。国家还在各国广设孔子学院。这个行为透露一个信息,即国家认为孔子是代表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当今领导人明确宣称,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与魂,定位为国家发展的根本。总而言之,对于传统,国家的方针确定而清晰。重大举措如去年年初两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包含很多具体措施。我要讲的是这个《意见》里未提到的。对于信仰,我认为天道信仰是民众分散到繁多神祇的信仰之共同底色是中国56个民族、港澳台同胞、海外华人的共同信仰。天道信仰应该得到国家承认,至少是默认;不要打击。我认为这是国家应采取的行动。

学术界面临着重大使命:

第一,对信仰问题的重要性应有更多了解,要关注这个问题。我所接触的学术圈,长久以来,忽视信仰几乎是思维定势。我本人关注信仰问题,也是在现实中得到的启发。近年邪教与其他宗教的大幅度发展使我得出判断:文革后中国社会存在着巨大的信仰空间有待填补;民众有信仰需求,渴望得到满足。由此认定一个事实——信仰是与生俱来的深藏于人的本性中的生命冲动。信仰需求会引发宗教格局变化。

第二,国学研究要关注各学派与信仰的关系。自从“哲学”一词成为学科名称,就引导研究者忽视诸子的信仰维度、引导儒学研究忽视经学的信仰维度。中国思想史与中国宗教史相互隔离为两股道。忽略信仰的儒学研究,遮蔽了灵魂;致使不少学者认为,孔子的积极贡献是远离宗教、把儒家引向人文主义。我们应该全面、完整地研究中华民族的精神历程,关注长久忽视甚至遗忘的信仰方面。研究道家和墨家,较容易关注其宗教方面。研究儒学,忽视其宗教方面的倾向较为严重。这种情况与先儒的研究重点相关。宋明时期,理学家专事讲学,不参与国家级祭祀工作,故而研究重心放在义理方面。但他们并未轻视信仰,只是很少论述。天命信仰及国家宗教,于他们是生活世界,健全灵动地生存着,无须成为话题。今日恰逢其缺失,使社会生活产生诸多问题,故而凸显为话题。我们研究儒学,就应补上这一维,恢复其完整面貌。

民间的事,学者不宜干预。民众的天命信仰处于晦暗状态,有待唤醒、激扬。学者的责任是指出,中华民族以天命(上天、天道)为信仰;由于占人口总数70%的国民上天信仰处于晦暗状态,成为“信仰空间”中的空白地带,致使成为邪教的争夺对象。目前以科学抵制邪教的思路是错误的。康德哲学的主要贡献之一是划清科学与信仰的界限。误译为“限制知识、为信仰留地盘”的名言,实际义涵是科学知识无益于信仰。民众的本己信仰苏醒了,邪教就找不到发展空间了。信仰需求未得到满足的民众甚多,民间潜存着强大的觉醒动力,但不排除被诱引到邪教方面去的可能性。民间信仰中往往杂有一些“淫祀”,在遏制之列。把淫祀与归属于天命信仰体系的神祇区别清楚,不要一律作为“封建迷信”打击,有关职能部门的官员要提高专业水平。学者的使命是研究,处理实际事务则有司存。

当代媒体影响力日益强大,提供的推动力隐隐有与国家相比之势。处于崛起之初,水准远逊于国家也属当然。我们一方面看重媒体,另一方面盼望媒体较快地提升自身水平。“天步维艰”,船大了转弯必缓。潮流涌来,挟泥沙而倶下,信仰觉醒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夹杂一些不良现象。辨识准确、处置轻重得当,都不容易把握。无疑,媒体应发挥重要作用——起到指引作用。可见,情势要求媒体有高水准。要多高才行?影响力多大,水准就应该多高。既然人们旧称媒体为“无冕之王”,你媒体的水准就要以国家水平为目标。所以,我希望媒体要自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重要。不轻易发声;一旦发声就恰到好处。换句话说,媒体要努力提高自身水平,积极而谨慎。

*以上经谢遐龄教授审订并授权凤凰网国学频道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专访谢遐龄(上):中国人的“天命信仰”有何独特之处?

专访谢遐龄(中):传统复苏 需抓住“天道”这一核心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