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儒群和马族微论
2018年09月24日 读者投书 ⁄ 共 1513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1 views+

儒群和马族微论

多次遇到两个问题:一是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二是中华民族是优是劣。

民族有没有优劣之别?既没有又有,就像“人”,论本性,人皆可以为尧舜,因为人人皆有良知,人人良知平等;论习性,人与人千殊万异,有君子与小人、圣贤与盗贼之别。民族也一样,论本质,各族平等;论素质,优劣有别。

民族之优劣根源于政治、制度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之优劣。主体文化优秀,政治制度优良,文明程度较高,就是优等民族;主体文化低劣,政治制度恶劣,文明程度低下,就是劣等民族,劣族。

中华民族是优是劣?当然是优,是古今中西之最优。然而,所谓中国早已不中不国,多数人已非中国人甚至非人。我说过,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族群是汉族儒群,最纯正的中国人;最恶劣的族群是汉族马群,比所有的蛮夷更野蛮,比所有的邪教更邪恶。

暴秦邪恶,然恶制恶法,恶在明处,恶得无遮无掩,坦坦荡荡。“敢有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坦坦荡荡地防民之口,坦坦荡荡地以民为奴。马帮的恶则是阴恶,恶在暗处,恶得偷偷摸摸。一边巧言令色足恭,以宪法许诺各种权利自由,一边又通过各种手段愚民弱民罔民殃民和防民之口。

元士总结了马族四招:红黄白黑,红是洗脑,黄是收买,白是恐吓,黑是抹黑。马族轻而易举的成功,东方不败的维持,就有赖于这四招的威力。这四招用之于小人,无往而不利,无人不可服,唯对君子毫无作用。大智不受洗,大德不能买,大勇无所惧,大明不怕黑。

这是马族流行的政治正确话语:“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特征是生产资料实行公有制,按劳分配,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民地位平等。”其中唯公有制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公有制最方便极权主义和权力私有化,最容易产生极端不平等和按权分配现象。

马族批判自由主义,是因为盗贼听不懂人话;特色自由派反孔反儒,是因为市井小人听不懂圣贤君子的话。小人盗贼都不懂圣贤君子,误解误读误判是必然的。即使偶尔假惺惺赞几句,也是不靠谱的。然小人盗贼有别,小人只是愚氓,或犹可训;马族犹如鬼蜮,必然成灾。

正常人都知道,有史以来最不平等、最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就是马学导出来的。北大马会至今还在自欺欺人地声称:“同一切不平等、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做斗争,坚持底层群体的立场。”可怜可笑,可悲可耻,愚不可及,不可救药。这不仅是北大之耻而已,实乃中国之耻,人类之耻!

传北大马会的指导教师、原北大团委书记表示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教师,北大团委也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单位。马会为此发出公开寻求指导老师的紧急求助。无论什么原因,是政治的还是道德的,与马学隔离和切割都是正确的选择,是避邪、避险、避厄运的必须。

马族和儒群在现中国混杂着,虽然都是汉族,但性质、品质截然不同,正邪善恶不可调和。论数量,儒家刚刚劫后来复,是非常弱小的极少数;马族猖獗将近百年,是非常庞大的大多数。只不过,马族虽然人多势众,却是一人一心,“惟亿万心”,早已内力衰弱,苟延残喘而已;儒家则内力雄厚,“三千一心”,长势良好,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

古今诸子中西百家混杂,儒马混杂,这就是杂时代的特征。

从尊马反孔到尊马尊孔,无疑是一种进步,从完全颠倒进步到正邪混淆,从极端反常进步到鱼龙混杂。从孔马并尊到尊孔去马,还有一个艰难而又必须的过程。唯有彻底去马,社会才能正常;唯有高度尊孔,中华才能重光。也唯有儒群,才能胜任弘儒辟马这一历史性的责任。

马族也在继续改革。但在马学马制框架内,一般改革已经不值得期待。所谓的改革,改恶容易改良难,纵有所改良,也是局部性、表层性和一时性的,极易反弹回去,甚至变本加厉。真正的改革,必须从文化、制度入手,革去马学之命,改掉马制之根。否则,任何改革都是耍流氓。2018-9-22余东海首发于北京之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