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读者投书 > 正文
1840年,第一个戊戌年?哎,远志明老糊涂了,竟说1840年是戊戌年
2018年09月01日 读者投书 ⁄ 共 720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37 views+

远志明谈:中国灵魂面临洗礼

20188

 

我们这一代人,比你们经历得更多。多少风风雨雨、起起伏伏,见过很多美好的东西,也见过邪恶的东西。真像歌里唱的:哭过,笑过,唱过,沉默过。但是今天,我有一种感动,一种感觉,就是时候到了,等到这一天了,中华民族的灵魂要受洗礼了,逃脱不了了,已经到约旦河里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必须接受洗礼了。你进,是这样;退,也是这样。

 

今天我讲四个方面。

 

一、中国最深层的问题是属灵问题

 

当年文化讨论的时候,就谈到中国的问题有三个层面:一是器物层面,二是制度层面,三是文化层面。

 

器物层面,就是物质层面。“器”嘛,就是器械,代表科技。“物”呢,代表财物。这个层面最表面,大家最关心,也代表一个国家强大不强大。但这个层面不是根本,不是原因。

 

接下来是制度层面。制度好,才能把人的积极性、创造性、思考力激发出来,才能导致器物层面的发达。但制度层面也不根本。为什么有的制度适合这个国家,有的制度不适合这个国家?为什么同样的制度,在这个国家行的通,在那个国家行不通?今天你把美国宪法搬到中国去,根本行不通,因为土壤不对。土壤就是文化。

 

最后就是文化层面。文化很宽泛,我信了耶稣才知道,文化的核心是信仰。就是你到底believe什么,14亿中国人,到底beleive什么?这是至关重要的。不是他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属于知识,但知识不是文化的核心。核心不是你“知道”什么,而是你相信什么。

 

我发现咱们中国人缺少信仰层面的东西。道家,儒家,法家,都有很优秀的东西,但是我们缺少一些东西。你跟别人比,总会少点儿什么,总要取长补短。不是只揭别人的短,揭的再犀利,再解气,对自己没好处。我们缺的是什么?我们需要补的是什么?我们信了耶稣,人生观有了一个大跨越,了解了原来不了解的东西,就发现咱们在文化层面,缺少三样东西,三种观念。

 

第一,我们缺乏“约”的观念

 

圣经有新约、旧约,西方人讲契约,这个“约”的观念我们几乎没有。中国人不讲约,讲情,讲义,讲关系,讲方便,讲得心应手,讲聪明,讲因势利导,讲顺应时势,讲很多东西,但是不讲死死的约。

 

中国人讲法,但法不是约。中国的法,是上头管下头的。约,是平等的。你对我有责任,我对你也有责任;你有你的义务,我有我的义务,都是对等的。甚至人跟神之间都是立约。

 

“约”主要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制约,一个是契约。制约,就是制衡;契约,代表平等。

 

这个约的精神来自哪里?来自基督教里罪的概念。因为人都是罪人,谁也靠不住。怎么办呢?互相制衡。谁也靠不住嘛,没有一个义人,连总统也靠不住,就把他放在一个约里头。人和人都是这样,不要说凭良心,中国人爱说凭良心,但良心靠不住;靠关系,关系也靠不住;要靠约!旧约、新约,都叫“约”。我们的文化中缺这个。

 

最近有一个概念,叫“弯道超车”。刚听到的时候,觉得很聪明啊,很棒啊!你顺着车道在跑圈,我直直第穿过去。你知道这是违法的事吗?不说违法,起码是不守约。人家都按跑道跑,你也按跑道跑才对。但是咱中国人聪明,不仅心里说,而且明说:我何必按你的跑道跑,我自己弄个跑道不行吗!抄近路确实快,但不知道自己违了约。这是一个文化心态问题,不是故意的。你们知道,故意和本能是两回事。上帝都会原谅中国人,因为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本能。

 

美国有一个寓言,讲蝎子跟青蛙。蝎子要过河,但它不会游泳,就求青蛙说,青蛙大哥,你能不能把我背过去?青蛙说,我可以把你背过去,但是你千万别蛰我!你一蛰我,咱俩都得死!我一疼,沉底儿了,你也活不了。蝎子说,我没那么傻,这点儿聪明我还是有的,你放心吧!结果,过河的半路上蝎子还是蛰了一下青蛙。青蛙就沉下去,快淹死了,青蛙问蝎子,不是说好了嘛?你为什么还找死?蝎子的回答是一个很经典的回答,它说:我的本性就是如此。

 

我都懂,什么道理都懂,但是我不蛰你就是不行。这是蝎子的生理本能。人有一个文化本能,就是信仰。中国人就相信这个东西。靠谁?靠自己的聪明就够了,靠自己的关系就够了,靠自己超近的办法就够了,基因里没有守约的概念。

 

我们加入WTO的那些承诺,他们说我们没兑现。我们的回答就是:我们不是不想兑现,我们本性如此。这就是我们的哲学,这就是我们的观念,这就是我们的真理。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刚到美国的时候,跟美国老师讨论一个问题:半夜里,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十字路口遇上红灯,停还是不停?当时是20多年前,那时比现在更不接轨。我们说,深更半夜就我一辆车在那儿,我为什么要停啊?我傻吗?我不傻,红绿灯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不撞车吗?既然四面八方都没车,交通秩序怎么着也不会受到影响,你还要我死守规矩,你傻不傻啊?我们这么说,美国老师目瞪口呆,他傻眼了。

 

约的精神,看起来是很傻的。我们中国人缺少“约”的精神,显得很聪明了,实际上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人是靠不住的;虽然有时候靠得住,但不等于永远靠得住。

 

第二,我们缺乏权利意识

 

权利,只要是指个人权利。个人权利的意识从哪里来?也是从信仰来的,不是从知识来的。你给中国人怎么讲权利意识,他也不会有权利意识,除非他受了什么毒奶粉、假疫苗的毒害,什么P2P的欺骗,他才有些反应。这种反应不是出于权利意识,是出于利益。权利意识是指,没有利益得失的时候,我也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我应该怎么被对待。中国人看重的不是权利是利益,利益受损的时候才站起来。如果不是利益受损失,他绝不站起来。即使是别人的利益受损失,他也不会站起来。只有他自己受了伤害,他才站起来。这种站起来不说明他有权利意识,恰恰说明他没有权利意识。

 

权利意识,圣经的根据是什么?就是人身上有神的形象,每个人都是按神的形象被造的。我把这概括为“原形说”。刚才说的是“原罪说”,“原罪说”让人产生“约”的意识。“原形说”让人产生权利的意识。我说的不仅仅是所谓人权,还包括你的责任,你的牺牲,这些东西你都会有,因为你知道你的尊贵。

 

多年前我参加白宫的早餐祷告会,那是来美国不久,听到国会牧师给我们介绍个人权利的意识,很震动。美国宪法和独立宣言,都讲人追求自由、幸福、免于恐惧的权利等等,这些权利的根据是什么?杰克逊他们认定,第一不是政府给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是政府给的,政府就有权拿回去。第二,也不是人民讨论的结果。如果是人们一起讨论、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那么经过人们的讨论还可以把它废掉。杰克逊他们当时想证明一点,就是个人权利这个东西,政府不能剥夺,多数人也不能废掉。那么,就只有一个根据,那就是上帝!就是全世界的人一起说,我们废掉这个权利吧,上帝说No!不能废掉!为什么呢?那是我的形象,我放在你们身上的。这才是个人权利不可动摇的根基。

 

第三、我们缺乏无条件的爱

 

中国人也讲爱,但我们缺少无条件的爱,缺少忍辱负重、舍生忘死的爱。

 

古人说,有仇不报天诛之。有仇不报,上帝不但不奖赏你,还处罚你。你爸爸被人欺负了,你当儿子的不去报仇,你算什么儿子?

 

基督教讲爱,打右脸,给左脸,这都是从耶稣来的。十字架上无条件的爱,中国文化中没有。我们讲有条件的爱,亲情的爱,家人的爱。近现代以来,我们讲阶级、同志、战友的爱。你知道,爱一旦加上条件后,就导致恨。毛泽东选集的第一句话就是: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先看条件,来决定我爱你还是恨你。

 

基督教讲打右脸,给左脸,偷外衣,送里衣。这一套不合乎常情常理,不合乎中国文化。但恰恰是这个东西能救我们,使我们不陷入仇恨,不陷入怨恨,不陷入冤冤相报何时了。只有这样,人类才有救。打右脸,给左脸,这样你虽然受了委屈,打了你两个脸,但是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以牙还牙,全世界都会变成没牙的;如果以眼还眼,全世界都会变成瞎子。我抠了你的眼睛,你会抠我的眼睛;然后我弟弟抠了你弟弟的眼,然后我弟媳妇的弟弟抠你弟媳妇的弟弟的眼,就这么互相报嘛。

 

耶稣多伟大!耶稣来到人间,看透我们的心,就说:你自己受点委屈吧,打你一下,让他再打你一下,事儿就了了。我们要学会这样。夫妻之间、同工之间都一样。你受委屈一下,忍耐一下,事儿就了了;你不受委屈不忍耐,凭着血气去报复,事情没完没了。

 

有一句话说:最宝贵的一个是微笑,一个是沉默。微笑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沉默可以避免很多问题。我说的还不是沉默,是忍耐。爱是恒久忍耐,说到底是爱。爱能解决一切问题,解决那些原则、正义、道德、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爱的人要吃亏,要舍己,要忍辱负重。可能全世界都认为你是个坏蛋,你该打;全世界都认为你没出息,窝囊废。说就说呗,反正息事宁人,保护了很多人的满口牙,保护了很多人的眼。

 

上面我说了中国缺少三样东西:“约”的观念,“权利”意识,无条件的“爱”。这都关乎中国人的信仰,也就是文化本能。最近中美贸易战显露出来的。赵晓有一篇文章讲得对,表面上是贸易和市场问题,背后是结构和体制问题,再往深处是文化和信仰问题。对于这种心灵问题,文化本能的问题,要解决只能靠信仰。这恰恰是基督徒的责任。

 

近代以来,中国有不同层面的战场。

 

洋务运动,李鸿章他们搞的,从器物层面来推动中国的发展。戊戌变法,包括改革开放,是从制度方面下手。但是,背后还有一个战场,就是心灵战场。

 

二、各种战场背后是心灵的战场

 

近现代中国发生了一系列大事件,这些事件所成就的最大一件事是什么?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国门开了,中国和世界越来越融为一体了?对中国来说,没有比这最大的事。过去闭关锁国、夜郎自大,谁也拿她无奈。现在变成世界大家庭的一个成员,渐渐融为一体了。

 

近现代一系列大事中,最大的事是中西交流。那么一系列中西交流中最深刻的交流,是什么交流?不是物流,也不是人流,也不是文化流、科技流,而是心灵的接触,是信仰的交流。这个碰撞很痛苦,但最深的是这个。换句话说,从鸦片战争到现在,西方老想打开中国的大门,而中国呢,迫不得已一点点打开了。于是进来了各种人,输入了各种东西。仔细想来,进来的最重要的人是宣教士,输入的最深刻的东西是信仰。

 

这两百年输进来的东西,有的慢慢淡化了,有的慢慢陈旧了;有的慢慢被超越了,或者慢慢被淹没了。唯独宣教士不是这样,宣教士像种子,他们进来,被埋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以后,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我们都是他们结的果子。

 

今天中国最需要的,还是信仰。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最终是一个心灵问题。这个战场那个战场,最终是一个心灵战场。这种解决那种解决,最终是上帝的解决,就是从信仰层面解决。比如一开始谈到的原罪说、原形说和无条件的爱,都属于信仰层面。

 

这样说来,1840之后的不平等条约中,那么多条,最重要、最深远的一条,就是允许传教士到中国传教。我感觉到,发生那么多事,都是为了这一件事——如果从根本上讲。当然,人们看问题常常不是看根本,而是看表面。

 

我并不是说把基督教完全照搬到中国去,你们知道我的想法,我从来都说这是行不通的。我们的信仰必须是建立在跟耶稣基督之间的直接接触上。我们要直接理解耶稣基督并不难,因为他没有围墙,不是宗教,他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那么,反过来说,也只有耶稣能够理解我们,理解中国文化。有一幅画,画的是耶稣跟孔子谈道,我想耶稣一定不会把孔子训斥为异端的,他也不会把老子、庄子、朱熹和王阳明这些人全枪毙掉,钉在火刑柱上。他不会这样的。耶稣对门徒说过:凡是不反对你们的,都是你们的朋友。

 

三、四个戊戌年的属灵意义

 

近现代200年间,有四个戊戌年,今年是第四个。1838年,1898年,1958年,2018年。我告诉你怎么好记,每个戊戌年加两年,都有大事发生,很好记。比如1838年加两年,是1840年,鸦片战争。1898年加两年,是1900年,义和团。然后1958年加两年,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60年一次,很好记。今年2018年,加两年是2020年,我们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事。

 

每一个戊戌年都跟基督教有关系。1838年是鸦片纠纷,1839年,林则徐在虎门销毁上千吨鸦片。英国派12艘军舰攻陷天津,直逼北京,在这种情况下签了南京条约,后来又有北京条约。除了割地赔款,也包括允许传教。这是不起眼的一条,很不起眼,却是最重要的一条。上帝就是这么做事,人们不知不觉,祂的旨意就成了。鸦片战争之后,才有大批宣教士来华,进入内地。

 

第二个戊戌年1898年,是戊戌变法,百日维新,光绪帝他们失败了,真正的后果是1900年,就是义和团大屠杀。除了杀害了200多名传教士,还杀害了几万名中国基督徒。

 

你看一切地上的争战,都是天上的争战。头一个戊戌年鸦片战争,传教士来撒种。第二个戊戌年义和团,残杀宣教士。你看中国近200年的大事,都牵动信仰之根,都触及文化本能。

 

1900年义和团最重要的意义还没说呢,就是中国本土教会的诞生。传教士传的基督教,在中国人眼里是洋教,是外来的东西。但是1900年大屠杀中,中国出生了几个人,王明道、倪柝声、宋尚杰等人,后来成了中国教会的领袖。这绝不仅仅是偶然!西方宣教士被杀的时候,中国教会的领袖诞生出来。种子一死,芽就长出来了。种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你仍旧是你;但你一死了,就生出百倍的果实来。

 

1900年义和团之后7年,宣教士从1500人增加到4000人,基督教开始本土化。

 

前面说了两个戊戌年,那么第三个戊戌年,1958年,跟基督教信仰有什么关系呢?1958年大跃进,虚夸风,1960年大灾荒,与苏联交恶,看起来是一些社会现象,跟基督教没有关系。但是仔细查一下,就发现大有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开始驱除西方传教士,抓捕中国教会领袖。从1953年起,到1958年,该抓的全抓进牢里去了。像林献羔、袁相忱,都是1958年,也就是戊戌年入狱的。两年后大饥荒,再过五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

 

讲到现在,就是2018年,这个戊戌年,我们看到一些风起云涌。历史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过程的开始。这个过程一定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东西。但我要讲的是,这个过程一定跟中国的基督教、跟中国人的信仰有关系。不管是好是坏,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最后在上帝的手里都会变成好的、正面的。

 

你们注意,改革开放以来,凡是善待教会、善待基督徒的时候,都是中国形势最好的时候。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教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哗哗冒出来。从上海人民公园开始,宁波的百年堂开始恢复,从三自到家庭。那个时候,整个国家精神面貌蒸蒸日上,春暖花开,莺歌燕舞。这就是恩待教会的时候。因为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一起出来唱“哈利路亚”,赞美上帝,为中国祝福。上帝就祝福这块土地。善待基督徒,就是善待上帝。善待上帝的,必被上帝善待。

 

四、迎接民族灵魂的大洗礼

 

以前我讲过,基督教要大复兴,历史上一般有三个条件。

 

第一,大人物,像君士坦丁信了耶稣,国家对基督教就开放了。

 

第二,大逼迫,一有大逼迫,信仰就复兴。当然,这个逼迫不可能永远下去,一定是逼呀逼呀,时候到了,上帝出手来搭救,一下子死而复生,比之前更兴旺。义和团和文革,都是这样。

 

第三,大灾难,比如说朝鲜战争的时候,南韩教会大发展,那时候人们困苦流离,无家可归,牧师一敲锣,人们都跑教会里来了,喝碗粥,然后听道,信主。

 

第四,这是我想加上的一个:大开放。如果中国领导人有先见之明,或心灵感动,或大势所趋,有一天对信仰大开放,我们就可以大收割,就有一个大复兴,就有一个大祝福临到中国。

 

无论如何,中国灵魂大收割和大洗礼的时代已经来到了。1840年,第一个戊戌年,很明显是撒种,宣教士的生命就是福音的种子。那么180年后,这次就是大收割。种子已经生根,已经结果。收割的条件,我觉得也成熟了。中国已有几千万本土基督徒。跟180年前没法比了。

 

这场大收割和大洗礼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禾场的开放,让工人可以上禾场收割。逼迫是永远避免不了的,但逼迫总有一定的强度,一定的规模,一定的时间段。上帝不会允许逼迫永远下去。耶稣说,你们被逼到这个城、那个城,以色列的城邑你们没走完我就回来了。

 

这场大收割和大洗礼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用什么镰刀来收割,用什么水来洗礼。是用西方的传统和宗派?还是用耶稣活水的源头?这个问题很大。好在中国家庭教会本来就是跟随耶稣的,他们走的还不远。

 

传福音,大收割,我的体会是,唯一锋利的镰刀就是耶稣他自己。中国灵魂的大洗礼,唯一洁净的水,也是耶稣他自己。当你跟人讲耶稣、讲的真是耶稣的时候,他们没有听不进去的。但是如果你讲的不是耶稣,是被宗教化了的、教义化了的一些理论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力量了。即使他接受你,他接受的也是一套理论,他是觉得这个道理好,不是信耶稣。

 

传福音就是传耶稣,就是约翰福音3:16:上帝爱我们,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如果抓住这个要害,传福音不难,真的不难。第一个是爱,第二个是信。神的爱,人的信,多简单。神的爱,没有人不要,恩典嘛,没有人不要。人的信,没有人不会。信,很简单,不是说让你行。信了之后才能行,我们知道这个顺序。不是说让你先行了,神才爱你。而是说你一信,神的爱就属于你了。你有了神的爱,才能去爱别人,对不对?如果不是神先爱我们,我们谁能去爱别人呢?

 

信仰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关键是神的儿女,我们教会和信徒,要先活出来,用耶稣的生命吸引人。

 

中国灵魂的大收割、大洗礼会让世界目瞪口呆。14亿灵魂,规模不得了。经济方面,中国的发展已让世界目瞪口呆,因为中国的市场规模太大了。哪里知道,中国属灵的禾场更大,将来开放了,不得了。当然不是规模大就好,而是说圣灵的火会遍地燃烧,那真的不得了。

 

那么上帝为什么迟迟不让事情来临呢?因为我们没有预备好。我在预备耶稣生命系列的时候深有感触,神的心很迫切,但是他也知道,要让世界走在这条路上,教会自己先要走在这条路上,信的是耶稣,跟的是耶稣,传的是耶稣,将人带入的,也是耶稣。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