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珍妃侄女披露末代皇室逸闻
2018年08月07日 新人新作 ⁄ 共 335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00 views+

唐石霞、文绣、婉容、唐梅(后排站立者从右至左)与瑾太妃合影

▲光绪妃子瑾妃(唐石霞的四姑)

▲光绪妃子珍妃生活照(唐石霞的五姑)

五姑母被害一年多后,慈禧太后才允准将其尸体从井里打捞出来

我的汉名是唐石霞,字怡莹。我的满族姓氏,按发音译成汉语是“他他拉”,属于镶红旗。“他他拉”音节多,说起来麻烦,所以,又按照汉姓单字单音习惯,简译作“唐”,我姓唐来源于此。我家是八旗中的大族之一——扎库木氏族。

祖父长叙公也是官员,曾官至户部侍郎。但是,他一生的波折甚多,政治仕途曾经受挫,家庭坎坷不止,使他很早就离开人世了。我的这位祖父曾四次丧偶,他五续的夫人是我的亲祖母。他们俩的小家庭曾经颇为美满和顺。

当今,仍在世的皇亲国戚已经不多,曾亲身在清廷皇宫中居住过的人,大概为数更微。我以皇室世戚身份,当年曾两度入住紫禁城,陪伴我的四姑母瑾太妃。瑾太妃,就是历史上光绪的两个妃子之一的瑾妃,由于光绪驾崩宣统继位,上代皇帝仍然在世的皇后、妃子便晋升为太后、太妃了。另一位光绪的宠妃珍妃也是我的亲姑姑,我进宫之时,不仅五姑珍妃早已被慈禧太后投入井中杀害了,而且害死珍妃的慈禧太后也早就驾鹤西归了。

五姑母珍妃曾是光绪情投意合的至爱,那是铁的事实,但是不幸的是她却被慈禧太后残忍地杀害了,很多人为此惋惜难过,我们家人更是痛彻心脾撕肝裂胆。我的四姑母瑾妃在五姑母珍妃遇害后,是清廷后宫能与光绪帝过话的唯一亲眷,那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所接触的四姑母是老实、诚恳、善待下属的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据见过我的两位姑母的长辈亲属说,四姑母在体态样貌、思维机敏程度以及办事果断迅捷方面,都不如五姑母珍妃,这也是事实。可能正因为这些方面五姑母珍妃都更胜一筹,所以,她成了光绪帝的最爱。

但是,由于我的两位姑母确实在上述各方面的区别不小,后来坊间有传闻说,珍妃、瑾妃二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那则是以讹传讹的错误信息了。

还有人传说,珍、瑾二妃不合,这也是不确实的。我后来住进宫里的时候,四姑母瑾太妃曾多次带我去过贞顺门内五姑母遇害的井边祭奠,井的北侧有个“怀远堂”,四姑母还在这个怀远堂的东间,设立了悼念五姑母的灵堂,逢年过节以及五姑母的遇难日,四姑母必去拜祭。四姑母还曾眼含热泪给我讲过她为五姑母迁葬的事。

原来,五姑母被害一年多后,才在八国联军侵入北京的战乱之时,经慈禧太后懿旨允准从井里打捞出尸体来,后来,不知什么人决定,竟然把五姑母珍妃葬在了阜成门外恩济庄的一座宫女墓园里了。慈禧太后故去之后,四姑母认为不能这样委屈了可怜的妹妹,于是她很快做出了迁葬决定,将五姑母珍妃之坟从宫女墓园迁出,搬至光绪帝的崇陵,在妃嫔园寝安葬了。我从四姑母对五姑母的祭奠以及迁葬行为中,完全体会不到有人指斥所说的,两位姑母有任何不合的迹象。

光绪皇后长得确实既不漂亮又不可爱,气质也不够高雅

可能有人还质疑,皇上不是有个隆裕皇后吗?是的,不过光绪帝虽然确有皇后,但那是慈禧太后替皇上指婚安排的,光绪帝对皇后从来没表示过一丝兴趣,更谈不上爱怜,那是连后宫的太监、侍从们都知道的事实。

我没有见过光绪帝和五姑母珍妃,他们在我住进皇宫之前就已去世了,可是,我见过那位隆裕皇后,我在宫内生活的时候,她曾给过我衣物吃食,对我关怀备至,还和我聊过天儿。

我知道,隆裕皇后是慈禧太后弟弟桂祥的女儿,也就是说,隆裕皇后是慈禧太后的亲侄女。不过,她长得确实既不漂亮又不可爱,待人接物气质也不够高雅,这是我亲眼所见的真实情况。用今天的话来说,她只不过是慈禧太后特意安排监视光绪皇帝的眼线,光绪帝和隆裕皇后的结合,是慈禧太后导演的政治婚姻而已。

光绪帝不是不明白,因此,他把皇后视同陌路,从无夫妻间的正常生活,只是把她当作礼仪盛典时的一个摆设。我家祖上的讲述传说与史书记载无异,五姑母珍妃才是光绪帝的挚爱,即使四姑母的地位也远超出隆裕皇后,也受过皇上的些许关爱。说句不太礼貌的大白话,宫内所有的人都心照不宣,光绪皇帝和隆裕皇后从未合房共枕过,就算大婚当晚的那一次,也只是演戏似的,展示给慈禧太后看看罢了,俩人互不干扰,同床异梦而已,而且自那以后就没有第二次一起合房安枕了。

隆裕皇后对我的两位姑母,早年当然视如仇敌,但是,在我认识隆裕皇后的时候,她已经晋升为皇太后了,慈禧太后、光绪帝和五姑母都早已仙逝不在人间了,对隆裕皇后来说,被她视如仇敌的一方一半也已不在了,而且,支持和指使她的慈禧太后也不在了,政坛形势已经大变,人们普遍谴责慈禧太后的暴虐,赞扬和同情光绪帝及珍妃,这位隆裕皇后当然心知肚明,待人接物有了完全不同以往的大转变。她凡事必和四姑母瑾太妃商量,而且,对我这个当年“仇人”的侄女,也十分怜惜爱护,好像在补偿她以前粗暴对待五姑母珍妃的过失,甚至让人感到她在代慈禧太后忏悔似的。

皇帝饭后,太监像传声筒般向皇后汇报吃了什么,多不多

我是1904年出生的,也就是说,宣统逊位时我才七八岁的样子。当年允许皇室成员仍可在宫内生活的优越待遇,使我有机会被姑母接进宫里,度过了一段不短的难忘岁月。

当年接我进宫的,是我的四姑母瑾太妃。

我记得,住在宫里的时候,陪四姑母去延禧宫观鱼是常事。我们除了去观赏各色各样的金鱼、龙睛鱼之外,听四姑母讲延禧宫的故事也是一大趣事。她曾指着我们身后的西式建筑残留遗迹讲过,为什么在紫禁城中式建筑中有个西洋楼房的来龙去脉。原来,延禧宫本是紫禁城里一座普普通通的宫殿,属于东六宫之一。但是延禧宫曾多次失火,最大的一次火灾在道光年间,延禧宫几乎所有殿堂房屋被毁,一直没能修复。到了宣统元年(1909年)隆裕皇太后请了工匠技师进行了详细规划设计,大兴土木,重建延禧宫旧址。隆裕皇太后认为此地的“火”盛,必须以“水”镇住它,所以设计了水殿,俗名“水晶宫”。

这座水殿为三层的西式楼房,每层有九间大屋,四周设有角楼,均用铜质栋梁和玻璃围墙建造。房子四面及脚下均在玻璃夹层中养各色金鱼,从这水殿里向四外张望,晶亮透明,如入琉璃世界。隆裕皇太后为这座水晶宫题写的名字是“灵沼轩”。但是,水晶宫工程刚开始,隆裕太后却殡天了,她的计划夭折,留下的遗迹成了养鱼之所了。从我们所照的观鱼照片还可以看到,背景有水晶宫角楼遗迹。

我小时候,深得四姑母瑾太妃钟爱。她替我请了各科教师,抚育教养。当时,隆裕皇太后(光绪的皇后)在后宫地位最高,不过,因为光绪帝早年就疏离隆裕皇后,导致几乎所有人对她都敬而远之,绝少来往。宫内其他能主事的,除了四姑母瑾太妃之外,还有就是同治皇帝的三位贵妃(珣太妃、瑜太妃、瑨太妃)。她们都和四姑母关系很好,可能是爱屋及乌吧,所以她们也特别喜欢我。

宫内和我岁数差不多的皇室年轻一代,男青年有皇上溥仪和他的弟弟溥杰,女眷是溥仪的皇后婉容、皇妃文绣(即淑妃)等。女孩子喜欢一起玩耍和说笑,婉容、文绣很快便成了我在皇宫内十分投契的玩伴和挚友。既然是挚友,同宫外坊间没有两样,我们私下没了禁忌,几乎无话不谈。我那时才知道,皇帝和皇后虽是夫妻,每天绝大部分时间并不在一起生活,甚至很难想象的是,吃饭、睡觉都不在一起。除非皇上宣布,今日要共同进餐或是今晚宠幸皇后或是皇妃,才令太监通知获宠之人同席共枕,真是让人觉得怪诞得不可理喻。

有趣的是,皇帝饭后,必有太监像机器传声筒般,来向皇后汇报,皇上吃了什么,吃得多不多、好不好等等。婉容给我形容得极有趣,她说,夫妻不在一起吃饭、睡觉,像俩人有怪癖有毛病似的;而分开吃饭之后,又由太监报告他吃了什么,像装模作样在唱大戏。以前,我真不知道,皇帝夫妇的生活原来是这么沉闷怪诞和毫无生气。

婉容和文绣与普通朋友不同,她俩毕竟是皇后及妃子,因此,凡正式礼仪场合或有皇室其他成员在场,我自知必须恭敬有礼尽显谦顺才是,也像是在演戏。可是,我们三人单独相聚之时,嬉笑随意相待以诚,都忘却了等级、无分你我。那时候,皇后、皇妃都开始有专人教她们英文了,皇后婉容还有个英文名字是 Elizabeth(伊丽莎白),我们几个少女自己一起玩的时候,我甚至直呼婉容 Elizabeth呢!我相信,因为四姑母也曾受过新思想熏陶,她察觉到我和婉容、文绣的交谊不浅之后,可能认为年轻人理应生活畅快,所以从来没训斥嗔怪过我们的放任随意。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杰夫人口述史)》

作者:唐石霞 口述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