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宗教交流 > 正文
美国变得和中国越来越像了
2018年05月10日 宗教交流 ⁄ 共 2351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9 views+

北京的一面公告牌宣传着习近平主席的成就。 KYODO NEWS, VIA GETTY IMAGES

如今每到中国来,看着在北京上演的种种政治戏码,很难不去对比正在华盛顿发生的一切。不同的地方有很多,但我还是怀着遗憾的心情报告,两者之相似已经让人有些不安了。

让我们从这样一个事实开始,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行动近年在中国造成了一种恐怖气氛——无论是与外国人互动、说错话、还是过于奢侈的行为,都会引来政府的“反腐”侦探。

但是因为“腐败”还没有明确的定义——并且可以用来除掉任何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人们不知道界限在哪里,所以他们更加谨慎。因此在北京的一周里,我最常听到的话就是,“你不会引用我这句话吧?”

但是,如果说中国人害怕互相交谈,在美国,我们已经忘记了应当如何交谈。

如今在华盛顿,人们被邀请参加晚宴或公众集会时总会暗自思忖:“我希望他们那些人都不会去。”这里的“他们”并不是不同信仰或不同种族的人——这已经够糟的了——只是来自不同政党的人。

换句话说,无论在北京还是华盛顿,自我审查和三缄其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普遍——但二者是出于不同的原因。在北京,这样做是为了不被捕。在华盛顿,这样做是为了不陷入争吵。然而,在这两种情况下,最终的结果都是越来越没有人敢于跨越意识形态障碍,说出真相。

同时,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你是党政要人,就必须执行执政党的路线,否则可能很快就会遭到清洗或监禁。在今天的美国,如果你是共和党众议员或参议员,你也必须执行执政党的路线,否则可能很快就会遭到清洗,或在党内初选中落败——抑或得到来自总统的一则推文。

但是有一点不同: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中,批评国家主席从来是不安全的。在美国执政的共和党中,如果你快死了、快要退休、或者是在私下里,那么你还是可以批评总统的,或是秉着自己的良知投票。

或者,正如病入膏肓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在新书中所说:“这是我的最后一个任期······我比那些即将再次面对选民的同僚更自由。我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用太担心后果。我可以秉着良知投票而不用担心什么。“

中国政府会毫不犹豫地推出政治宣传,支持政府或捍卫中国的利益,不管它们究竟是不是真相。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白宫也是如此。上周《华盛顿邮报》报道说:“根据‘事实核查’栏目的数据库对总统所有可疑言论的分析、分类和追踪,特朗普总统宣誓就职后的466天内,做出了3001项不实或误导性声明。平均每天接近6.5项。”

我估计习近平主席在公开声明中违背真相的平均次数比特朗普总统还要多。

但是,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习近平时充满阿谀,从不质疑,这和“福克斯与朋友们”(Fox & Friends)栏目以及肖恩·汉尼蒂(Sean Hannity)讨论特朗普时的奉承和从不质疑没什么两样。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认为美国像我们自己所想的那样,是一个“特殊”的国家——他们现在已经准备这样说了:而且是大声地说。让我震惊的是,在我参加的清华大学研讨会上,有那么多官员和专家非常愿意大胆声称,他们自上而下的一党体制和国家指导下的资本主义优于我们的多党制、民主体制,以及自由市场系统。

他们经常提到的两大证据是,他们从未像我们那样经历过2008年经济危机这种事,他们的制度从来不会产生唐纳德·特朗普这种散漫、不诚实和不稳定的领导人(至少从毛泽东之后就没有)。

在这一点上,我经常提醒我的中国对话者,要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保持更谦逊、谨慎的态度。他们的一党制、一人决策系统可以快速做出重大决策。但它也可能快速做出错误的重大决策。例如,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2月份报道称:“2008年,中国的债务总额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1%。到了2017年年中,这个比例已上升至256%。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担上如此巨额债务的国家通常面临着硬着陆。”

但是,为了避免在中国以及全世界造成真正的经济危机,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至少刺激了中国的经济。而特朗普和共和党刚刚给美国增加了1.5万亿美元的债务,用以弥补给企业和个人减税造成的亏空,而此时,我们的经济已经开始增长。特朗普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任何繁荣都会归功于他——而且,当我们不得不勒紧裤腰带,以避免债务利息吞噬所有的非国防开支、导致经济崩溃时,他将早已下台。

相比之下,中国人为了实现复兴,愿意做出牺牲。特朗普想让美国恢复伟大荣光,但不用让我们做任何艰难的事情——只是减少对富人和企业的税收和管制,继续开采化石燃料,不向教育和基础设施等公共事业投资,而教育和基础设施才是中国复兴的真正引擎。

中国的外交政策一向是交易性的,它对邻国说:“让我们进入你们的市场吧,我们会为你们建设大家都能使用的基础设施——然后我们会成为盟友。”美国的外交政策虽然一直也有着自私的、交易性的一面,尤其是在冷战时期,但往往是这样的:“接受我们的价值观吧,然后我们可以成为盟友”。

但特朗普显然希望我们更多地采取中国那种做法:“不要跟我谈你的价值观。让我看看你的钱和武器购买清单。不要把我当作你的盟友。把我当作你的地主。你要给我们保护费,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朋友。”

幸运的是,就目前而言,中美之间还有一个重大差别:习近平一直在胁迫中国的新闻媒体,而特朗普尽管努力抹黑我们的自由媒体,但实际上却让媒体更有活力了。除了福克斯频道(Fox),媒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顽强自信。中国的体制和法治对领导人的约束力始终很小,但美国在250多年前确立的体制仍在继续遏制特朗普——就目前而言。

但这种体制和法治至少还要再坚持两年半——面对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这并不容易。3月份,特朗普在提到习近平主席时表示:“终身总统······我觉得这很好。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也可以试一下这种方式。”他这么说显然不完全是在开玩笑。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