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人新作 > 正文
湖北制毒窝点10天生产9吨丧尸药 还烧香拜佛求平安
2018年04月22日 新人新作 ⁄ 共 2667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28 views+

      4月18日,湖北省黄冈市公安局通报,蕲春县公安局捣毁一个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缴获新型毒品甲卡西酮(俗称“丧尸药”、“浴盐”)9.1吨、各类制毒原料49吨以及大量制毒工具,扣押涉案车辆4台。

澎湃新闻了解到,这个制毒工场从今年1月10日开始生产,10天时间里不分昼夜不停生产至警方1月20日实施抓捕。嫌疑人称,还有两天就会离开此地。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一吨卡西酮能够提炼出0.5吨冰毒,而一吨卡西酮的售价就高达千万。这15名嫌疑人中大部分是福建人,2011年,福建长汀县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毒品问题重点关注地区”。随着打击力度加大,不法之徒把目光投向省外,开启了“寻厂之旅”。

制毒人员搭的香台,香的包装上写着“平安、发财”?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摄?

眼药水是制毒者必备药品

武麻高速东出口不远处,是一处偏僻山坳。三面环山,一面有一个出口靠近公路。

大门口不远处是两间平房,中间一个水塘,山坳靠里,是两间大厂房。

“绝佳的制毒窝点。”办案民警介绍,这里离高速公路入口仅3公里,而且偏僻没有人,山坳里还有水塘,嫌疑人经过了摸底才选了这个地方。

大厂房有几百平方米,旁边还有个小厂房。离那场惊心动魄的抓捕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厂房里还弥漫着一股刺激的气味,人呆不上一会就会喉咙发痒,眼睛流泪。车间里还摆放着制毒用的反应釜和脱干机。用来排水的水塘里,已经一片浑浊。

“当时进来的时候,我们都震惊了。”一名办案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当时这个车间里弥漫着一股剧烈的刺激性气味,里面堆满了制毒原料和半成品。

公安机关现场取证视频显示,一些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进入现场,山坳门口的两间平房就是工人们平时住宿的场地,里面放着成箱的小面包。

“10天时间生产了9.1吨,近乎疯狂。”办案民警介绍,这个制毒工场真正生产时间才10天,这10天时间里,工人、机器24小时不停。工人们晚上饿了就吃些小面包,由于仅仅带着防毒面具,对眼睛的刺激非常大,宿舍里发现了大量的眼药水。

还有两天就准备撤离

线索从公安部转到蕲春县公安局是今年1月4日,蕲春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接到线索称,一批易制毒化学物品从南京运抵蕲春。

蕲春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长张金林通过一个星期调查,发现近期来蕲春的福建人曾某发和蕲春人姜某林有重大作案嫌疑。

“福建人,大量易制毒化学物品,制毒工场的嫌疑非常大。”张金林遂顺线追踪,跟踪至漕河镇三码河村3组一偏僻山坳,趴在山坳后方山坡雪地里日夜观察,见山坳后有新建的两栋板房,车辆人员诡秘,不时有刺鼻气味飘出,这里应该就是制毒工厂。

1月12日,公安部从福建省长汀县公安局抽调两名对毒品案件有丰富经验的侦查员到蕲春,协助侦查。在两地公安民警的通力协作下,很快查明这是一个由福建人与蕲春人相互勾联组成的制毒犯罪团伙。

1月20日,警方出动150余名警力,实施了抓捕。凌晨5时,蕲春方面率先展开行动,民警冒着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雨水从山坡上冲下,将制毒工厂内连夜赶工的嫌疑人曾某、黄某斌、朱某银、赖某洋、谢某摇、兰某亮、严某、邱某乐等8人抓获,在赤东镇家中睡觉的姜某林、在漕河镇宾馆住宿的曾某发也落入法网;20日上午,犯罪嫌疑人李某和邱某深在福建龙岩落网;上午10时,到制毒工厂查探情况的另一蕲春籍犯罪嫌疑人管某珍落网。

3月9日,负责运送制毒器具和原材料的货车司机犯罪嫌疑人戴某松浙江杭州落网; 4月11日,涉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枝(女)在湖北武汉被抓获。

“福建那边民警办了很多类似案件,非常有经验。”蕲春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福建的民警进入制毒车间后都震惊了,这么大量的毒品流入市场价值上亿。

在山坳里建起了一个竹棚,里面摆着一个简易的香台,摆着蜡烛、烧纸钱的桶,还有很多没有用完的蜡烛、纸钱和香,香的上面写着“平安、发财”字样。办案民警介绍,制毒工人专门设置这个香台每日祭拜祈求不被抓,最终没能逃出法网,“据他们说,还有2天就准备离开此地”。

制毒车间外被污染的水塘?

团伙成员称互不认识

制毒工场的谋划在去年11月已经开始。

办案民警介绍,2017年11月,毒品犯罪前科人员福建省三明市曾某通过邱某深、李某联系上蕲春的熟人姜某林。据《检察日报》报道,姜某林是蕲春县赤东镇某村支部书记。

曾某多次来到蕲春踩点寻找合适场地制毒,打着建设“猴头菇菌种基地”的幌子,要求姜某林帮助找一要偏僻,不易被发现,二要有水、电,能保证机器运转,三要交通便利,便于运输的场地,并许以高额回报。姜某林在高额回报的引诱下,带领他们多次前往蕲春各乡镇寻找场地,发现麻武高速蕲春东出口漕河镇三码河村3组一个山庄正好满足要求,这里地处偏僻山坳,三面环山,水源充足,遂以每年10万元的价格从蕲春人管某珍手中租下场地,并帮助建起制毒厂房,处理周边人际关系。

为了制毒、运输方便,山庄里建起了两个板房,还专门铺设了一条石子路。安装了水泵,铺设了水管和排水管。

民警介绍,管某实际还只收到了5万元,他本来是要在这里建一个度假山庄。管某曾到现场查看,并已经对制毒有所察觉。

2017年底,曾某、曾某某、谢某等9人陆续从福建赶至湖北蕲春,从事制毒物品的生产。

为避免泄露行踪,从福建出发到湖北之前,参与生产者的手机和身份证都不允许携带。为方便联络,他们只用几部老式手机和电话卡。

民警介绍,曾某是蕲春麻黄碱生产的总负责人,平时住在酒店,负责运送原材料、生产设备、废弃物品处理以及工人日常生活用品采购。谢某负责生产场地内的后勤保障、看管大门以及生产场地内的协调工作。曾某某和朱某对工人进行技术指导。

犯罪嫌疑人戴某是负责运送制毒器具和原材料的货车司机,而在武汉被抓获的王某枝(女)则向他们出售了一些生产毒品所需要的管制类物品。

“这9个工人其实都认识,有的还是亲戚。”办案民警介绍,一开始他们表示只是老板叫来打工的,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其他情况一概不知,并且相互都以绰号相称,不知道姓名。

警方:从没处理过这么大的毒品案

4月18日中午,在蕲春县拘留所旧址,数名民警在现场值守,这里就堆放着9.1吨甲卡西酮和各类制毒原料49吨。

拘留所的场地上,堆放着数十桶化学物品。楼房一楼的10个房间里,摆满了块状的甲卡西酮和各种化学制剂,人呆上一会感觉要窒息。

“我们的压力不小。”蕲春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安排了数名民警在这里看守,后期还存在如何处理这些毒品的问题,因为以前没有处理过这么大的毒品案,不知道是将毒品交给专业的部门销毁,还是将这些化学物品交给相关的公司来处理,还要请求上级部门的指导。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