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会生活 > 正文
惊闻曹三强牧师被中共判刑
2018年04月17日 教会生活 ⁄ 共 2370字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182 views+

2018330曹三强

被中共以偷越过境罪判刑的曹三强牧师(中),右是他母亲孙女士。

日前我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朋友曹三强牧师3月23日在中国大陆被判刑七年。震惊之余,对这位久违的朋友的回忆开始在我脑中点点滴滴涌现出来。

曹三强是开放杂志老总金钟的湖南老乡,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经常来开放杂志帮忙。

那个时候,开放杂志寄到外地的上千订户都是我们亲自一本本入袋,装好后放到邮局派发的大布袋里,再叫辆货Van送到邮局以空邮寄出。因此每个月杂志出厂后特别忙,要赶时间将订户的杂志尽快寄出,需要增加人手装袋寄杂志,有朋友每月这个日子就会来杂志社帮忙。曹三强在香港的时候,不但自己来帮忙,有时还带一两个朋友来。记得有次忙完后,我们请帮忙的朋友饮茶,但曹三强拒绝,说到酒楼饮茶贵,不想我们破费太多,说就在我们楼下美心吃快餐就行了。

我们亲切地称为三强的这位湖南老乡是个很简朴的人,穿得有些土气,脚下是双一看就知是廉价货的凉鞋,加上他一口带湖南乡音的普通话,有一天在香港街上被警察拦住查身份证,警察认为他可能是大陆来的偷渡客。警察问他,干什么的?他回答后,警察立即向他鞠了一个躬,连说“先生,对不起。”因为他的回答是:我是一个牧师。

曹三强在湖南是一名英文教师,80年代赴美读神学院,成为牧师,在美国生活了好几年,是美国永久居民,但拿的是中国护照。他太太我见过,是一位美国女子,与三强一样的朴实。还看过他们的年幼孩子,记忆中三强和一般美国的父亲一样,上街时将孩子背在背上。

那时香港著名的赵天恩牧师在沙田大围有一个中国教会研究中心,我为开放杂志写有关中国基督教的报导,多次去这个中心找资料。三强从美国来香港就在这个中心工作,并不时前往大陆,估计与传教有关。有次他来开放杂志帮忙装书,带来的一位朋友,就是现今在美国很有名的傅希秋牧师。记得他告诉我,傅希秋有次在北京被当局带走,抄他的房间,在他的床下找到我们的开放杂志。

曹三强后来离开香港,前往云南贵州扶贫办学校,偶尔经过香港都会来杂志社看我们,与我们聊他在中国的一些经历。他说,他们办学的经费是他从美国募捐而来,学校老师是大学生,主要是基督教徒。记得他有次告诉我,他们辛苦募来的钱无法直接用于建校,当地政府要求由他们经手,他无法相信这些官员,但也无可奈何。有一次他和基督教教友到穷困县办学,地方官员筵席接待他们,大鱼大肉,他为之很愤怒,曾当面对这些官员说,筵席的经费应该用来办学校。

曹三强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为纯粹的人,一个有爱心,安贫乐道,有奉献精神的真正的基督徒,他与我们交往,总是给予我们很多帮助,但从不向我们大谈基督教的教义,而是以他的人品来感动我们。他为人朴实,行事低调,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他的真诚、朴实,发自内心的善良,只要与他接触,就直觉知道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

但过了千禧年之后,我们再没有见到过这位好人曹三强,他好像失踪了一样,但我知道他一定还在云南贵州某个地方传教助人。后来我向一些信仰基督教的大陆朋友询问过曹三强的下落,他们听说过他的名字,但都不知道他的情况。

没想到最终知道三强下落之时,他已陷落中国黑狱,失去了自由。

获知他被判刑的消息后,我到网上去查询,才知在与他失联的这十几年他就像早年到中国的西方传教士一样,胼手胝足在中国西南穷山僻壤默默耕耘,传教办学,从事慈善事业,并且很有成就。他曾在贵州三都县和云南绿春县各办有一所希望小学,学校后来无偿移交给了当地政府。他还在当地办圣经训练班培养传道人。因为近几年中国大陆对民间NGO活动打压非常厉害,曹三强2013年转往中缅边境和泰缅老挝三国交界的著名金三角工作,在这些国家的贫窘地区传教扶贫办学、赈灾、救助难民,设立戒毒所和孤儿院。

华人海外教会的资料说,他过去四年和60多位教友在金三角宣教并从事教育慈善工作。2014年输送三十万物资救助缅甸克钦八个难民营的儿童。在金三角兴建和援助了16所学校,帮助2000名贫困孩童入学。他对缅甸佤邦教育的卓越贡献曾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他还筹建了两所教堂。教会人士认为,因为曹三强的付出,“这块连联合国都无计可施的黑暗地土,却被基督的福音真光所照亮。”

曹三强离开家人,离开美国富裕自由的生活,从远赴云南贵州贫穷山区,到他后来在中缅边区和金三角传教扶贫办学,已有整整二十几年,他的教友认为他这种“毫无保留的将爱与生命倾注给偏僻山区的穷困者”的献身精神体现了耶稣基督的大爱。我想,曹三强埋头苦干,二十几年如一日,成就了这么多杰出人道事业,若非他出事,我们还不知道。在我看来,他就是中国版的史怀哲医生。

曹三强出事之前,他在佤邦与教友正为当地佤族儿童筹办一个四年中学,校舍正在施工中。因为他个人作用太大,出事后,人们担心这个学校工程会否半途而废。但这样一位好人却遭到了黑暗势力的扑杀。

曹三强传教地区位于中缅边界,边境管理宽松,当地边民通常无需办过境证件就可自由往返两国,即或被中国边防关员查到,一般罚款两百人民币了事。曹三强与中国境内教会联系密切,常鼓励中国那边的教友过境传教,他自己也经常穿梭过境,三年时间没有出过事。但在2017年3月5日他和另一位教友从缅甸佤邦过境回国时突然被云南普洱市孟连县公安局拘留,指控他偷越国境。据说原来还打算指控他更严重的组织偷越国境罪。关押一年后3月23日曹三强被孟连县法院以书面形式判7年监禁。那位教友判刑一年,已获得释放。

很明显,对曹三强的抓捕、控罪和判7年重刑,是特别针对他来的,这是一个专制政权对一个民间宗教人士罗织罪名的政治迫害。曹三强已坐牢一年,在他获得自由,看到阳光之前,还有两千多个漫漫黑夜。曹三强是位精神强大的虔诚基督教徒,我相信,凭借他的精神力量,他一定会熬过长夜迎接阳光。在这两千天里,我和他的所有朋友会一直想念他,期待着他出狱的一天。

虽然他无法听到,但我还是会对他打气说:三强,加油!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